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青花「鬥彩」

doucai photo

元青花鬥彩,公元 1279 ~ 1368 ,高 26.8 cm

doucai photo

元青花鬥彩狗鈕圖放大

doucai photo

鬥彩是釉下青花和釉上紅彩組成整個花飾彩色叫「鬥彩」,鬥彩在古時學者說是成化年代產生的,後來提升到宣德時期,但是鬥彩在元代就興起,筆者提供樣版資料是充分的確證據。

元青花鬥彩獸頭銜環放大

元代的青花和釉里紅這種釉下彩繪,景德鎮的制瓷能工巧匠巧妙地將它們應用同一種器物上,兩者珠聯璧合,美麗非凡的品類,我們稱元青花釉里紅。

青花的鈷料和釉里紅彩繪對窯室氣氛要求大不相同,尤其是銅對窯室的要求更嚴格,因而兩者放在一起燒成難度更大,實在不容易做到。所以元末和明初的青花釉里紅器的傳世更為稀少,保留至今完好精美者,更是鳳毛麟角。鑒定元青花的理論適用於鑒定元代青花釉里紅瓷器。

元代釉里紅的『飛紅』現象,是元代制瓷匠師十分不滿意的。為了克服這種『飛紅』現象,元代藝術匠師利用很多方法,反覆試驗,小部分已經取得很成熟的釉里紅色。但是這種銅紅料和青花的鈷料同時燒成青花釉里紅時,因為它們對窯室內氣氛要求不同,釉里紅的呈色『飛紅』很重,匠師們很傷腦筋。

匠師們為有效的控制釉里紅的『飛紅』現象,匠師把釉里紅的主題紋飾部分,先刻成『紋槽』,然後在『紋槽』內塗以銅料,然後和青花鈷料一次燒成。

這種燒成的青花釉里紅瓷器,因為釉里紅紋飾的『紋槽』深,聚釉,高溫將釉溶化以後,銅紅料隨同多餘的聚釉流淌下來,這樣的燒成效果,匠師們認為是失敗的作品(現代人看來別有一番風味),因而他們感到沮喪。

因為青花的鈷料和銅紅釉同時燒成的青花釉里紅,要求兩個不同氣氛,匠師們又試圖先燒青花,再施銅紅料,但也很美觀。這種兩次燒成的青花釉里紅瓷器,就無意中形成了我們今天所說「鬥彩」。元代鬥彩是無意中形成,這種工藝被宣德以後應用。

這種分兩次燒成的青花鬥彩,效果比較理想,可能在元末和明初被匠師所利用;這種燒成青花鬥彩的效果,啟發了明宣德官窯的匠師。宣德官窯的匠師,把釉下青花圖案和釉上紅彩圖案結合起來,因而形成『鬥彩』的『雛形』,在宣德的當時把這種釉下彩和釉上彩相結合圖案的瓷器,叫『青花五彩』,也不叫『鬥彩』。又經過了一段歷史時期,到成化年間,才真正把釉下青花和釉上多種紅、綠彩結合成美麗圖案的瓷器,才是真正的『鬥彩』。這種美麗的『鬥彩』工藝被成化以後的明末、清代和現代的制瓷繪書所應用。

doucai photo

元「樞府釉」五祥(羊)熏爐一對,公元 1368 ~ 1398

doucai photo

五祥(羊)熏爐底足

五祥(羊)熏爐用墨在底足畫一個不可識別字,筆者請教很多文字學者都不能提供準確答案,莫非是一個古蒙古字?請賜教。

元代樞府釉碗往往內有樞府,太禧等銘,因而習慣上稱樞府釉。專家們往往把「樞府」銘瓷器列做元代官窯瓷,從現在發現的證據來看是元代宮中用瓷的一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