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蓋瓶

underglazered photo

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蓋瓶,公元 1279 ~ 1368,高 30.3 cm

underglazered photo

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蓋瓶一對

underglazered photo

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瓶蓋

元、喇嘛蓋瓶釉下青花色料中黑斑點像繁星密佈一樣,無規則散佈在釉中,和及沒有被氧化的氧化銅綠。 佛教喇嘛靈塔式蓋瓶,是藏傳佛教文物,喇嘛瓶的命名是筆者命的名,但從嚴格意義來說,蓋瓶的正確命名叫:「大維德金剛壇城」,瓶底為八瓣蓮花狀,構思巧妙,技藝精湛,湛稱一代絕品。「大維德金剛壇城」式瓶是元代宮中文誠佛教徒魂瓶,又稱「皈依瓶」,根據蓋瓶寶頂是多層塔式,這位宮中權利人物信仰是佛教中禪宗。歷史封建王朝用瓷,用物都有等級的,所以我們知道皈依瓶的用主是宮中權勢人物佛教徒。並且是二夫妻理想歸托「壇城」。

鑒定元代陶瓷藝術另一個最重要標準是濃厚宗教色彩對陶瓷的影響。

元朝是由蒙古民族所建立,蒙古統治者對各種宗教採取寬容態度,是一個諸教興盛的時代,元代佛教極受尊崇,尤其是佛教中喇嘛教的地位居於最高地位,喇嘛教最鼎盛,同時在朝中取得最高的權利。

元代佛教的興隆和元代皇帝的崇尚佛教有絕對的關係。佛教已成為元代民族,皇帝、皇宮內院、及社會普遍的宗教信仰。

為了保持與藏族的密切關係,便於統治藏民,特別尊奉藏僧。元世祖忽必烈入關前,就曾邀請藏傅佛教薩迦派高僧八思巴東來,講經說法,參贊軍機。立國以後,又奉八思巴為『帝師』,授玉印,建立中國佛教史上獨特的帝師制度,八思巴不但兼領全國宗教事務,而且為忽必烈及其後妃以及灌頂受戒,然後才能登基,而此這種制度代代相傳。

武宗繼位以後禮佛,喇嘛教深入皇宮,太后弘吉刺氏在宮中興建了一座興盛宮,規模雄偉,建築華麗,宴請西域藏僧入內,為皇宮內後、妃、王子、公主等皇族,尊佛祈福,奉經打醮,因而藏式『密宗』傅入後宮,淫亂多有所聞。

喇嘛教最講究靈魂轉世,來生重新安享富貴,成佛成祖,陰陽相通,人鬼同出等內容相結合。因而,興佛教中喇嘛教有關的藝術陶瓷就應運而生。

喇嘛教在朝中地位最高。在我國喇嘛教最盛行的地區,還發展了喇嘛寺院,喇嘛塔也隨著發展而發展。

元代尼泊爾建塔專家阿尼哥等進藏,進一步完善了藏式佛塔的行制。元帝師八思巴抵大都,進北京後,首座西藏式佛塔——白塔寺由阿尼哥在北京落成。因而佛教在內陸更進一步得到傅播。

佛教的傳播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利用佛經,傅經念講,另一種是用形象化的寶物。其中佛塔就是突出形象之一;與佛象、佛經並稱為『佛門三寶』(佛、法、僧),因而佛塔成為佛教中的喇嘛教最崇高無上境界。以喇嘛教為主導的寺院,把喇嘛塔修在寺院的上端,喇嘛 塔和高僧活佛的靈骨塔修建在高尚的位置,靈骨塔共分為三個部分。帝王帽形的塔刹,上有喇嘛塔式銅、金寶頂,下連相輪,相輪下是塔腹,也稱『寶瓶』,寶瓶下連塔基,也稱『彌須座』,有六方形、八方形。

塔身各部位均有寓意,塔基代表地基的『土』;塔基上部階梯式束腰部分代表趣悟階路;塔瓶代表『水』;相輪代表火,精進之火,又代表十三天,相輪修成十三圈,塔整個代表心靈發展四個階段。

這種喇嘛塔,即代表佛教哲學的土、水、火、風、空。這五者是統一而又迴圈周而複轉的。依次體現一個人所走過的出生、生活、死亡、精神『靈氣』的整個歷程。而這種人生歷程是輪回式的,也象徵活佛作為超脫者,可以『轉世再生』的可能。所以喇嘛教中的高僧活佛圓寂以後,要進行塔葬,屍骨葬于喇嘛塔式的靈塔腹中的寶瓶內,以求輪回,祈求轉世,成佛成祖的佛家願望。藏傳佛教中的喇嘛教中喇嘛,藏語意譯為『上師』或『上人』。對寺院中的首領和高僧才稱喇嘛,高僧活佛、達賴喇嘛圓寂,要進行塔葬,而一般活佛乃至小活佛有火葬和土葬等。塔葬也就是將高僧、活佛的屍骨放在喇嘛塔式的靈塔內。

關於高僧、活佛圓寂後的『靈骨塔』,其來歷是印度傳入的。最早印度埋葬屍骨的墳墓稱為『窣堵波』,這是梵文的譯音,漢語譯為塔。最早其徒為其建塔,才有特殊意義。由於佛教中的信徒對釋迦牟尼佛的崇拜,在不能夠向其真身膜拜,便轉向膜拜埋葬他的遺骨靈塔,以表示自己的虔誠和真心信仰,這種塔就叫『靈骨塔』,我們通稱為『佛塔』。佛教界認為一般凡夫俗子不能隨心所欲建塔,並認為這種建塔不僅無益,反而使他死後下地獄。佛教《懲罰犯戒經》中指出:『未曾得道說得道,死亡說成涅盤,信者為此而建塔,此原惡趣之根源』。

塔葬是對高僧、活佛埋葬一種形式,凡是高僧活佛、達賴、班禪等大活佛圓寂,並有一定的儀規;在佛樂聲中,將高僧活佛遺體安放在靈骨塔寶瓶內。一般安放到淩晨,安放完畢正好太陽東升,以示吉祥。擇日舉行靈塔落成開光儀式,供廣大信徒朝拜祭祀。活佛靈塔,藏語稱著『色爾東』,意謂黃金寶塔,塔葬成為高僧活佛轉世過程中的一個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既是活佛在世終結,又是活佛再生轉化的開始。佛教中的靈塔是何等重要啊!

一七九二年,清朝中史政府為防止蒙藏貴族操縱各大活佛轉世,特製了兩個金『本巴』,漢語譯為『寶瓶』。它的造型也是佛塔形,一置北京,一置西藏拉薩,凡遇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等大活佛,轉世靈童不是一人時,則將各位靈童的名字,以字畫象牙箋上放入金『本巴』中,然後在東大殿經過坐床典禮儀式,並在有關大臣之證明,進行抽箋,始成為真正的繼承者。由此可見喇嘛靈塔式的本巴在佛教中的重要性,就連達賴、班禪等大活佛的繼承人也必須經過『本巴』產生靈童,才是真正的活佛輪回所生。

喇嘛靈塔式元青花釉里紅罌瓶有濃重的宗教思想意識。也是宗教對陶瓷藝術的利用。

元代青花瓷器的裝飾內容有自己鮮明時代特點。元青花的裝飾藝術,雖然紮根於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藝術的深厚土壤之中,但它同其他部族一樣,善於吸取和融匯外來的和國內外少數民族文化的營養。元青花的西番蓮紋是從痕都斯坦的玉器、碗盤上風行的西番蓮紋移植過來的。元青花的蓮瓣紋是佛教的象徵。

元青花瓷器的裝飾畫面,荷花、鱗、鳳、獅、象、寶塔、喇嘛靈塔、八吉祥、八寶『吉祥結、妙蓮、寶傘、海螺、法輪、勝利幢、寶瓶、雙魚』組成,是元代盛行那種對喇嘛教佛道無限崇敬的虔誠信仰在陶瓷藝術中的具體反映。

從外觀上看,元青花釉里紅喇嘛塔式罌瓶,就帶有濃厚的宗教神秘,具有西亞和波斯色彩。我們在上文已經討論了喇嘛的靈塔是印度傳入中國的,在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緬甸、柬埔寨等國家也是佛教盛行的國家和地區,帶有宗教彩色的器皿是宗教盛行地區習俗,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在中國,受佛教傳入的影響,和中國歷代陪葬品的出土同類型的器皿,我們稱著『罌』。罌瓶也叫著『皈依瓶』,亦稱『魂瓶』,主要見於唐、宋、元,明代已逐步消失。這種罌瓶有蓋,器身多堆貼飾物,除蛇、飛鳥、鹿、馬、立俑、十二生肖外,還有在器物的頸部堆貼龍和太陽、虎和月亮,這種不同裝飾堆塑的罌瓶都是陪葬品,並且都是成對陪葬的,故又有『日月瓶』和『龍虎瓶』之稱。

到了元代,佛教中的喇嘛教取得最崇高地位。因高僧活佛的轉世,非由靈塔『寶瓶』中輪回不可,信仰佛教中的喇嘛教信徒,死後的靈魂利用喇嘛靈塔式寶瓶『輪回轉世』,祈求來生成佛、成祖。所以這帶有濃厚宗教藝術,和宗教神秘色彩的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的主人,生前非常可能是佛教信徒,某種意義來說,非常有可能是皇宮中高級喇嘛教信徒。大家都知道,在過去封建社會中,即使是皇宮中的皇帝、皇后、太子、公主等所使用的瓷器,也是分為不同等級的。在喇嘛教中的『靈塔』效應也是分等級的。那麼青花釉里紅靈塔式罌瓶的主人,生前社會地位和喇嘛教信徒中的地位,非同凡者。非常有可能是與元代統治者的皇室人員和皇室中信仰喇嘛教的高級信徒。這是我們鑒定這件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的起點。

元青花瓷器裝飾藝術的『瓔珞紋』串珠紋則同拉薩達賴喇嘛靈塔上的『瓔珞紋』風格一致,是典型的宗教風格。所以我們認為在特殊歷史時期,享有崇高地位的宗教勢力,對社會有深遠的影響,帶有宗教色彩的藝術裝飾,也必然能反映到陶瓷製作上來。元青花的興起是與宗教的崇高地位密不可分。

罌瓶另一個時代鮮明特點,是利用『瓔珞紋』,組成的開光和圖案。這種用串珠紋組成的開光和圖案,大部分是元代青白釉製品,青花釉里紅作品,但也有極少部分青花有串珠紋裝飾,都是小件簡單的作品,這種以串珠紋裝飾,原是喇嘛靈塔鑲嵌的珍珠,和觀音菩薩頸項和胸前的佩飾,如串綴的珍珠,元代移植到瓷器的裝飾藝術上,立體感強,有很好的裝飾藝術效果。這種串珠紋裝飾,與佛教中的喇嘛教關係至為密切。

而串珠紋的利用是『專指』元代景德鎮瓷器的裝飾藝術。在瓷器表面用凸起的小圓珠串聯成紋,或構成圖案、或構成文字、或形成開光,是中國制瓷業的歷史中空前而絕後的,是鑒定元代瓷器最重要的標準。入明以後用筆劃『瓔珞紋』,明代嘉靖時最為多見。

一九六二年北京崇文區龍潭河出土一件青白釉玉壺春瓶,即是以串珠紋組成的典型,這件玉壺春瓶整個圖案和文字都用串珠紋組成,頸飾覆鐘紋,腹飾仰垂如意紋,在仰垂如意紋雲頭中,分別以『壽比南山』、『福如東海』組成的吉祥語,腹下貼梅花紋。

元大都出土的青白釉觀音像,是元代瓷器罕見珍品,全身披掛『瓔珞紋』組成的。串珠紋在元代的同時期其他產品也有使用,如河北保定出土的一對元青花釉里紅大罐及保藏在英國,即以串珠紋組成的開光。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的繪畫,是帶有枝葉的茶子花和菊花,釉里紅的花蕊畫成斜方格,呈井字形,是元青花畫法特點之一。元代瓷器胎體有證據和科學考證顯示,為達胎體光潔,便於繪畫,而使釉面晶瑩、透明,曾使用化妝土,『罌瓶』殘留化妝土的痕跡。元代制瓷曾大量減少胎體中的鐵,而使胎體潔白,但是因為陶煉不精,胎體含有鐵質斑點,經高溫氧化後,釉面是青白色和卵青色。

『罌瓶』器內無釉,這是元末、明初陪葬器所共有的特點,器內露胎有細密的旋紋和胎體中有黑色鐵質的斑點。

底足修邊,黏有窯床砂粒,底足人為的塗刷釉漿,被高溫氧化為火石紅釉,火石紅釉下麵有鐵質斑點。用放大鏡仔細觀察釉下氣泡組成的形式,是元代瓷而無庸置疑。

造型:這件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我們在上面已經作了比較,是佛教中的喇嘛塔型,喇嘛靈塔型、喇嘛塔寶刹型。但是總的來看,喇嘛塔的形狀是寶瓶狀,蒙藏語稱『本巴』。所以也叫著『瓶塔』。

用途:我們已經在上面討論了,喇嘛塔是佛門三寶之一『佛、法、僧』,是傳播佛教的一種形式。它的形象地位是喇嘛教中至高無上的表現。

塔葬又是高僧活佛的終結,輪回再生開始的神秘作用,又是高僧、活佛轉世所產生的靈童效應的寶瓶『本巴』作用,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當然被喇嘛教中地位高超、社會地位顯赫的皇宮內院權勢人物,死後所利用為靈魂輪回的『靈塔』作用,是在情理中的事。

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的結構也分三個部分,瓶蓋做帽形、帽頂做二級塔形、塔頂做銳形的寶頂、塔帽的下是相輪,相輪是藍色筆繪十三天,寶瓶的下麵是塔基『金剛圈』,整個『罌瓶』是喇嘛塔的整個縮影,寶瓶狀『本巴』。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的裝飾藝術,集元代瓷器之大成,是元代瓷器藝術全部代表,青花、釉里紅相結合彩瓷。雕刻、堆貼、彩繪,一器多形,帽形、喇嘛塔形、喇嘛靈塔形、八方形、圓形、透雕等典型元代瓷器中奇、妙、精、美、藝、好、絕世佳品、真佛門之至寶。

喇嘛靈塔罌瓶的帽是用串珠紋組成,形成一個完整皇冠形,帽蓋和瓶體以子母口相接;帽蓋下麵,瓶口部雕刻二級八方形,用青料繪簡單的海水紋和火燃紋,相輪部分用青料畫回紋,以示輪回之意,相輪上端透八個小孔,意靈魂皈來之意,相輪呈八角形。

寶瓶是圓形,寶瓶肩部用串珠紋組成太陽,瓶體用串珠紋組成開光彩繪,形成喇嘛塔寶瓶的開光眼,瓶足是八方式的『塔基』。古瓷流傳至今,瓶蓋最易破損和丟失,保藏不易,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能保存這麼完整,實在是十分、十分難得。

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的釉里紅呈色,從像片中可清楚發現,具備很明顯的時代特點,寶瓶的下部是黑紅色,中部是灰紅色,上部是淡紅色,以及沒有被還原的氧化銅綠。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的釉里紅呈色,是鑒定元末、明初洪武的釉里紅瓷器最具時代特點,所以我們應須更謹慎、更加小心,這兩代的釉里紅呈色極為相同,只是因為釉里紅是元代初創階段,釉里紅燒造技術掌握不成熟,窯室內壓力不均衡,釉里紅成功的鮮紅色相當稀少,一般呈褐紅色、灰紅色、黑紅色。就在同一件的器物,上部和下部的釉里紅呈色也不相同,器物的正、背面和側面的釉里紅呈色也不盡相同。

元末、明初釉里紅呈色暈散,我們俗稱『飛紅』,有的暈散十分嚴重,顏色濃淡不一,釉里紅因為是銅的還原色,銅在高溫還原的條件下為紅色,因為燒造的技術不易掌握,所以部分的銅沒有被還原,因而形成氧化銅綠,這在元末、明初的釉里紅瓷器極為多見。

所謂古瓷器稱為的寶光,雖然光亮,但不刺眼。『寶光內蘊』的定義:瓷器年代久遠經過空氣的流動磨擦和墓室中潮濕空氣的黴腐,釉面的浮光已不存在,釉面形成一種自然的保護面,透過這層黴腐的保護面,仍可見到瓷器的釉色是晶瑩的。這就是俗稱的『寶光內蘊』的形象,非幾百年的歲月才能形成,這就是古瓷。鑒定之不易,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罌瓶的青花用料是極為特殊的一種,這種青花用料,在當今的傅世品當中,只有明初洪武時期的青花偶而出現過,而人們把這種青花用料列為洪武的專利品,這是不確實的,元青花釉里紅喇嘛靈塔式瓶的青花用料,不同於至正型青花用料美麗,但比國產料美觀,略為灰藍,繪畫的筆下藍色中有黑色的小斑點,似繁星密佈一樣,無規則散佈在釉下。青花中有小斑點這種現象,和故宮博物院藏明洪武青花雲龍盤的青花呈色特點相同,和美國華盛頓佛利爾博物館洪武青花纏枝花紋大碗的青花呈色相同。這種青花呈色的特點,是元末和洪武時期個別瓷器所表現的時代特點,極為鮮明,是鑒定元末和洪武瓷 最重要的根據之一。

underglazered photo

元1279年~1368年青花釉里紅捏塑花虎鈕大罐,高瞻遠囑4.3cm,傳世共三隻,河北保定、北京故宮、英國大衛特基金會分別保存一個,另外一個在古董拍賣行出現,爭議頗大。這是傳世最好、最大、最完美的一個,舉世無雙。

underglazered photo

凡是元明時期釉里紅色料濃重帶有沒被氧化銅綠,中國復旦大學科學家利用高科技證明紅色銅料部分存在硫鋅銅。以及色料濃重帶紅部分帶有氧化銅小斑點及小開片紋,否則就是仿製品。

underglazered photo

底足修成斜坡形惟傳世元青花釉里紅大罐獨特具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