鈷藍釉「樞府銘」八方白龍梅瓶

元代官窯標準器。“樞府”元代‘樞密院’簡稱,是元朝最高軍事機構,相當等於今天的中央軍委。保藏在楊州藍釉白龍瓶43.8cm;法國集美藝術館白龍瓶34.2cm;藏頤和園白龍瓶資料不詳。這些鈷藍釉白龍瓶都是元代官窯器。只是使用的官府級別不同。

八方藍釉樞府銘文白龍紋梅瓶,通體施鮮豔、濃淡不一的藍釉,藍白相映、對比強烈、配以生態兇猛的白龍,是一件極為珍貴的藝術精品。而白龍紋的輪廓和龍鱗用赭彩表示,在這個世界收藏元代鈷藍釉器是極其罕見的,形成元代統治者崇尚淡淡火龍之象。藍釉赭彩白龍紋是元代獨有特點,後來明、清兩代都無此裝飾,這是元代青花初具三彩時代特點。元代藍釉器,無論是梅瓶、玉壺春瓶、盤、碗、匜、爵杯等完整、精確表達了元代的蒙古族崇尚藍色、白色和火龍之意,是元代特殊意義的藝術裝飾方法,也是我們斷代的標準根據。

元代畫龍有它本時代鮮明藝術特點,有的龍騰躍蔚藍的天空和海洋,有的雙龍鬧海,有的單龍戲珠,都配飾火燃紋,兇猛淩勵,張牙舞爪,不可一世,形體似蛇,軀長、頭瘦、上顎尖、細頸、細長腿,肌肉突兀,有三趾、四趾,極少五趾,鋒利剛勁,尾部做蛇尾狀和火燃狀。肘毛形若飄帶,眼圓有神,發疏向上,向後,向上前方飄拂,雙鹿角細長,尖端上鉤,龍身周圍有火燃紋,龍鱗畫成斜方格和小弧形。這是鑒定元代龍紋絕對標準。更要細心觀察龍是否點睛,仿品多不點睛。

沈芯嶼:“元代的“樞府”瓷,確切的始燒年代尚未有明確的結論,但海內外的大量出土及傳世品的年代,一般都定在公元一二七八年以後。元世祖忽必烈於至元十五年(公元一二七八年)在景德鎮設浮粱瓷局。而“樞府”是元代重要軍事機構“樞密院”的簡稱。因此,該墓出土的帶“樞府”款的雲雁紋碗,應該是“樞密院”的定燒器。從一些已發表的高安窯藏的有關文章看,這件碗的紋飾及造型與高安的產品很相似。從年代上看高安窯藏的斷代在至正十一年以前,應該是可能成立的。那麼,杭州的這件“樞府”碗當是後至元的產品,據《元史》記載:“樞密院,秩從一品,撐天下兵甲密之務”。這樣一個重要的軍事機構,在沒有設立專門相應的制瓷機構之前,是誰也不敢冒險燒制“樞府”瓷的。所以,把墓誌上的至元定在一二七六年,自然也就不能成立了”。就某種意義來說元代的青花瓷最容易鑒定,主要因為元代青花繪畫鈷料有進口料獨特特點。另外中國歷史上不承認青花瓷是元代興起的,中國人認為青花瓷是明代永樂、宣德時期開始的。歷史上認為宣德青花最好,也最值錢,所以宣德以後的整個明代和清代以及民國的仿品都有“大明宣德年制”銘。中國人不知道有元代青花,所以就不存在仿元青花。一九五六年美國學者約翰·波普先生利用“同類學排比研究”成功研究了元青花,到一九七六年毛澤東去世,懂得這個歷史階段的人都知道,中國奉行的“階級鬥爭”為綱。大反“封(封建)、資(資產階級)、修(修正主義)時期”,中國不存在仿元青花。一九七八年鄧小平操控中國最高領導權,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讓人們富起來以後,中國的景德鎮、河南以及其他個別地區,因為受外國拍賣行元青花屢創驚人高價,才大量仿製元青花,最近幾年仿製的元青花大有亂真的程度。凡是在香港、深圳、廣州、景德鎮、河南以及其他地區市面買到的“元青花”全是假的(買者心中有數,是如何得到的)。因為全世界的人都睜大眼睛找尋元青花珍寶,能在市面買到嗎?凡是在特殊條件下“得”到的,並且是第一經手人,而不是聽故事買到的才是真的可能。這就是所謂的來源,這裡指“特殊條件”包括很廣泛,但必須指明,必須據有高超的文物鑒定能力,有真正鑒定古陶瓷真、假能力,找到真品都不容易。

古文物鑒定學,一定要經過四個階段,才能突破。一)求知階段、二)求同階段、三)求真階段、四)科學測試,突破階段。這四個階段,說起容易,做起來難。

求知:
在“特殊條件”祖傳;一九五六年前、特殊機遇得到的元青花“真品”。查對書籍的鑒定理論,進行“同類”品的排比,比造型、色料、特點、紋飾、工藝、器內、底足、釉、釉色。其無論是那一代的古瓷釉,釉色最難鑒定,也是最難仿製的。通過現代高科技證明元代青花釉雜質少,康譜頓散色峰小且平滑(詳情參閱《考古文物與現代科技》)。如果沒有真品供你研究,永遠掙紮在贗品的陰影裡,不可自拔。不論你買了多少書,看了多少書,理解上差之毫釐,謬之千里。特別留意凡是釉面被人為處理而失亮都是假的。出土失亮除外。
求同:
研究中國古文物第二階段是求認同。這個時期研究者,最崇拜古文物理論家(作者),以相識他們為榮。另一個崇拜目標是拍賣行的專家。
求真:
研究中國古文物第三個階段,也就是進入高級階段,到了認真的時候了。這個時候,古文物的“真假”不是主要問題,主要問題是分析真假專家水準問題。為什麼同為國家鑒定委員會一部分人說“真”一部分人說“假”,他們之間相互否定,互相攻訐;為什麼送給他們錢時被說成是“真”的,像這種‘真’的又有何種意義。不送給他們錢,就被說成是“假”。為什麼有的鑒定家在鑒定實踐中有雙重標準、岐視性標準,脫離他書中理論?他書中的理論是如何產生的?是在研究中產生的嗎?現在有的學者把這些現象說成是“人格問題”、“道德問題”,有點言重了,但必然人心奸詐,人心叵測。“認真”階段,發現套在研究中國古文物者脖上的兩個,“桎梏”一是個別中國文物鑒定家、二是個別古董商。
“科考”、突破:
中國古文物的研究進入第四階段,受研究的資料和樣品的真偽不同意見已經不重要,嚴格意義來說不論是文物、學術、理論專家,以及古董商拍賣行的專家意見都無意義可言。

元、樞府銘鈷藍釉白龍紋梅瓶的白龍展示圖,充分展示元代藍釉三彩白龍紋兇猛驕縱大元帝國。 科考“顧名思義是學生進京做最後的“殿試”,才能中狀元。才能“突破”十年寒窗之苦。 中國古文物的“科考”是接受現代高科技考驗。有人的器物接受高科技考驗為了證明“真、偽 ”;第二種人的器物接受高科技考驗是為了證明本人的眼力是否經起高科技驗證,雖然這二種人的器物接受高科技考驗的動機相差不大,但有原則性的區別。前者顯然自信心不強;後者滿足信心上的突破。也就是說在中國古陶瓷的鑒定學有把握“突破”文物行兩個桎梏。技術鑒定元代鈷藍釉器皿和鑒定元青花理論和方法相同。

元代官窯器根據最新的研究發現,帶有“樞府銘”青白瓷;元青花中的鈷藍釉樞府銘,以及帶有八思巴文“至正年制”青花瓷,都是元代官窯器。中國楊州和法國集美藝術館收藏的鈷藍釉堆塑白龍紋梅瓶,她被定為元代,是鑒賞家根據她的時代特點而定,並沒有可靠斷代的證據。元代鈷藍釉堆塑白龍紋八方樞府銘文大梅瓶成功的研究。因而證明瞭楊州、法國集美藝術館收藏的鈷藍釉堆塑的白龍紋梅瓶,是元代官窯器。但是她的等級略低。

元代當時的繪畫鈷料價同黃金,如果不是權勢機構官窯器,不會不計成本,因為他為權力者服務。鑒定元青花瓷器首先有兩點必須要仔細參考:“浮梁瓷局”掌燒瓷器……職正九品;“畫局”掌燒諸色樣……職正八品。“官大一品壓死人”。這說明瓷局服從畫局。

畫局根據上級指示,命令“瓷局”提供瓷坯,畫局根據宮中、官家需用燒造官窯器,外銷器,和個別有錢、有勢定燒器,瓷局提供的瓷坯是在不同窯場徵集的,以物代稅(十取其一),所以元代青花器造型不相同,但是畫家派別風格相同。當然,我們也要考慮燒造時間的差異和畫局畫家繪畫的初級階段和成熟階段,以及自然社會手工工藝的自然性。

有相當爭議的問題,元代是否有官窯?這些名貴的官窯器為什麼保藏在土耳其和伊朗?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用“貿、易”二字來解釋。利用昂貴鈷料帶有波斯色彩的元青花器,兌換波斯昂貴等價黃金進口鈷料,是古代貿易的一種。兌沖外匯,以物易物。有人說帶有龍鳳紋,用進口鈷料繪畫是官窯器,這種說法也有商榷之處,“至正十一年銘青花雲龍象耳大瓶”就是龍鳳紋,用進口鈷料繪製的,而用家是一個有錢的百姓。從現在發現的元代青花官窯器,唯一的證據是樞府銘鈷藍釉八方白龍紋梅瓶。“樞府”是元代最高軍事機構,相當等於今天的“中央軍委”,所以“樞府”銘八方鈷藍釉白龍紋梅瓶,她的造型工藝,裝飾藝術,官窯地位,歷史價值,都超過英國大衛特基金會保藏的元青花雲龍象耳大瓶民人用瓷。從現在發現的元代青花資料相比較,“樞府”銘鈷藍釉八方白龍紋梅瓶在這個世界元青花瓷器中是第一名器。

樞府銘八方白龍瓶的造型:八方型梅瓶是元代獨有的一種珍貴品類。孫瀛洲先生說:“前無來者,終明、清兩代都未見八方梅瓶造型”。元代這種八方型梅瓶是純粹人工製成,並非模成,和注漿而成。這種用“立粉”堆塑的白龍紋也是元代首創裝飾瓷器藝術的應用。白龍周身帶有淡褐彩和紅色火燃紋,無論是楊州和法國鈷藍釉白龍瓶都不俱有。因而可證明元代崇尚白色火龍。

藍色鈷料是用進口鈷料。紫藍色如藍寶石青翠,並有星點狀錫光斑和雲霧狀鍚光霧。

釉面:罩以琉璃釉寶光內蘊呈桔皮紋,這種桔皮紋的形成有兩種原因,一種是燒制氣氛造成的。這種桔皮紋出現在元代。元代形成另外一種桔皮紋是進口鈷料的特點形成的。鈷藍料中微形顆粒對胎土的破壞,能深入胎土,因而形成下陷的坑,釉面自然形成桔皮紋,這是進口鈷料絕對的特點。藍色是大面積塗柒,呈色濃淡不一豔麗有層次。而宣德時期瓷器的釉面絕大部分是桔皮紋。

底足:因為她是八方型、底足是剜成的。不帶有旋坯紋。是元代著名的粗砂底。有大砂眼、粘沙,燒成淡火石紅色,足底鐵質被燒成溶解狀黑斑點;底足有被高溫燒裂細紋。胎釉相接處火石紅色,並有鈣長石燒溶的結晶體,及底足內有沒有燒溶的鈣長石石英的顆粒。

口沿有所謂的燈草口,釉厚形成厚唇狀。口沿被高溫氧化成淡黃色;器口內燒成火石紅色,器內被氧化為淡火石紅色。

器身是八塊胎土立接,器內有明顯接痕,器內被高溫氧化成淡紅色。每塊器表凸凹形狀等不一致;器口和器底橫向接胎明顯。外表八棱是白色,稱“出筋”,多被高溫氧化為淡黃色。以上例的特點,都是明確元代時代特點。凡是器內是圓的,器外是八方型,都是假的。

鑒定中國古藝術陶瓷,尤其是元代的青花器,眼看其造型、紋飾、紋飾的佈局、色料;手掂其重量;耳聽其聲向。這是漫長歷史,不發達自然社會條件下古董商人形成的“眼學”。這樣的眼學在漫長的社會中,形成和總結了豐富的經驗和寶貴知識,認真學習領會眼學的寶貴知識,是每位鑒定家鑒定中國古陶瓷的理論基礎。 在運用文物鑒定理論的同時,嚴格鑒別“只憑意會,不可言傳”鬼話。同時我們也應該提出“標準問題”。造型、紋飾、重量、聲向誰為標準,顯然眼學派的鑒定家有其詭秘性和欺騙性。

鑒定中國古陶瓷理論上是看造型、紋飾、色料、底足特徵、口沿、胎、釉、器裡等時代特點,其實也不儘然,眼學派的專家鑒定古陶瓷的神秘在於這件器物的“出處”及來歷。過去筆者曾不以為然,仔細想想也有一定道理。文物出處一定和鑒定理論相結合。避免文物鑒定雙重標準。真正有知識的專家在鑒定中國古文物時,從來都拒絕聽故事,某年某月某人在某地出土;什麼老太爺的爺爺是太監;姑奶奶祖母是宮女等。這些都是愚不可及的騙人的故事。“沒有不亡的國,沒有不敗的家”。珍寶器物不可能在某一家流傳幾佰年。古文物流傳幾佰年、幾仟年,主要是宮中,彙集了具有高超文物知識專業人材在社會收集,集中到宮中;和社會中具有高超文物知識的人收集的。古代和現代莫不如是。所以每件古文物珍寶的背後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這個故事都是有古文物知識的人在欺騙沒有古文物知識的人。古文物行充滿了詭詐的原因就在這裡。

當今世界已進入高科技時代。科技興國,科技解放人類,高科技考古斷代也解放古文物行,是鑒定古陶瓷的方向和目標。科技考證有熱釋光測試,熱釋光測試中國古陶瓷是在前一個歷史不發達科技時代的產物。熱釋光這種設備十分廉價,普通大學、考古所和古董商人的拍賣行都有熱釋光實驗室。熱釋光測試有很多前提條件:不准水洗,不准光曬,第一次高溫“打洞”留下電子陷阱,經過第一次高溫後,再就不準確了。所以利用熱釋光對古陶瓷斷代有上當、受騙的感覺。

澳大利亞沃勒岡大學地學院熱釋光實驗室報告具有欺騙性言不及義。《文物》二千年十二月;香港中文大學熱釋光測試同一位址出土、同一年代和同一窯的產品,因為出土地層不同測試結果不相同。理由是受人為擾亂。《古陶瓷科學技術國際討論會論文集》九十一頁,那麼傳世品受的人為擾亂更嚴重,那就更不準確了。香港城市大學利用熱釋光測試張五常教授三彩器,第一次是1000年。第二次測試不足100年,張五常教授被偽科學所害,偽科學害人何其險毒。

學者本身給人的感覺是有知識的社會精英,學者利用不科學的熱釋光給中國“古瓷斷代”是一種欺騙和不負責任,也是知識界恥辱。中國科學院是中國最高學術殿堂,是國家實驗室。利用正負電子對撞機、同步輻射X線瑩光無損分析的高科技對中國古陶瓷的鑒定是科學的,把高能物理和核技術進行和平使用,為中國文物藝術服務邁出光輝一步《考古文物與現代科技》。中國上海復旦大學校長楊福家院士(核子物理學家),楊福家先生被英國諾丁漢大學聘任為校長,楊先生肯定把高能物理核技術鑒定中國古陶瓷在英國推廣。這種高科技鑒定方法很快被西方英、美科技發達國家所接受和普及。因而推動高科技鑒定中國古文物,東西文化更加深入交流。

高能物理、核技術高科技以礦物的“指紋學”微量元素鑒定古陶瓷,也必須以文物學家的理論為基礎、為指導,因為科學家不是文物學家,所以在文物鑒定學當中利用高科技是手段、是工具,以達到準確斷代之目的。科學家離開文物學家,就成無本之“木”、無源之“水”。但是在文物學家出現意見不統一、兩極意見爭論之時,高科技手段的結果為最高法院、終審法庭最終判決。文物學家不懂高科技,一定要學習高科技。高科技鑒定文物準確性高,可靠性大,高科技鑒定古文物必然要代替傳統、詭秘、欺詐的“眼學”是高科技斷代不可移易的方向。

所以中國古陶瓷的研究者經過高科技考試畢業了,突破了真假專家的桎梏。

在中國古文物行中,什麼人最怕高科技鑒定古文物呢?一是傳統、保守、封建老“專家”,因為文物真假由高科技決定,不可能再由他們操控真假;二是古董商人,買家防止買到贗品,索取高科技證明,在不久將來事在必行。

另一種人最反對高科技鑒定古文物呢?是古董商人。因為他們懂得利用X光照射造假,被測試樣品加時間,可以得到理想年代的熱釋光“造假”。

高科技鑒定中國古文物,保護拯救若干被中國專家遺棄的國寶和珍寶文物,是利用高科技的科學家最偉大的貢獻。

coblatblue photo

元青花鈷藍釉樞府銘,八方白龍瓶,公元 1279 ~ 1368,高 44.6 cm

coblatblue photo

「樞府」元代最高軍事機構,相當今天的中央軍委。成吉思漢西征路上告訴耶律楚材:「你知道蒙古人為甚麼喜歡藍色嗎?因為蒙古人把藍色當蔚藍天空和海洋」。白龍在藍天、海洋嬌健飛馳,代表蒙古人的勝利,是元代官窯器,勝戰維特至正十一年民用瓷多矣!白龍飛馳在藍色的空中代表蒙古人的勝利。

樞府銘八方白龍瓶局部放大

coblatblue photo

樞府銘八方白龍瓶底足

coblatblue photo

元鈷釉樞府銘八方白龍瓶拼圖(電腦合成圖片)

龍身褚紅色鱗片巧奪天工,當今年天下誰能敵。

科學家必須是文物學家,只有懂得文物學的科學家他的科學報告是可信的,否則只懂社會科學不懂自然科學的科學家,他的科學報告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為什麼白龍的褚紅色鱗的釉中有鉛呢?是因為宋、元、明時的釉上彩是鉛釉,鉛可以綜合釉上紅過於鮮紅,所以白龍釉上紅彩經過科學檢測釉中含有鉛;為什麼鈷藍釉中含有鋅呢?因為這種進口鈷料在釉面能形成錫光斑效應。所以元青花呈色一定要有錫光斑,如果沒有錫光斑,那就是假的。鈷藍釉不同的藍色鈷料被稀釋,形成普遍性藍色掩蓋胎體,被稀釋的鈷藍料就不能凝聚成錫光斑,因而他能形成雲霧狀白濛濛錫光效應。這是鑒定元代真假鈷藍釉惟一的標準。科學家懂得這個道理,才能正確解釋為什麼白龍瓶的鈷藍釉含有鋅的自然科學現象,科學家才是真懂文物學的科學家,科學家結論才是可信的。

coblatblue photo

coblatblue photo

coblatblue photo

coblatblue photo

元鈷藍釉雙龍盤,公元 1279 ~ 1368,口徑27 cm

coblatblue photo

元鈷藍釉雙龍盤造型

coblatblue photo

元鈷藍釉雙龍盤 底有不可識別的字

成吉思汗:「蒙古人把藍色當成蔚藍天空和碧藍海洋」。在這張圖畫中有完整的表現:一條威猛白色雄性白龍奔騰在空中,一雙雌性白龍嬌游在海洋,元代畫家豐富的想像力使人讚歎,任何朝代畫家都沒有把龍分為雌雄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