元代哥窯

yuange photo

元官哥窯貫耳瓶金絲鐵線,公元 1279 ~ 1368,高 13.3 cm

yuange photo

元官哥窯貫耳瓶底部

元代哥窯就是杭州老虎洞,杭州老虎洞接近南宋內窯出土層的官樣作品,可能就是元代官窯,或是為元代宮中生產瓷器的基地。也就是《格古要論》中說的「舊哥哥窯」,因為出土了「官窯」二字瓷片,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和考古學家測試古窯址出土瓷片和元大都出土瓷片是一致結論,因而說明杭州老虎洞舊哥窯是元代官窯,這一理論已被很多學者所接受。值得說明一點是元大都出土的瓷片是「金絲鐵線」而古窯址瓷片並不帶有「金絲鐵線」。所以不能以古窯址瓷片沒有色,就武斷肯定傳世品沒被藝術加工。

老虎洞元官窯是南宋官窯的繼續。為元中期中國制瓷中心景德鎮開闢了青白釉釉下彩青花,進入中國古陶瓷第二個里程碑。如果這個理論被學術界普遍認可,那麼它解決了歷史上關於哥窯的學術疑難。傳世哥窯金色紋線在釉下,是繼承南宋官窯多次上釉的結果;為什麼大明宣德皇帝柴、汝、官、哥、鈞、定的哥排在六大名瓷第四位,並且致意仿製哥窯。這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因為元代統治「延用宋制」。

明代宣德《鼎彝譜》:“內庫所藏柴、汝、哥、鈞、定各窯器皿典雅者,寫圖進呈……計二十有九種……”。中國歷史各朝各代都有收藏名貴藝術品,如青銅器,玉器和陶瓷、書畫等。明宣德時期藝術家審美眼光和標準,在今天中國古陶瓷研究者和藝術家審美標準對比來看,也是高尚的。六大名瓷的等級排列,是令人信服的。宣德以後明代陶瓷研究者把六大名瓷之首,柴窯去掉,說成是宋代五大名窯。然後把“宋代”五大名窯汝、官、哥、鈞、定重新排列起來。從此把宣德《鼎彝譜》六大名瓷的等級排列分割,誤把哥窯排入宋代五大名窯,造成千古之謎,就此蕭牆禍起,同室操戈,骨肉殘殺了幾百年,互不相讓,一直到今天。中國人好窩裡鬥,“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同胞撕殺了幾百年,橫屍遍野仍然沒有停手跡象。尤其是近代,中國文物界掌握在古董商出身,和以古董商為師承關係“目不識丁”、又竊據中國文物界權勢地位的人手中。這些目不識丁權勢人物,受明、清民國文獻荼毒不可自拔,因而形成一種文物界死也不悔改反科學力量。

改革開放以後特殊的時代背景,出現很多後起的中國古陶瓷的優秀研究者,這些優秀中國古陶瓷研究者結合現代高科技成就,利用高科技“礦物指紋學”的科學手段,研究中國古陶瓷基因原理,取得豐碩的成就。

哥窯名稱起源和時代因為歷史多種原因,尤其是明清文獻錯誤的引導,對文字定義的理解謬誤,所謂的權威「擇錯固執」把元代哥窯列為宋代,因而無論是文物鑒定學理論,和被鑒定的傳世品造成極大的混亂。

哥窯的時代訂錯了,很自然,文物界學術理論也跟著錯了,鑒定哥窯的學術理論是指導文物鑒定家在實踐工作中方針和基礎,鑒定理論錯了,因而被鑒定所謂傳世哥窯瓷,把同一風格,不同年代,不同窯別,和部分仿製品混雜其中。造成傳世哥窯瓷當中非驢、非馬,有宋代官窯、元代官哥窯、民哥窯以及元,明、清時代仿品等特殊情況。

本文以元代文獻為主要根據,結合高科技研究成果和現代科學考古為根據,有理有據,助大家思路再解放,共同解決和結束幾百年文物界謎一樣的歷史懸案----哥窯。

《至正直記》成書是至正十五年,公元一三五五年。是元代滅亡前一三年。史行素說:“巳未冬,杭州時市,哥哥洞窯一香鼎,質細猶新,其色瑩潤如舊造,識者尤疑之”。會荊溪王德翁亦雲:“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不可不細辦也”。說明哥哥窯一詞出現在元代,那麼哥哥窯在元代是不容置疑,王德翁所說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是指宋代古官窯還是元代古官窯呢?本人認為王德翁指的古官窯是指元代古官窯。

明洪武二十一年(公元一三八九年)成書的《格古要論》哥哥窯條中指出:“舊哥哥窯出,色青,濃淡不一,亦有紫口鐵足,色好類董窯。今亦少有,成群隊者是元末新燒,土脈粗糙,色亦不好”。《格古要論》清楚地指出有舊哥哥窯,就是元代的官哥窯。

史行素、王德翁、曹仲明先生同為元末明初人對哥哥窯論述競然是不約而同的,元末兩位鑒賞家史行素、王德翁說元代末期哥哥窯“質細猶新,其色瑩潤如舊造”,“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不可不細辦也”。本時代人說本時代事最為可靠。而《格古要論》說“成群隊者是元末新燒,土脈粗糙,色亦不好”,可能是至正十五年以後的事。哥窯生產是二期被現代考古所證實。但是“色好者類董窯”就令人費解了。所以要特別慎重對待本時代文獻記載和以後的明、清文獻杜選。

通過《至正直記》和《格古要論》記載起碼我們知道二個重要問題的起源。

一、
哥窯的起源:是由哥哥洞小地方名稱開始,進而哥哥窯的出現,省去一個洞字;到宣德《鼎彝譜》六大名瓷出現“哥”因而出現“哥窯”的名稱。由此得出一個結論,哥窯的哥字,與哥哥弟弟的哥字是無關的。
二、
明代有關產地是爭論起源:明代萬曆年間高濂的《遵生八箋》“官窯品格大率于哥窯相同,窯在鳳凰山下……取士與在此處”。和明代王士性的《廣志繹》:“官哥二窯,宋時燒,窯在鳳凰山下”,為同時代文獻的「爭論」奠定理論依據。現代科學考古證明高廉的《遵生八箋》是絕對正確的。宋代的修內司官窯、郊壇官窯和杭州老虎洞接近宋代官窯層元代舊哥哥窯產品部分「大率相同」是正確的。因為接近宋代地層的出土物是“官窯”器,非常可能是元官窯的產品,也就是元代舊哥哥窯產品。

明宣德把歷史上六大名瓷所做的等級排列,被後人除了‘柴’是五代以外,看成是宋代五大名窯。把哥窯定為宋代,是《浙江通志》和《七修類稿續編》和王士性的《廣志繹》誤導地。《浙江通志》:“處州縣南七十五里,曰流華山,山下既‘琉田’,居民多以陶為業,相傳舊有章生一、生二兄弟,二人未詳何時人,至琉田窯燒造青窯器,粹美冠絕當世”。兄曰哥窯,弟曰生二窯。《浙江通志》對後世影向至為深遠是有哥哥就得有弟弟,清代、民國文獻更是無中生有,有了哥哥、弟弟還不夠,應當有個妹妹才好,又出了一個妹窯。後來有識之士認為太不成‘體統’,才把妹窯除名。還有部分人覺得除掉妹窯太可惜,妹妹長的實在太漂亮。因此哥窯和弟窯記錄在歷史長河中,明末、清代和民國及現代的學者,文獻資料最不可信,如果是無條件相信這些文獻資料,死了連褲子都穿不上,五百年後的人如果無條件的相信今天學者的理論,同樣也沒有褲子穿。其中還有汴京官窯部分。所以走自己研究的路,不能跟別人後面瞎起哄。

《浙江通志》是地方誌。浙江通志不會美化地方誌,所以浙江人首先提出了章生一、生二的哥哥弟弟關係,自然產生了哥哥和弟弟的稱號,這樣就產生了哥窯在“琉田”的事實。由於產生了哥窯名稱的事實,正好去敷衍宣德的哥窯。

明朝嘉靖四十五年(公元一五六七年),刊刻的《七修類稿續編》一書中說到:“哥窯與龍泉窯,皆出之龍泉縣,南宋時有章生一、生二兄弟各主一窯,生一所陶者為哥窯,以兄故也,生二所陶者為龍泉,以地名也。其色皆青、濃淡不一,舊聞紫口、今少見焉,唯土脈細薄,釉色純粹者最貴……。哥窯則多斷紋,號曰百圾碎……”。

《七修類稿續編》晚於《浙江通志》,對舊有相傳章生一、生二兄弟未詳何時人,《七修類稿續編》具體的肯定為南宋人,可見當時學者相互抄襲,逐步編篡,把哥窯由抽象到具體,逐步完善起來,由元末的哥哥洞窯、哥哥窯,到《格古要論》的舊哥哥窯,到宣德的哥窯,到《浙江通志》章生一、生二,到《七修類稿續編》的章生一是南宋人,把哥窯產生的根源,窯址固定在‘龍泉琉田’的根由。因而把龍泉哥窯根深蒂固流傳在歷史長河中。章生一、生二,浙江省龍泉縣‘琉田’的哥窯,被歷史所肯定,從現在能收集到的明、清及以後的著作中,有哥窯部分,總是和龍泉有關,哥窯在龍泉,大家都無異議,科學考古以後又普遍出現否定龍泉是哥窯,這是龍泉哥窯的由來,這是歷史的諷刺。

形成明代兩大學派有關哥窯產地的爭論,清代以後民國文獻的爭論,都再於此。直到龍泉大窯、亙窯牆窯、溪口等地的科學發掘、及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發表傳世哥瓷不是在龍泉生產以後,爭論仍未平息。

真理往往在少數人手理,真理派抵不住人多勢重傳統保守派。這是歷史的殘酷。

不承認哥窯是元代,這是歷史的感情、民族的感情、私人的感情,把元民族的統治者和感情聯繫、混淆在一起,筆者也同樣受感情所惑,過去也誤把哥窯定為宋代,因為把哥窯定為宋代出於感情,因而出現若干不可解釋的矛盾。因而磨滅元代藝術文化在中華文明史應有的地位。技術鑒定方面受“粹美冠絕當世”影響。清末、民國和現代的古陶瓷研究代表性大師孫瀛州先生系統,有條有理總結了歷代同一風格“傳世哥窯”特點,把不同朝代、不同窯別、相同藝術風格開片紋,硬性劃歸為“傳世哥窯”。

孫瀛州先生談到故宮博物院收藏哥窯青瓷特徵時寫道:“胎有沉香色、淺白色、杏黃色、深灰色、黑色等胎色。釉色有粉青、灰青、魚肚白、油灰、深灰、米色等。哥窯釉質純粹濃厚,不甚瑩澈,釉內有氣泡,如珠隱現,故通稱‘聚沫攢珠’。泡珠明顯均勻的其釉必靈活潤澤;泡珠暗淡或無珠者,其釉必凝結而不潤澤,這是釉料的配合和火度過之與不及都有關係。釉之光,雖視若稍暗,而寶光內蘊,光澤像人臉上的微汗,潤澤如酥。紋片多種多樣,以紋道而呼有鱔血紋、黑藍紋、金絲鐵線紋、淺黃線、魚子紋。以紋形而呼其名有網形紋、梅花紋、細碎紋、大小格紋、冰裂紋等,總名為百圾碎。它的紋片乍視很明顯,要用放大鏡照視其紋片和釉質確是緊密結合毫無裂痕。……砂底足的特徵是上端窄而下端闊稱作斜形。其釉經火下垂,釉經常上厚而下薄,恰成垂直,而釉不過足,甚為規矩。其露胎處正見黑色和醬色,故曰鐵足。但哥窯器中無紫口鐵足者或者有紫口無鐵足,有鐵足無紫口者也很多”。

孫先生做為中國故宮博物院首席鑒定大師論述傳世哥窯標準,把南宋時期官窯、元代哥窯元代景德鎮仿「哥釉」·明代仿「哥釉」相同風格、相同特點,定下的標準為傳世哥窯特點。因為歷史文獻把哥窯產生的時代弄錯了。自然鑒定的理論和被鑒定相同風格傳世品也錯了。孫先生這套鑒定傳世哥窯標準,其中包括南宋修內司官窯的內窯、郊壇窯、元代官民哥窯及明清仿品在內。技術鑒定方面“粹美冠絕當世”錯誤理論引導下,粹美之精品類瓷器,用完整權威理論形式劃歸為的傳世哥窯特點。

早期哥窯是元代官窯只欠缺文獻證據罷了,但有出土的“官窯”銘文出土的殘片證據。外國人說文獻並不能代表一切,是一句真理。

中國故宮博物院李輝柄先生:《宋代官窯瓷器》一書中指出“傳世哥窯是修內司官窯”。李先生立論基礎是“修內司官窯有窯而無傳世瓷器;哥窯有傳世瓷器,而無窯址”;傳世哥窯器是官窯性質,因此而得出的結論。李先生給西裝革履禿了頭教授帶上了一頂破了沿的草帽。筆者的《修內司官窯》一書又給這位西裝革履禿頭帶著破了沿草帽教授加上一條文明棍。

修內司官窯的內窯沒有發掘以前,李先生提出“傳世哥窯”瓷是修內司官窯。元末汪興祖出土哥窯瓷是元代製品,這個學術理論有其進步意義。為傳世哥窯當中存在宋官窯器和元代製品提供重要理論基礎,只不過李先生也是明清文獻受害者,和筆者一樣犯了以偏概全錯誤罷了。

看完杭州修內司官窯內窯和元代哥哥洞(老虎洞)殘器和殘片以後,筆者總結錯誤原因,犯了瞎子摸象錯誤,把傳世哥窯瓷中修內司官窯器例,看成是普遍真理。

一九九二年上海《哥窯瓷國際研討會》,汪慶正先生總結報告中指出:“傳世哥窯”中有官哥窯、民哥窯,有宋代、有元代、有明代以後仿品。這一理論為以後粉碎傳世哥窯的斷代錯誤,起了決定性推動作用。汪先生說有官哥窯,有宋代官窯器,汪先生名不朽矣。

內窯胎土是黑胎和深灰色胎和元代哥窯有黑胎、深灰色胎,有淡灰色胎完全相同。

內窯釉色有天青色、青綠色、粉青色、灰青色、老米黃色、淡米黃等;元代老虎洞哥窯沒有淡白釉色、灰白色釉;這些淡白色釉傳世哥窯的斷代應是元代及明·清景德鎮的仿品,是“歷史性錯誤”。

元代老虎洞哥窯有青綠色、粉青色、灰青色、淡灰色等釉,但少見天青色;元代老虎洞是承繼郊壇窯工藝等特點,是南宋郊壇官窯的繼續。

內窯和元代哥窯的開片紋相同,有大開片、小開片、有網狀紋、細碎紋等等,總的內窯的開片紋,元代部分都存在。釉色都瑩潤。如果不是親自親手觀摩內窯和元代老虎洞的殘器、殘片,任何人,都無法鑒定什麼是修內司官窯的內窯和元代老虎洞哥窯。“官哥品格、大率相同”,完全正確。

古董商人拍賣行有關鑒定的所謂傳世哥窯,大都是南宋官窯、官哥窯、元代景德鎮仿品「哥釉」。及明代仿品。而元·明仿品部分也登上珍寶之例。他們的專家水準也不過如此。

是不是修內司官窯內窯、郊壇窯和元代哥窯無法分辨了呢?也不是,只要去了杭州,親手觀摩才能粗為鑒定。主要從造型、支、墊燒造方法。

內窯當中有無色冰裂紋;汝窯的造型、天青釉色、支燒;其中越窯風格青綠色精巧部分和郊壇,元代哥窯系精巧部分極難分別。要多方面查證,非靠高科技不可。

內窯中殘器底足的釉色和器物表面釉色不相同;是宋代官窯和元代哥窯一個很重要鑒定的參考資料。

內窯器口沿棱角帶有粉紅色,是郊壇窯、元代哥窯所沒有。但是內窯也不全部釉面、棱角帶有粉紅色。郊壇窯棱角帶有紫金土胎色。底足平切十分規整,上端窄,下端寬;是修內司官窯內窯、郊壇窯、元代哥窯共同特點。所以說現在要鑒定什麼是修內司官窯內窯、郊壇窯、元代哥窯要特別慎重,在市面買到可以說,全部是歷史和現今的仿製品。

修內司官窯的內窯紋線,前期仿汝窯瓷並不著色,所謂的冰裂紋是內窯的絕對特點。內窯被使用文房用具,必然自動著色,便成了墨紋。這點萬萬不可否定。仿品的黑色紋和所謂的墨紋是不同的,元代哥窯瓷如果是文房用具也被自然著色,變成墨紋。

瓷器的開紋片

哥窯重要鑒定意識是開所謂的藝術紋片,“金絲鐵線”是以金絲鐵線的形式為標準發現真正官哥窯,現在又以金絲鐵線的形式仿製贗品。因而哥窯斷代在歷史上依靠紋、片開裂形式、顏色、紋狀是其重要鑒定內容,在今天也同樣。這樣表面形相為鑒定的方法,出現了科學和自然條件約束,所以她存在先天不足的爭論,我們必須以科學的態度,和自然條件為準則來進行研究。

瓷器的開紋線形成紋片,這是中國古陶瓷的釉普遍存在的弊病。漢、唐、五代、北宋、南宋修內司官窯以前莫不如是。是什麼原因瓷器開裂不同形式的紋線呢?有兩個原因,一是釉過於純淨,釉料失去拉力;另一個原因是古陶瓷絕大多數或者是全部都是不同時代的出土物。墓室中潮濕使陶瓷變軟,當墓室出土的陶瓷接觸空氣,淘瓷才逐步恢復它的硬度,胎釉收縮的拉力產生差別,因而出現開裂的紋線,組成了紋片。這些不同時代出土陶瓷器,保存在社會中(如博物館),冬夏春秋的氣溫的差許,也不斷促使紋線在自然不同氣溫中開裂,重組新的紋、片。

瓷器發展到南宋郊壇官窯的當時,窯工把這種釉變的裂紋,不可克服自然弊病採取藝術手段進行美化,因而出現了“金絲鐵線”。宋代、元代龍泉窯也出現“金絲鐵線”第二個原因是南宋郊壇官窯的產品的紋線開裂的深,有的胎釉同時開裂,出現透水、透油不可思議的弊病,多次上釉、多次燒制。這種多次上釉、多次燒制的方法產生藝術性效果和自然美的潛在發展動力,因而產生藝術手段把紋線藝術加工,做成金絲鐵線,然後再上釉燒制第二次,如果第二次燒制免去透水的弊病,工藝就完結,如果第二燒制瓷器測試仍然透水,再上釉低溫燒制,以達成功為目的,所以南宋郊壇官窯釉產生如玉效果(南宋的金絲鐵線被陳顯求先生證實)。

元代老虎洞的哥哥窯是宋代官窯是南宋官窯的繼續,所以也生產了金絲鐵線,這點被周仁、張福康先生所證實,元大都出土的金絲錢線被李家治、杜正賢先生所證實是杭州老虎洞的產品,所以傳世的哥窯瓷有修內司·郊壇·元代官哥·民哥窯·元代景德鎮·明代仿哥釉的大雜院。

為什麼金絲鐵線在傳世哥窯瓷中非常少?主要因為是瓷器開紋線和開紋片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所以根據紋線和紋片做為鑒定標準是錯誤的。紋線和紋片是瓷器出窯時窯室內溫度和窯室外自然溫度的差別,春、夏、秋、冬的窯室內溫度和自然外溫度差別很大,瓷器的紋線和紋片開裂就不相同,夏天的窯室內溫度和自然界的外面溫度差小,出現的紋線和紋片和冬天窯室內溫、外面溫度差很大,可能紋線和紋片就大不相同。浙江的自然界春夏秋冬每年不斷在重複,她的窯室的內溫也正在不斷重複,所以修內司·郊壇·元代官窯·民哥窯出現了相同的紋線和紋片,是正常的,可能是加工金絲鐵線產生原因。景德鎮、明代的仿品是克意在仿金絲鐵線,有的成功了,但大多都失敗了。

為什麼現今時代的仿品不能成功的仿製傳世哥窯瓷呢?也有兩個不同的原因,一是釉的配方和古代不相同;一是失去在大自然燒成的條件。它們都在實驗室中仿製的,而不是在大自然中(山上)燒制的,因而失去了窯室的內溫和自然界外溫的自然差別造成的,這點不可不知。

一、
著名哥窯為什麼沒有記載在宋代文獻,而記載元代《至正直記》:“絕類古官窯……不可不細辨也”和明代《格古要論》和宣德《鼎彝譜》六大名瓷。恰恰也證實《遵生八箋》:“官窯品格大率與哥窯相同……”,所謂官者燒于修內司,為官家造也。窯在鳳凰山下……哥窯燒于私家,取土俱在此處……。所以哥窯是元代的名窯。因而不記載宋代文獻中。
二、
根據文物學家李輝柄和汪慶正論證;傳世哥窯中有官哥窯產品,有民哥窯產品。有宋代產品,也有元代產品。這樣就把傳世哥窯斷代問題全部瓦解。傳世哥窯是不同時代不同窯場相同風格錯誤的組合。
三、
官、哥確實不分。按照孫先生文獻標準,官、傳世哥窯好分。去過杭州以後,才知道官哥確實不好分了。這說明傳世哥窯當中包含修內司官窯中內窯產品、郊壇窯產品、元代哥窯產品,以及元代·明代仿製品。

提出傳世哥窯瓷是宋代官窯,部分是元代或以後的產品學術觀點,對傳世哥窯瓷有感情的人,是個痛苦又不願接受事實的感情。筆者就是這些人其中一份子。但是也必須真實對待歷史。如果你手中掌握的是修內司官窯,又何嘗不是一件喜事。文物研究工作不可滲入感情,也不必替古人擔憂,我們為的是歷史的真實。

科學家步入文物學家的陷阱

要想證明傳世哥窯的產地和時代,必須採取用高科技手段不可。從歷史和現代學者把不同時代同一風格瓷器錯誤的斷為宋代,因而科學家被引入文物學家的陷阱。中國故宮博物院提供給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謂傳世哥窯瓷片,是故宮博物院諸位大專家認可的,是耿先生和馮先生提供的,孫瀛洲先生鑒定的。這幾位世界著名的眼學家鑒定的“傳世哥窯”瓷片是不是“正確”的,利用高科技檢驗最為合理。測試的結果被科學家證明是元代以後產品。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周仁、張福康先生採用五種標本,在外觀特徵、化學組成,顯微結構,光譜四個方面測試得出結果是科學的、誠實的。被證明是宋以後元代製品應該被尊重。但在文物界掀起軒然大波。可見人們對傳世哥窯宋代感情情結頑強。以科學手段測試傳世哥窯瓷片,周仁、張福康先生的測試“結果”是正確的。是無可質疑的。後來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李家治教授、杜正賢等先生測試的元大都出土的哥窯殘片的元素而證明是元代老虎洞的產品。不應說成“傳世哥窯”是元代產品,應該說他所測試“傳世哥窯”瓷片是元代製品。這樣就符合傳世哥窯有宋代官窯珍品,元代哥窯的客觀事實。犯了以偏蓋全錯誤,但科學測試結果是正確的,傳世哥窯是其中有元代的產品。可見科學家走入文物學家的陷阱自然性和必然性。充分說明孫瀛洲先生系統,全面總結鑒定傳世哥窯的標準,是同一風格不同窯場、不同時代,宋、元、明等真假傳世哥窯瓷。

九十年代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陳顯求等先生為了證實周仁、張福康科學論點正確於否,平息文物界激烈反對聲音,通過自己的研究發現,“景德鎮仿哥的化學組成和故宮博物院傳世哥窯迥異,是風牛馬不相及另一類製品,從而否定傳世哥窯是宋以後元代及其景德鎮明、清仿品結論”。陳先生從另一個角度陷入文物學家的陷阱。陳先生結論也是正確的,陳先生測試的瓷片是宋代的,因而得出宋代的結論。因而證明傳世哥窯中有宋代的官窯,這也不是一條完整的理論。這也不是什麼新奇的事,而是公開的秘密,如果陳先生的科學結論包容了周仁、張福康先生科學結論,那麼陳先生科學結論就功德無量了,由此可知陳先生的科學結論,也不是一個完整的科學結論。以偏蓋全往往是出錯根源。科學家最大的敗筆,只能是文物學家提供的瓷片,瓷片是最不可靠因素(窯址出土例外)。必須有傳世品,和相同的瓷片,才能得出正確結論。才能把傳世哥窯進行分類。社會中被肯定了的是宋代傳世哥窯瓷,任何人不可能提供樣品找科學家測試,因為這擔負被科學家否定的風險,因而造成經濟,歷史價值的損失。不找科學家測試,它的真正歷史價值就被質疑。就著名博物院真假哥窯瓷都不敢用高科技測試,因為高科技測試實在有損他們一貫正確醜陋的一面。但是傳世哥窯一定要進行高科技測試分類,免於死後擔一個“慶父不死”罪名。尤其是元代老虎洞哥窯已被發掘,傳世哥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一定要解決,不然有汙國體,兄弟同室操戈,還要再鬥幾百年嗎?

八思巴文和元代哥窯的性質

明宣德把歷史六大名瓷的哥窯排列修內司官窯以後,鈞、定以前,例屬第四位。是不是宣德時期藝術家的賞美標準出了錯?我想不會,必然有其必然潛在原因。宣德的六大名瓷,都是以官窯的標準排列的,這不是任何人可以否定的歷史事宜。

宣德對哥窯的崇拜原因到底是什麼?這可能是個永遠解不開的謎。為什麼偏偏要仿哥窯呢?宣德兩次垂詢大臣“哥可陶否”?“後陶成”。現在看看宣德仿的哥窯,也只不過只仿紋片而已,並沒什麼特殊之處。和元代官哥窯的相比有很大的不足,宣德和以後明代仿品給我們留下鑒定真品的標準,留下時代仿製遺痕,遠遠比不上傳世哥窯的美。

考古學認為地下發掘帶有準確紀年銘文,或是“銘文記事”,都是深信不疑,準確、珍貴歷史的證據資料。杭州老虎洞從發掘中發現,有的瓷器帶有八思巴文和瓷器殘足帶有“官窯”二字。

元朝是蒙古族建立的政權。十三世紀初鐵木真建立蒙古汗國後,忽必烈建立大元帝國,召請西藏薩迦派第五祖八思巴(本名羅追堅贊)被封帝師。並奉命創制了“八思巴文”。八思巴文由於得到忽必烈以行政手段的大力推行,所以在一定範圍內得到了使用。但是,這種文字的字型十分複雜,書寫很不方便,難學難用,所以,在民間沒有得到廣泛應用,基本上是元代官方特用的文字。元朝滅亡,它便沒有了用武之地而衰亡,中國漢人根本不理會八思巴文。八思巴文都是元代官方檔案。現留存於世帶有該文字的物品已經不多見,除鑄錢外,還散見於一些詔書、碑銘、印章、紙鈔、花押、秤權等。

現代考古發現,龍泉窯多處窯址,北方磁州窯、景德鎮青白瓷、八思巴文至正年制青花瓷、鈞窯月白釉、廣東南海窯圖章款八思巴文字。過去認為窯址出土的八思巴文是斷代重要依據,現代有人把窯址出土的八思巴文斷代有雙重標準。目前來看從未有人研究窯址出現八思巴文和宮中用瓷以及貴族集團用瓷的關係。元朝宮中用瓷制度是什麼形成式存在呢?非常可能宮中派駐稅務官監窯燒造宮中、蒙古貴族集團用瓷。杭州早期哥哥洞(老虎洞)的哥哥窯非常可能是元代“官窯”。杭州老虎洞發現的八思巴文和殘器底足“官窯”二字,決不是偶然事件。

可能是窯工有感而發刻的。元代信奉藏傳佛教,其中喇嘛教禪宗的若干官樣的魚耳鼎式乳足等多樣多式香爐,非常可能是元代官哥窯產品。如果說元代的青花瓷是元代中期以後興起的,公元一三二零年前宮中、寺院、貴族集團使用的瓷器可能就是元代舊哥窯瓷器?

為什麼元代官家不在南宋郊壇官窯基礎上建立元代官窯?而回到杭州老虎洞,哥哥洞開設官窯?南宋喪國浙江人是悲痛的,反元情緒從民間到文人甚為激烈。著名文人謝枋得,終生不事元代;鄭所南畫蘭花畫根不畫土;胡三省為司馬光《資治通鑒》作注釋三十年;汪元量以藝入宮謀殺忽必烈。等等充分反映浙江人愛國情緒。

元代統治者曾二次派兵鎮壓郊壇窯工人造反原因是什麼呢?吳晗:《明史》非常可能是郊壇窯工人拒絕為元代宮廷製造宮中用瓷的緣故。元代立國為了穩定社會重要措施是“延用宋制”,宮中用瓷制度也延用宋制,命令郊壇窯製作宮中用瓷是理所當然的,而被郊壇工人所拒絕。元代統治者立國之初,奉行保護前朝各行的技術人員政策,但是他鎮壓了郊壇官窯的工人,不可能沒有特殊原因。元人第二次鎮壓郊壇窯工人受到抵抗,官方的破壞和工人們破壞,使郊壇窯恢復生產而困難重重。

郊壇官窯廣大工人可能分成兩派,一派堅決反對給元政府燒造官樣瓷器,這派人占主要力量;另一派人可能為了活妻養女,決定恢復生產,這派人占少數。可想而知少數派受到多數派的反對,才遷往哥哥洞,也就是現今的杭州老虎洞。所以現代挖掘者告訴我們老虎洞遺址的建築形成,用料都是官窯格調,接近宋官窯地層瓷器品質部分是官式的。八思巴文、“官窯”“記事銘文”,都有待杭州市文物學家深入研究。元代哥窯的前期是官窯及後期因為景德鎮青花的興起,官哥窯而成為民哥窯,“絕類古官窯”才有道理,才有說服力。明初《格古要論》舊哥哥窯的分類法,有一定道理的。這是一個新的學術觀點,能對後來研究哥窯,起一個啟迪作用。

同時也證實《格古要論》有舊哥哥窯和新哥窯之分,舊哥哥窯可能是元代官哥窯,符合汪慶正先生在上海《哥窯國際研討會》精神。《至正直記》“絕類古官窯”的論點是正確的,是可靠文獻資料。

老虎洞元代青瓷確實不如宋代內窯的產品,但是元代青瓷精美釉色部分,和內窯確實無法分別。因而證明“官、哥大率相同”的文獻證據。

yuange photo

元景德鎮哥釉喇嘛廟佛教祭器(祭壺)執壺,公元 1279 ~ 1368,高 30.8 cm

yuange photo

元代宗教祭器執壺,開紋片的格調不可控制,但她的釉色是可以控制,經高科技測試她屬於石灰釉,和宋代石灰堿釉不同。所以才出現可能釉下有鱔血紋,淡白色釉。所以我們把她看成祭器一種,也稱「祭壺」。元代哥釉多不仿紫口鐵足,明、清兩代仿哥釉多人為塗柒紫口鐵足,胎釉相接處有褐紅色或黑色一條線。

傳世哥窯存在的幾個問題

中國文物界旗手李輝柄先生提出“哥窯”就是“修內司官窯瓷”,這一理論在文物界引起軒然大波,不但是引起他們的“同室操戈”而且引起社會文物界的圍攻,國人有個陋習,對於文物界的新的理論不研究,在那裡“引經據典”,無理攻擊別人,吉林省張英提出“元代五彩”的問題就得到無情的圍剿。有的不學無術投機取巧,把否定別人的理論做為“成名的楷階”,這是福建、上海人幹的。

那麼,“傳世哥窯”到底是什麼,我們來研究一下在文獻的記載,高廉說“官哥不分”,他又說“修內司燒者為官家選,哥窯私家選也,取土懼在此處”,這些看來很矛盾,但這是事實。這說明在同一個窯場,燒了同一風格瓷器。在這個當時,修內司燒者並不代表有修內司官窯,後來發展為修內司官窯經過一定歷史過程。所以不可隨意否定古文獻。捫心自問,你和我的學問和高廉相比有無淵之別。

歸根結底,哥窯生產基地在哪裡?就是杭州老虎洞,人所周知哥窯是“哥哥洞窯”簡化而來的哥窯,在元末時它的產品“絕類古官窯”,元末叫“哥哥洞”,那麼元初是否也叫“哥哥洞”呢?假如元初也叫“哥哥洞”的話,那麼我們能肯定說南宋時期也叫“哥哥洞”,所以才有古文獻“宋時燒”之說,元末的“絕類古官窯”之驚歎,才有《浙江通志》說稱讚“粹美冠絕當世”這些都是在不同歷史階段,不同學者共同的看法,所以這些文獻資料是絕對可靠的。

哥窯瓷怎麼能有“粹美冠絕當世”的美譽呢?

“傳世哥窯”是五代興起以後的民窯,南宋兵荒馬亂,國家初定宮廷號召燒造宮中用瓷,這時哥窯所燒的產品最為窩囊,就是現在老虎洞廢棄品,要想用哥窯燒造高品質宮中用瓷,必須改造。招請北方官窯的技術力量,周少華、杜正?《南宋官窯瓷》一書寫的很清楚,宮中責成大臣,專門燒制宮中用瓷後,才符合宮中用瓷的要求。這個時期仍然不存在修內司官窯,文獻說是“修內司燒者”,修內司是窯衙,不是窯場,修內司官衙有很廣闊一個平臺,在浙江很多窯場,如龍泉,低頭岑等地燒制不同胎土如白胎青瓷,帶官字的窯中用瓷的式樣和標準。

北宋汝窯破天荒燒成藝術紋片以後(冰裂紋、梅花片、魚鱗紋),傳播到南宋以後在北宋汝窯藝術紋片影響下,發展人為創造性的紋片,後人叫“金絲鐵線”,所以《浙江通志》說“粹美冠絕當世”。《筆衡》說“澄泥為範,釉色瑩澈,極其精緻,為世所珍”。《浙江通志》和《筆衡》在不同年代講了同一個問題,要知道古時文人讚美之詞是不容易的。《筆衡》寫的修內司官窯也就是“內窯”是在“哥窯”的基礎上已經改造成為“官窯”,所以才有“取土俱在此處”官、哥之說。

南宋時期冰裂紋、墨紋、金絲鐵線是人為發展起來,是在冰裂紋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冰裂紋器皿的用途決定的。例:文房用品經常接觸墨汁,成為墨紋,有因為南宋燒瓷的特點,一件瓷器燒兩次以上,因而它把第一次燒造以前護胎釉(補水)用黃色表達出來(這在古窯址殘片中很普遍),在燒造第二次用特殊燃料,和古人做墨的工藝一樣,油煙自然把大紋線染成黑色。金絲鐵線燒造成功了。所以才有“冠絕當世,釉色瑩澈”之贊,今人把金絲鐵線和釉色瑩澈看成是近代仿品,純是無稽之談,少見多怪罷了。

yuange photo yuange photo

凡是帶有和宮中有關的銘文都是命燒和貢瓷,這個貫耳瓶距北宋時期不會太遠。

南宋哥窯貫耳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