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上藍繩耳香爐

通常我們在鑒定瓷器的過程中,我們會發現越是小件器物的鑒定,越是困難,因為小件器的制法和裝飾上所具體細節不易區分,有些器物的底部給斷代提供了證據。

論證藍釉鑲白地藍花籃上藍香爐,先從底足開始,香爐的底足給斷代提供了確切的證據,它的底足的修理,極為獨特,三乳足、裡圈足,圈足內又形成一圈台階級式,然後底心才形成乳突狀。一般三乳足,內圈足是(傳世哥窯)瓷特殊裝飾內容之一,元代的龍泉窯青瓷香爐,也有這種裝飾,底心乳突狀是元代和明初洪武瓷器的共同特點。

三乳足接觸窯床部分和胎釉相接部分是火石紅色,我們根據底足的各種特點,把香爐列為元代的製品,下麵再仔細觀察其他特點,以利於取得更好的證明。

從嚴格的意義上講,元代的瓷器是手制,利用簡單成型工具我們可以發現爐的器內底留下陶工的大拇指痕。瓷器到明代才出現特殊成型工具,底足修理十分規整。

香爐的繩耳,通常多見於宋代、遼代個別瓷器的裝飾。在元代極其少見,底足處理十分規整。元代鈷藍釉的梅瓶、玉壺春瓶、香爐的藍釉只塗在器內口沿不深處,並且不規則。而元代藍釉的器內露胎。

器內口沿藍釉下面少許露胎部分,被高溫氧化,而形成火石紅色;這種情況和藍釉八方白龍瓶相同,大概楊州博物館白龍瓶也是如此。

釉面晶瑩,有如藍寶石,釉面有砂眼。

元代的鈷藍釉器,所塗刷的藍色釉面不是混然一律的,濃重部分是黑藍色,豔麗的寶石藍和較淡淺藍色,典型的進口鈷料呈色特點。國產鈷料的呈色決然不同。鑲白地上的藍花、葉是無色細筆,刻劃輪廓以後塗以藍色。留下空白,藍色地方微微凸凹不平。

在鑒定元代瓷器時候應注意它的時代特點以外,一定兼顧它本時代的社會意義的傾向。元代的蒙古帝國以強大的武力征服中國以後,當時社會中南宋部分有影響力的知識份子,出於失去國土的悲痛,在藝術繪畫、詩詞,都表示思想意識的強烈,如松竹梅三友圖,就是提醒社會的有志人士對故國的忠貞;歌頌戰爭中的英雄人物,如湖南出土的蒙恬將軍青花玉壺春瓶,就是頌楊秦始皇手下大將蒙恬將軍扶助太子扶蘇,北抗匈奴,督修萬里長城,俘敵于帳下英雄事蹟,以及其他戰爭故事等。

南宋滅亡後,一批知識份子不原向蒙古族俯首稱臣,南宋大學士鄭所南先生和趙孟俯先生是莫逆好友,且俱都是丹青高手,趙孟俯降元後,立即劃地絕交。他的《題寒菊》雲:『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雲:『此地暫胡馬、終身是宋民』。

鄭所南先生擅畫菊花,但他在宋朝滅亡後,畫蘭花後不畫土,致使蘭花根暴露於外,有人怪而問他為何這樣畫法。他說土地已被番人奪去,蘭花(君子)根植何處?

所以『香爐』所表示的牡丹是『富』,蘭花表示『貴』、『君子』,但蘭花無『土』,因而我們意味這是元代畫畫藝術家的畫風,做了不移易的結輪。

coblatblue photo

元代藍上藍君子菊花香爐,公元 1279 ~ 1368,高 7.2 cm,口徑 11 cm

coblatblue photo

元代藍上藍牡丹花香爐

元鈷藍釉藍菊花紋,香爐「君子富貴,沒有根基」這是元代文人畫家鄭所南書風,人們問他君子菊為什麼不畫土匪,鄭答:「土被人搶走了」。愛國文人失去祖國大地悲痛心情,反映在畫意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