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鈷藍內褐釉白龍盤

侈口、板沿、十二瓣菱花口,盤內是褐紅釉,堆塑一條十分精緻的白色盤龍。盤外壁是鈷藍釉、藍色發紫,十分豔麗,是典型進口鈷料呈色。

釉面有未被燒透的孔隙,胎釉相接處是橙色,底足修成外內斜、裡內斜式。和美國佛利爾美術館,和故宮博物院明洪武釉里紅大碗,和元青花龍紋大盤相同。底足接觸部分和圈足內側,及盤底被高溫氧化橙黃色,露胎有黑色、褐紅色的鐵質斑點。

盤內先塗以褐紅彩,然後畫出龍紋的輪廓,在白色輪廓用滑石堆成龍形,古畫家稱『立粉』,龍形乾涸後再雕刻龍鱗及龍首等各個部位,顯示白龍紋立體、高藝術形象,再塗以無色透明釉,經高溫一次完成。

元末這種堆塑加浮雕的裝飾工藝是印花和鑲嵌工藝發展而來的高超技法。把龍紋立體化的雕刻是元代最高境界的藝術美而技壓四座,也是元代末期恣器高度發展的藝術成果,元代藝術家蔣祈《陶記》言當時恣器裝飾方法『印花、畫花、雕花之有其技』是可信的。

元代鈷藍釉可分兩種:一是將鈷料混入釉中塗在器物的胎坯上,經高溫一次燒成,釉面不裂、不流、不崩。這種釉面的鈷藍器呈色是濃淡不一的黑藍色和深淺不一的深藍色。這種鈷藍器的鈷藍料,因為釉中鈷料和顆粒狀凝聚的斑點,因為有能力對胎體的破壞,透入胎骨,所以釉面形成大小不一的小坑,迎光斜視好像『桔皮』一樣,釉面有銀色錫光斑,這種元代鈷藍器,以現代經濟價值和現代審美觀看不如另一種鈷藍器高級。

另一種鈷藍器是:鈷藍器胎坯塗刷藍釉乾涸以後再塗刷一層薄薄的透明釉,因而鈷藍釉器的釉面呈現有如藍寶石晶瑩、美麗。這是元代鈷藍器中的高級品。

元代較為釉薄的青花器,繪畫的筆線下凝聚和殘留的黑斑點根據它的破壞力量的大小,因而透入胎體後,釉面留下大小不一的坑。這種情況在白地青花器中普遍的存在。釉面存在明顯的凸凹不平,尤其是元代鈷藍釉瓷器,因為它是把鈷料混入釉中塗在瓷器的表面,個別鈷藍器的釉面形成各種大小不一的坑。

這種進口鈷料,如果在胎體繪畫時不罩以釉,鈷料凝聚地方經高溫,所產生的自然能量將胎體腐蝕後,胎體被腐蝕的胎土被高溫揮發,因而胎體明顯產生下陷的小坑,根據產生的能量大小不同,所產生的坑大小也不相同。

根據白龍盤底足內利用鈷料畫寫的不可識別的字,呈色特點,因而筆者有證據說明,這種進口鈷料,如果在胎體繪畫時不罩以釉,鈷料凝聚地方經高溫,所產生的自然能量將胎體腐蝕後胎土被高溫揮發,因而胎體明顯產生下陷的小坑,根據產生的能量大小不同,所產生的坑大小也不相同。

coblatblue photo

元素三彩內褐釉白龍、外藍釉盤,公元 1279 ~ 1368,口徑 27 cm

coblatblue photo

元素三彩白龍盤是空前絕後標本,可以說全世界唯獨一件,包括仿品也不存在,特級藝術品。

coblatblue photo

元素三彩白龍盤底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