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地藍花

元代景德鎮產的青花瓷進口鈷料繪畫呈色豔麗、鮮藍。採用影青釉,紋飾精緻、奇特,構圖嚴謹、講究曾次、筆法工整、紋樣豪放。在整潔純白的瓷器胎坯上,用鮮豔的鈷藍色,以其工整又悠然的筆觸畫著牡丹、菊花、松、竹、梅、芭蕉、池塘遊魚、山水、各種人物故事。又有宗教意識,又有寓意吉祥、神話的麒麟、鳳凰、龍等動物紋樣。

在白色胎坯上繪製的圖案,鈷料的呈色是黑色,鈷料乾涸以後,再罩以無色透明釉,胎上的黑色圖案自動消失,經一二八零度至一三零零度左右高溫一次燒成,瓷器上的繪畫在釉裡突現出來,呈現美麗的藍色圖案的青花瓷。青肌玉骨、傱R典雅的東方民族風格和藝術魅力,這就是白地藍花。

我們有幸在社會中發現元青花時,而需要我們鑒定它,非常重要是系源,凡是在市場上、古玩店羅列的都是假的,是贗 品的可能性最大。是中國近年所仿製,是外國的仿製品,它是現代瓷。儘管現代人聰明,利用現代科技進行打磨、藥水、酸,土埋等方法去掉現代瓷的浮光。人為去光釉面有死氣,不潤滑。但用放大鏡和現代人的知識,反復的觀察,贗品的破綻不打自招,讓它暴露盧山真面目並不難。

所謂瓷器稱為的寶光,雖然光亮,但不刺眼,這是『寶光內蘊』的定義,瓷器年代久遠經遇空氣流動磨擦和墓葬窯藏中潮濕空氣的黴腐,釉面的浮光已不存在,釉面形成一種自然的保護面,透過這層黴腐的保護面,仍可見到瓷器的釉色是晶瑩的,這就是俗稱的『寶光內蘊』的形象,非幾百年的歲月才能形成,這就是古瓷。鑒定之不易,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現代瓷以指輕叩、聲音清越,是因為胎土陶煉精細、瓷化程度高、火溫均衡。而古瓷因年代久遠而形成『 聲韻』,這和現代瓷清越略有不同。

元青花繪畫藝術是受當時藝術家畫風之影響,與宋代院體派工筆劃的板滯不同,也無圖案畫之拘謹;用中鋒筆法,有勾、塌、塗、點等。就是用同一種濃度的青料,可見自然形成濃淡兩個不同以上的層次和雙筆重疊筆痕。無論是花、葉以及其他弦紋和邊、頸的藍色紋飾,都屢屢可見。即使是較大塊面積的山石等塗色,也都是一筆塌成;這和明初永樂年間瓷器的畫法,用小筆觸填有明顯不同。不論是花草、瓜果、山水、元曲、戰爭、飛禽、海馬、遊魚、怪獸、猛龍、麒麟、丹鳳、鴛鴦,無不信手拈來,生動、活潑、自由瀟灑、栩栩如生。

紋飾層次多,畫面佈局滿、繁而不亂,瓶罐紋飾多達七、八層,有的最高可達十多層,主次分明,有主要紋飾和次要邊角,頸、足部紋飾之分,構圖空間豐滿,顯得熱鬧而凝重。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公元 1279 ~ 1368,高 45.2 cm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蕭何局部放大

元青花鈷料的使用繪畫技術都成熟了,這種鈷料不宜畫人物。因為色料的黑斑點,和自然流散的特點,在人物畫面形成流散、人物眼、眉、鼻等留下黑斑點,這是鑒定元青花最重要根據之一。

所謂的進口鈷料呈色豔麗,色料流散,能形成錫光斑,筆線下留有黑斑點,這種黑斑點對胎體造成破壞,造成下凹的坑,根據黑斑點能量大小,下陷的坑也大小不同,元代大瓶大罐主要是釉面留下指痕和下陷的坑,側光一看就知道。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底足

blue and white photo

blue and white photo

國外、國內研究元青花的學者、莫不對英國,大衛特“至正銘”象耳雲龍大瓶,和中國南京“蕭何月下追韓信”大梅瓶,列為無價之寶而推崇備至,蕭何月下追韓信,這是一個著名歷史故事,說的是楚、漢相爭天下兩個主要歷史人物蕭何與韓信部分情節

楚、是霸王項羽,漢、是漢高祖劉邦。劉邦和項羽是秦末農民起義最大利益收穫者。韓信是楚、漢戰爭最關鍵人物。

韓信、淮陰人,是一位軍事家、數學家、謀略家、善智謀,能慣戰。

韓信有一段不算光彩的“歷史問題”,韓信求學時期,街邊一個無賴經常欺淩他,韓信想出一個辨法,買一把寶劍配帶身邊,意思是起一個阻赫作用。

這個無賴攤牌的條件一是告訴韓信:“你可以用劍把我殺死”;二是“你不敢殺死我,就從我胯下爬過去”。這樣韓信在眾目葵葵之下,從這個無賴胯下爬過去,因而贏得胯夫恥辱。

韓信投靠楚霸王項羽以後,因為有這段不光榮的歷史問題,不被項羽重用。韓信在蕭何鼓說下韓信投靠漢劉邦,又是因為這段不光彩的歷史問題,屢屢不被劉邦重用。韓信多次向蕭何苦訴心中的苦哀得不到劉邦的回應。韓信料到蕭何把他的意見上訴到劉邦那裡,但不見回音,韓信被重用的希望微乎其微,當晚、解甲、封金、掛印,乘馬趁夜色返故鄉。

蕭何得知韓信去後,苦苦向劉邦陳言,像韓信這樣的人材,確實不可多得;這樣的人才對於主公打天下,有必勝機會;這樣的人才如果一旦被敵人利用,對劉邦打天下的威脅實在很大。劉邦被說服,派人追回韓信,但是蕭何告訴劉邦,只有我才能追回韓信,其他人等絕沒有追回韓信之可能。蕭何追回韓信,官拜大將,在和項羽屢次戰役中取得偉大的勝利。項羽敗,劉邦勝,建立大漢朝封建帝國,韓信被封雙王官銜。

劉邦當皇帝以後,對幫他打天下,立汗馬功勞,擁兵自重的大臣,開始猜疑,要解除他們的兵權,如何解除韓信的兵權呢?劉邦的呂後設計篡權要殺掉韓信,只有蕭何合作才能成功,因為蕭何是韓信的可靠朋友,蕭何出賣了韓信,韓信被捕,被殺。所以韓信在臨死的時候發出哀歎,成為歷史名句。“成者何也,敗者何也”,這兩句至理名言,警告世人的野心家,陰謀家,歷史就是對照你而寫的。

沐英、字文英,定遠人,是一位孤兒,明太祖朱元璋和他的孝慈皇后,發現沐英也是一個可塑造的人才,可憐他的孤苦,把他收養為養子(乾兒子)改姓朱。後隨軍征戰,多立戰功,被授脹前都尉,寄以心腹,後鎮守雲南,官拜征南右副將軍,朱元璋洪武二十五年(公元一三九二年)死于雲南,歸葬京師(南京)。

元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梅瓶,一九五九年五月在南京寧縣東善橋鄉觀音山,明代黔甯王沐英墓中發掘出土的元青花人物故事梅瓶。

沐英在元末戰爭中,偶然掠獲了元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人物故事梅瓶,心中感概良多,漢高祖劉邦追回軍事傑出良才韓信;明太祖收養了孤苦、卓著人才的沐英。沐英的當時自比歷史楚、漢相爭的韓信,幼年坎坷的邁遇,得明太祖及慈孝皇后偏愛,收為養子,屢立戰功,位重人臣極品,封黔甯王。

沐英的生前十分喜愛這個歷史典故青花梅瓶蕭何月下追韓信,也是他沐英本身歷史的寫照,所以,在他的生前告誡他的後人,等他死了以後,其他陪葬物品都不那麼重要,而這個青花人物歷史典故的梅瓶一定要陪葬。所以,歷史典故青花人物故事“蕭何月下追韓信”在沐英墓中出土。這決不是什麼歷史的巧合。人所共知的是:人死後的陪葬品,與他本人生前的喜愛有相當密切的關係,古人是這樣,現代人同時也是這樣。

元代瓷器的繪畫畫家有所謂的“粉本”,繪畫大同小異,觀察元代人物畫,最主要是臉龐輪廓線和五官,耳、眼、鼻、口,是否留下黑斑點和自動暈散。

元代產品決非一個,把任何一種藝術精品看成“獨一無二”都是封建意識和自卑感嚴重不正常。有證據顯示蕭何月下追韓信在元代青花瓷中各種不同瓷器上都存在。

梅瓶出土發表以後,在世界研究中國古藝術陶瓷中引起極大的反響,列為元代藝術陶瓷珍品。

追韓信是元代中國古藝術陶瓷集工、藝、美術於一身,觀賞她的圖畫藝術美,是鑒定中國元青花和其他古陶瓷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古陶瓷鑒定的方向和道路

中國科學院是中國最高學術殿堂,對於古陶瓷學術研究成果,對世界和全國文物界有其深遠影響。

高能物理研究所科學家利用高科技核分析、同步輻射和毫微米X射線螢光分析及(EDXRF),對元大都和湖田世界公認元青花出土標本的常量元素和微量元素的分析,礦物指紋鑒定方法準確性高、可信性高、證據確實。列入世界高科技鑒定古陶瓷最先進的方法。這種高科技鑒定方法,比西方熱釋光鑒定中國古陶瓷方法先進並準確。(熱釋光是偽科學)

元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梅瓶,是元代青花藝術最高成就,這種繪畫人物故事是元青花之冠。為國寶中精華。青花瓷最難是繪畫人物故事,也是最名貴的一種青花瓷。

中國科學院國家實驗室科學家,以世界公認元大都和湖田出土元代青花瓷可靠標本的常量元素和微量元素,比較在香港發現的元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大梅瓶的常量元素和微量元素含量,得出相同的結論。這個元青花蕭何月下追韓信梅瓶,時代特點明顯比南京博物院保藏的蕭何月下追韓信梅瓶高2.1cm。她是元青花珍寶之冠,名符實歸。所以她是鎮館之寶、鎮宅之寶。

元代繪畫鈷藍料有三種,絕大部分進口和國產混合用料,這是孫瀛洲先生說的,只是我們並不知它的進口和國產料比例而已。香港月下追韓信梅瓶的青花呈色豔麗。

走“眼學”和高科技鑒定相結合的道路,在不久的將來定會被世人普遍的接受和歡迎。香港發現青花梅瓶比南京青花梅瓶精美,所以說是很難得的元代青花瓷標本。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在新疆發現的鳳首扁壺因而被證明,相同的元青花瑰寶,決不是單件的歷史客觀事實。由於歷史上狹隘民族主義;或獨一無二不健康心理,留世之元青花瑰寶多不承認或毀滅。以高科技同步輻射和核分析古陶瓷化學元素的含量,是我們鑒定中國古陶瓷方向和堅定不易的道路。是保護中國古藝術文化先進、進步、可靠力量。

鑒定中國古藝術陶瓷,尤其是元代的青花器,眼看其造型、紋飾、紋飾的佈局、色料;手掂其重量,耳聽其聲響。這是漫長歷史,不發達自然社會條件下古董商人形成的“眼學”。這樣的眼學在漫長的社會中,形成和總結了豐富的經驗和寶貴鑒定知識,認真學習領會眼學的寶貴知識,是每位鑒定家鑒定中國古陶瓷的理論基礎。

在運用文物鑒定理論的同時,嚴格鑒別“只憑意會,不可言傳”鬼話。同時我們也應該提出“標準問題”。造型、紋飾、重量、聲以誰為標準,顯然眼學派的鑒定家有其詭秘性和欺騙性。

鑒定中國古陶瓷的理論,都是讀書人寫的,這些學術界的理論家形成的鑒定理論,是供研究古陶瓷的學生參考、應用。學術界理論家在鑒定古陶瓷以理論為基礎,這種理論基礎必須對照實物形成,如果不是這樣,我們就應質疑他鑒定水準,和他理論的來源。有人說“拍賣行說是真的才是真的”,說這種話的人是對拍賣行古董商人不夠瞭解,古董商人不論在歷史上和現代社會都沒有公信力,得不到社會信任。美國主張自由經濟,但在美國有一套嚴厲法律鑒管古董商操控市場,操控價值,操控真假,把假的拍成真的,把真的說成假的。所以香港也要立文物法,而且事在必行(這是後話)。

在現代這個真假莫辨的世界裡,套在中國古陶瓷研究者脖上的桎梏,一是名不符實雙重標準理論家,古董商人對中國古陶瓷的學術研究,並未有任何幫助,所以不須理會他。

鑒定中國古陶瓷理論上是看造型、紋飾、色料、底足特徵、口沿、胎、釉、器裡等時代特點,其實不然,我可以悄悄的告訴你,眼學派的專家鑒定古陶瓷的神秘在於這件器物的來源。

真正有知識的專家在鑒定中國古文物時,從來都拒絕聽故事,某年某月某人在某地出土;什麼老太爺的爺爺是太監;姑奶奶祖母是宮女等。這些都是愚不可及騙人的故事。“沒有不亡的國,沒有不敗的家”。珍寶器物不可能在某一家流傳幾仟年、幾佰年。古文物流傳幾佰年、幾仟年,主要是宮中,彙集了具有高超文物知識專業人才,在社會收集,集中到宮中;和社會中具有高超文物知識的人收集的。古代和現代莫不如是。所以每件古文物珍寶的背後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這個故事都是有古文物知識的人在欺騙沒有古文物知識的人。古文物行充滿了詭詐的原因就在這裡,尤其是元青花。元青花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的中國並不為人知。

近年在中國新疆發現一個元青花鳳首扁壺,和北京市博物館的鳳首扁壺相同。這是在中國發現的,所以中國文物界承認了這個元青花瑰寶,打破元青花獨一無二客觀歷史事實。如果是在香港、臺灣、東南亞等地區發現的,中國專家肯定不承認。(歐、美、日本專家不賣中國專家賬)中國專家雙重鑒定標準,岐視性鑒定元青花屢有所聞。

在辨別文物真假出現爭論,主要是鑒定水準問題;也是鑒別專家心裡動機問題,是認真還是居心問題。是懂裝不懂,是不懂裝懂問題。真假爭論的背後,專家的資格相互否定,互相攻訐。所以“專家”的意見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現在無論其國內、國外的鑒定專家都是讀書人,有相當高的專業水準,但是有的心胸狹窄,高高在上,互相看不起,鑒定文物的真假,就要利用最高仲裁機能……高科技。

凡事要講道理,凡事要講證據。鑒定古文物也要講道理,也要講證據。高科技在現今社會中被各個領域普遍應用,高科技“取證”鑒定文物,是文物界鑒定文物不可代替的方向。

舉例一

警方在罪案現場發現罪犯“指紋”,經過科學鑒證和罪犯指紋相同,法庭以科學鑒證為根據宣判罪犯有罪;中國科學院的高級科學家第一個提出“礦物指紋學,文物也存在指紋學”。

警方在兇殺案的現場發現罪犯皮肉組織、毛髮、血跡、唾液,警方經過科學鑒證,蛋白、血型、皮肉、毛髮、唾液組織特徵,基因等微型組織元素和罪犯相同,法庭根據科學鑒證宣判罪犯罪名成立。中國科學家提出了用高能物理核分析測試文物微量元素,實踐證明和警方科技基因鑒證有異曲同工之妙。

古窯址原始標本+科技鑒定=發現珍品標本+科技鑒定=真、偽。

舉例二

醫生利用化驗血、化驗尿、切片,找出病源,病毒,細菌,判斷人體不同部位病變,這是醫生利用有損的科學分析。熱釋光是偽科學,不利於珍貴文物鑒定。

醫生利用透視、血壓、心電圖、電腦掃描、超聲波,查找病人病源的部位是無損分析。中國科學家利用高科技手段對珍貴文物不允許損壞的原則,進行無損分析,區別珍貴文物微量元素和現代高仿古瓷微量元素差別,對文物鑒定開闢廣闊的不可代替的前景。在現今高科技時代其無論醫學、罪案、軍事,都被廣泛利用,並證明是科學的。

切記,在文物鑒定利用高科技,是文物鑒定家手段、工具,高科技鑒定仍須以眼學理論為基礎,以可靠標本為根據。當文物鑒定家的判斷有爭議時,高科技為最高仲裁機構,如同最高法院的終審庭。

技術鑒定元青花(眼學)

鑒定元青花瓷器首先有兩點必須要仔細參考:“浮梁瓷局”掌燒瓷器……職正九品;“畫局”掌燒諸色樣……職正八品,“官大一品壓死人”,這說明瓷局服從畫局。

畫局根據上級指示,命令“瓷局”提供瓷坯,畫局根據宮中、官家需用燒造官窯器,外銷器,和個別有錢,有權勢人物定燒器;瓷局提供的瓷坯是在不同窯場徵集的,以物代稅(十取其一),所以元代青花器造型不盡相同,畫家各派別風格也不相同。當然,我們也要考慮燒造時間的差異和畫局畫家繪畫的初級階段到高級階段,以及自然社會手工工藝的自然性。

造型:每件元青花梅瓶如果放入其他仿製梅瓶中有鶴立雞群之感、高大、威武,氣勢磅礴。元代早期梅瓶追隨宋制,豐肩小足,足徑略外撇,很少有人見到這樣的樣品。晚期梅瓶豐肩足略放大,足徑仍外撇。

紋飾:元代青花全是寫意畫,有早期發展階段和後期高級階段之分;有各個不同畫派繼承及師徙之別。最難畫的是人物,以及畫面佈局的合理性。人物故事的意景、動感,使模仿者雖仿而不達其逼真程度。眼學家在漫長歷史時期總結鑒定古陶瓷豐富經驗:“古陶瓷造型和紋飾占鑒定重要組成部分”。

色料:元青花繪畫鈷料有三種。進口鈷料、國產料。進口鈷料和國產混合使用料。

從研究中得知,單純使用進口鈷料繪畫只是元青花極少部分,因為這種進口鈷料相當不穩定,色料流散,凝聚成堆,凝而不舒,對胎體造成破壞,色料下沉,釉面凸凹不平對釉面造成破壞,所以元青花釉厚。

國產鈷料黑藍灰藍,在元青花繪畫中也占極小比例,多是小件器物和出口個別地區,如南洋等地。

元青花繪畫最美麗的呈色是進口和國產鈷料混合使用料。呈色紫藍如藍寶石青翠瑰麗,呈色鮮豔。混合用料的比例不同,她的呈色瑰麗表現也不同。克服單用進口鈷料凝而不舒的缺點,色料嚴重流散的缺點,因而混合用料略有凝聚黑斑,略有暈散以及色料中形成黑斑點;因為進口鈷料高鐵,國產鈷料高錳,才形成“錫光斑”,科學家稱“錫光點”。因為我在中國科學院測試元青花的同時,也測試了宋代油滴天目(鷓鴣斑)建琖,建琖的油滴結晶高鐵低錳,和個別元青花錫光斑高錳低鐵不同,元青花錫光斑需要迎光側視。

為了使讀者更清晰瞭解進口和國產鈷料混合使用的特點,特列公式如下。

進口鈷料50%+國產鈷料50%=色料及錫光斑的鐵錳比不穩定=高鐵或是高錳

進口鈷料75% +國產鈷料25% =色料及錫光斑的鐵比錳高 =高鐵低錳

進口鈷料25% +國產鈷料75% =色料及錫光斑的錳比鐵高 =高錳低鐵

這是一個假設性的比例,據說上海科學家李家治先生做出研究的資料,如有機會定當請教。

其無論進口和國產鈷料混合使用的比例多少,都存在凝聚的黑斑,筆線邊緣留下自然形成的黑斑點,以及物理作用的“錫光斑”,自然暈散。以及釉、色下沉的自然時代特點。這主要仔細觀察人物臉龐的邊緣線,因為畫人物臉、五官,畫家行筆緩慢,人的眉毛、瞳孔、口、鼻,形成黑斑點和自動暈散特別明顯而突出。

釉色:因為歷史上中國人不知道有元青花的存在,所以沒有仿製品,仿製品都是五十年代以後。歷史仿製青花器都以大明永樂、大明宣德青花圖利。仿製的元青花全部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以後的事,所以釉面多被藥、酸、磨等處理。仿品釉有“死氣”;真品釉有“表情”。釉面有瑩光和酥光。

鑒定元青花釉色極為重要。釉多是青白色,或是卵白色。口沿多燒成粉紅色;積釉多處,多為青綠色;釉薄處多為淡黃白色。因為元青花釉有兩種,一種是釉不透明,一種是透明釉,通過透明玻璃釉可以見到胎體中留下陶工的“指痕”。

施釉不到底多有縮釉現象,縮釉處,和胎釉相接處都為火石紅色,俗稱黃衣子。伊朗、土耳奇保藏的元青花絕大部分沒有火石紅。更為特殊時代特點,釉面有暴釉現象,暴釉處也是火石紅色,這種情況在明清兩代青花器極少出現。

底足:多有火石紅色,有高溫燒成斷裂細紋,有旋坯紋,或旋紋走刀痕。胎土中的鐵被高溫燒熔的鐵質黑斑,以及鈣長石沒被燒熔顆粒。但要記住,元代青花器瓶罐類大多清里,不修里,口沿內和瓶內及底足多有旋胚紋,鑒別真假元青花旋胚紋,是口沿,器內,底足旋胚紋是否一致。

真正元青花瓶罐內多為窯紅色,這是因為真品是“火燃”燒成的,而仿品器內是白色的,多是用電和油等在實驗室中燒成的。

元青花大瓶、罐等的胎都是釉接而成,器身留有明顯的接痕,器口和底足接痕更明顯。

更重要的仔細發現區別自然手工和現代機械旋坯不被注意的細微差別。

鑒定元青花,鑒別真品元青花,有勝利感、有喜悅感,當你鑒定完畢以後仍有意猶未盡的感覺,青花色料的化學成份如何,釉和胎里有何種微量元素,這些微量元素和現代高仿的元青花色料化學成份、胎、釉中的微量元素又有何區別?我們就要要求科學家和科學工作者,用高科技手段測試北京元大都和景德鎮湖田世界公認元代殘器、瓷片做可靠根據的資料,來驗證眼學鑒定家鑒定的結果是否可靠。

眼學必須和高科技相結合

荊軻:戰國時期勇士,帶同一僕親赴秦國首都咸陽,秦始皇為他設下了斷頭臺。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這首悲壯,帶有寒意淒涼的歌聲,鼓舞赴高科技鑒定文物斷頭臺的志士。

這是藝術家、藝術生命生死悠關,生死存亡的關鍵,千萬不可貿然一試。

走向高科技鑒定文物“斷頭臺”,需要高深文物鑒定知識,魄力,需要堅強不屈的信心,掙脫套在研究者脖子上的兩個桎梏,一是中國文物界權威專家,雙重鑒定標準,一是拍賣行“操縱真假”專家的束縛,才是真正踏上成功之路。當年的美國學者約翰·波普先生就是掙脫這個桎梏,才能成功研究元青花而名垂千古。

中國科學家指出:“文物指紋可行性及其重要意義”……瓷器釉料中各種化學成份(特別是微量元素)可以用做文物的“指紋”,微量元素的含量對文物鑒定十分重要。現代科技的靈敏度可以測到ppm(百萬分之一),甚至達到ppb(十億分之一)。釉質純淨是古瓷和現代高仿古瓷重要分水領。青花顏料部分均高鐵低錳,還有微量元素砷。

中國國產鈷料不含砷,這是區別元代青花色料重要標準,但是近年高仿元青花也加入砷,奇怪的是,元代進口鈷料和現代的加砷的國產鈷料高仿元青花,經過高溫煆燒後的物理變化是不同的。

藝術家成功之路發展高科技、享受高科技成果

中國文物學、文化藝術在香港是個淒涼的城市,研究中國古藝術文化十分困難,不論是收集資料、同道愛好、及資源利用,都比臨近地區的中國、臺灣、新加坡落後。中國古陶瓷的鑒定問題已成為社會問題,國際問題,衝擊文物行。

香港是中國最大的文物集散地。但是真正懂文物學極其稀少,連大學都沒有這門課程,這對香港的大學不能不說是落後大學。

筆者多次地向香港藝術發展局倡議,開設中國古陶瓷、青銅器、玉器鑒定課程,不得要領,所以研究中國古文物學在香港毫無前途。眼睜睜看到中國文物珍寶流入世界各地。

利用熱釋光鑒定中國古陶瓷可靠性,已被世界各國研究中國古陶瓷科學家所否定。但香港各大學的熱釋光實驗仍然利用偽科學欺騙世人,真是讀書人的恥辱。

香港的大學用高科技螢光分析古陶瓷的常量、微量元素方法鑒定中國古陶瓷正在興起,文物學和高科技相結合正在進行中。科學家要懂文物學,不懂文物學的科學家的結論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