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 青 花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松、竹、梅、梅瓶,公元 1279 ~ 1368,高 46 cm

blue and white photo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松、竹、梅、梅瓶

blue and white photo

這是一幅美麗的圖畫。元代時文人和藝術家不願為異民族統治者服務,去朝中做官,為生活養妻兒,去瓷廠繪畫,因而元代青花瓷畫最美,是明、清以後的青花繪畫翹楚。

漢人畫家利用松、竹、梅以表頑強不屈心志,這幅畫是青花畫中極品。

每一個元青花繪畫都出現多種色調,有濃有淡,要小心現代仿品,仿製元青花達相當高水準,要注意元代本時代不被人重視的缺陷。

元青花松、竹、梅、瓶底足

一九二九年,英國人霍布遜先生撰文發表了大衛特基金會保藏的元青花至正銘龍紋象耳大瓶以後,也並未引起世界古陶瓷界的高度重視。但在一九五六年美國學者約翰波普先生以大衛特先生的元青花至正銘龍紋象耳大瓶為標準,對伊朗、土耳其保藏的元青花瓷器的排比研究成果發表以後,在世界上把元青花研究推向高潮。

對於元青花的認識只是近幾十年的事,因而歷史上並沒有元青花的仿品;改革開放以後仿製元青花風起雲湧,河南、江西景德鎮仿品足可亂真程度。現代仿品色料中加砷,黑斑點人為塗點、鉛、錫之類錫光斑和真品極其相似。鑒定實踐中需要解決的主要問題是如何區別元、明青花瓷器和現代仿品。

《經世大典,元代畫塑記》所載:大德十一年到至順元年,(公元一三零七至一三三零年)二十三年間帝后畫像九軸,用回青九斤;元貞二年到至正年(公元一二九六至一三二三年)二十七年間,用在九起廟宇塑像者一五八斤八兩之多。元帝、後畫像和廟宇塑像所使用的回青表明,中國人已懂得使用、提煉回青作為圖畫的呈色劑,應用在元代的景德鎮瓷器的生產繪畫、官窯的建立有了一定的證據。

所以,我們有證據顯示,元青花在元代初期就興起,只是我們沒有證據如何區分什麼樣的青花,是元代早期產品而已。筆者認為元青花不可能沒有早期的發展階段,非常可能是現今我們把早期元青花錯誤的斷代說成其他時代的產品,這有待後來者的研究。

元青花繪畫所利用的呈色劑是氧化鈷,這種鈷料有兩種,其中一種色料是由波斯進口的鈷料,這種進口鈷料含錳低,含鐵高,藍色純正、豔麗,有一種特殊暈散效果,形成被人們看做是一種有特殊藝術效果的水墨畫。但不宜畫人物,人面輪廓線有暈散、黑斑點現象,人眼、眉、鼻、口等處存留黑斑點。青花呈色後,藍色凝聚地方有黑色斑點,沉入胎骨中,釉面有銀色和鉛筆芯一樣錫光斑。“一定要牢記,藍色凝聚深黑色的斑點在釉下,沉入胎骨中,釉面浮現銀色錫光斑和釉面凸凹不平”。這種進口的鈷料是元代青花瓷器最鮮明,最具時代特點,最突出特徵,也是鑒定元代青花瓷器極其重要的依據之一。這種具鮮明時代特點鈷料,後仿者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當我們發現一件元代青花瓷器的時候,首要第一點是檢查這件元青花瓷器是何種顏料繪畫,其次去審察元青花其他獨特的時代特點。青花的發色是根據鈷料的純淨度和它在釉下凝聚的情況來決定的,如果鈷料去掉雜質,特別去掉鐵和錳,又不很凝聚的話,瓷器就會得到純正而豔麗翠藍的呈色。

假如鈷料非常凝聚的話,瓷器呈現的藍色就會顯黑,好似釉里黑,並有凝聚不舒情況,並且色料膨脹,破壞釉面,這種情況常見於早期元青花。

假如鈷料更凝聚的話,瓷器所呈現的藍色,就是黑而帶紅鏽色。

總之元青花所便用進口鈷料的呈色劑低錳、高鐵、含微量砷,大部分呈色都青翠、美麗;但部分過燒的青中泛紫,欠燒的則青中帶灰,經過科學證明砷非常微量。

元代早期生產青花瓷器的呈色,從鮮豔的紫黑色到濃豔的深藍色,及元末部分所生產瓷器呈色是淡淡豔麗的藍色,並且進口鈷料特徵消失了,黑斑點少了。景德鎮發現的八思巴文至正年制青花碗就屬於此類典型例子。

當鈷料濃度太低罩以厚釉以後,青花呈色蒼白彌散;鐵和錳這些通常所謂的雜質,假如沒有去掉的話,青花的呈色也會顯灰藍。

在這裡應十分注意的是:聰明的中國制瓷的工人,應用簡單方法,是經驗積累總結的方法,提煉鈷料,去掉鈷料中的鐵和錳。各自的時期不斷提高,改良提高鈷料提純方法,所以元代青花呈色有多種,而多彩多姿,也具有元代本時代的共性,也有各不同時期個性。

元代這種從波斯進口顏料和明初永、宣時期所使用的鈷料十分接近,永、宣時期所使用的顏料是“蘇麻里青”,又稱“蘇泥勃青”可能也存在音譯錯誤。它也有和元代所使用的顏料一樣特點,顯色濃豔、純正,也有一種特殊暈散效果。青花呈色後可發現繪畫的紋線中和色料凝聚的地方有塊狀、條狀深黑色斑點,深入胎骨中,釉面形成銀色錫光斑,以及釉面呈現凸凹不平狀。這種進口的顏料,在應用於瓷器繪畫中所形成自然缺點,給我們在今天古陶瓷的分期、斷代的工作中留下了鮮明時代特徵和證據。明朝中、後期,清朝和民國等都曾大量仿製了明代早期永、宣青花器。就連清代最負盛名的雍正、乾隆時期所仿製的永、宣青花器、釉下出現的不自然而漂浮的黑斑點是畫師重筆塗染而成的,而不能呈現那種特殊自動暈散的效果,只要我們稍加留意,就會判斷那是贗品。

元代制瓷的工人發現這種由波斯進口的繪畫用的鈷料有腐蝕性,有破壞胎體的能量,稱這種鈷料有火氣。在提煉和提純方法上,用火燒、土埋、冰浸等方法,以毒攻毒,去其火氣,減少這種鈷料的火氣所產生對胎、釉破壞力量,再加以厚釉,達到瓷器釉面的完美。

這種使用的進口鈷料,在瓷器繪畫中表現自然特點,鈷料深入胎骨的黑色斑點,釉面呈凸凹不平。自動暈散是如何形成的?原來這種進口鈷料含有的化學元素砷經高溫後能形成一種能量,有強烈的腐蝕性,這種能量能對胎體產生一種破壞力量,這種能量能透入胎體,因而對胎體腐蝕地方產生排擠,顏料凝聚的地方胎體呈凹形,而繪畫的筆線以外呈凸形,所以我說它的釉面凸凹不平。

元代的青花器厚釉原是為了綜合控制這種進口鈷料所產生的缺點。釉厚的青花器,釉面有輕微的凸凹不平,繪畫筆線下殘留和凝聚的黑斑點,而被厚釉綜合,因而不那麼顯眼,有輕微的自動暈散。

元代較為釉薄的青花器,繪畫的筆線下凝聚和殘留的黑斑點根據它破壞力量的大小,因而透入胎體後,釉面留下大小不一的坑。這種情況在白地青花器中普遍存在,釉面存在明鮮的凸凹不平,尤其是元代鈷藍釉瓷器,因為它是把鈷料混入釉中塗在瓷器表面,個別鈷藍器的釉面形成各種大小不一的小坑,形成桔皮紋。

這種進口顏料,如果在胎體繪畫時不罩以釉,鈷料凝聚地方經高溫,所產生的自然能量將胎體腐蝕後,胎體被腐蝕的胎土被高溫揮發,因而胎體明顯產生下陷的小坑,根據它產生的能量大小不同,所產生的坑大小也不相同。

鈷礦在研細的過程中有的是粉末和顆粒狀,顆粒狀所產生的能量,它不但能深入胎土,使釉面凸凹不平,而且這些顆粒狀的顏料遺留在繪畫筆線下,比粉末狀顏料能量大,並有橫向擴散的能力,所以在繪畫的筆線外形成絨毛狀,毛刺式的自動暈散。因而元代、明初永、宣青花器這種自動暈散的效果,被今人看成是一幅精美的水墨畫,有特殊藝術效果美,這種特殊藝術效果美,在元代瓷器中十分難得。

又因為這種進口鈷料的化學成分特殊,在瓷器繪畫後經高溫煆燒,又能產生一種銀色的錫光斑,和鉛筆芯一樣的顏色,寄付在釉面、請注意這種錫光斑,經過高科技證明它的元素確實是高錳低鐵,這個科學測試的結果是中國科學院核子物理實驗室提出的和美國科學家測試的結果是相同的,這一點很重要。

國產鈷料:含錳高,含鐵低,青花呈色灰藍,沒有自動暈散缺點,青花顯色後沒有凝聚的黑斑點,釉面也沒有銀色錫光斑,以及釉面沒有凸凹不平感。這種鈷料在元代是一般民窯所利用,或是利用畫一些小型的器皿和簡單的花卉圖樣,多銷往東南亞和沿海地區城市。

據以故中國陶瓷大師孫瀛洲先生指出:“在元代也有進口鈷料和國產鈷料混合使用,在瓷器上所繪的絞飾,比較美觀豔麗”。

作為商人和生產成本的計畫者,減低成本、多牟取利益(這是古今奸商共性),又能達到青花呈色的預期效果,這種情況是絕對存在的。在現今已被發現的元青花瓷器中,有部分瓷器青花豔麗,略帶灰色,顏料中殘留少數黑斑點,而又有輕微的暈散,可能就是進口與國產鈷料混合使用的顏料。

利用這種顏料繪畫,就是同一濃度的青料,可見濃淡多個不同層次和明顯筆跡交迭痕跡,這和後來的仿製品,有原則的不同。

鑒別胎質時,可從器足無釉處觀察,元青花在胎釉方面普遍出陶煉不精細、製作粗率缺點(個別除外)。因而砂底多有砂眼,人工刷痕,胎體中含有雜質和鐵質等斑點。較大的器物,介面旋削極為草率,用手撫摸多凸凹不平,有的嚴重用肉眼也能觀察到。大器分段釉接而成,有的連底足也是釉接而成的。器內接痕明顯外露,多有棱角,及器口內有粗大和細小旋紋,器底足內也有大小不等明顯旋紋。

因為元代青花器的胎體含有鐵等雜質較明代、清代和民國時胎體雜質為多,所以元代青花的釉面,經高溫氧化後,多呈青白色,卵白色,所以元代青花較明代青花的釉面的青白色略重。而明代的青白色又較清代釉面的青白色略重,清以後瓷器釉面多顯淡青白色。

元代青花釉層厚薄不勻,釉質形成的特點和瓷器燒結的溫度密不可分。所以元代青花瓷釉下氣泡大小密集和分佈狀態有其獨特特點,請用放大鏡仔細觀察,記住釉內的氣泡特點是十分重要的。

元代青花的胎釉結合處是橙黃色;明代是略淡的黃色;清代和民國因生產技術的提高,胎土提煉精細,瓷器的胎釉相接處是淡淡的青灰色。

底足:元青花的燒造,在景德鎮是匠戶制度,底足的修理多彩多姿,有其不同匠戶窯場的不同特點,和燒制技術高低不同,器足處理不同。製造時大約可分為三種器物的底足。

粗砂底,有淺平式、有乳突式、有放射性的旋紋,但都比較粗糙,黏有窯渣,底足修理不規整。

細砂底,打磨光滑,和宣德的細砂底不遑多讓,非常精細。

還有人工有意塗刷一層泥漿,被高溫氧化燒成火石紅釉,有人說這種火石紅釉的底足是洪武瓷獨有特點,是值得商榷的。洪武瓷是承上啟下的產物。元代末期的火石紅釉的底足,根據所發現的標本資料,非常可能是一種特殊窯場的產品,特殊品種,和特殊用途的器物。和洪武時期的火石紅釉底的器物,有相同意味。或是元代末的火石紅釉底,通過洪武向永、宣以後釉底過度時期的產品。

這三種情況的器底共同一個特點是,胎土陶煉不精含有鐵等雜質,被高溫氧化成為黑色、褐紅色、火石紅色塊狀和星點狀斑點。

底足除了火石紅釉底以外,其他兩種的粗砂底和細砂底,有的被高溫氧化成橙紅色、或黃色。

有底足被修邊現象,有的微上凸,相當精緻;有的外內斜、內外撇呈楔形;和宣德大盤底足略為相同,只是宣德有棱角。還有一種外內斜,裡內斜的圈足,和洪武大碗、大盤底足一樣,如美國佛利爾藝術館的洪武釉里紅大碗的底足和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洪武青花雲龍大盤的底足相同形式。 有的三乳足內圈足乳突形等。 元代青花瓷器以指輕叩器底,聲音有幹和脆的感覺。這些特點都是在鑒定工作應慎重注意的地方。

blue and white photo

初期元青花梅瓶,公元 1279 ~ 1368,高 18.8 cm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罐,公元 1279 ~ 1368,高 29.2 cm

鈷料引入中國後,元代匠人不會使用這種顏料,繪畫時顏料遇於濃稠,因而深稠的鈷料澎脹,破壞釉表面,多是一些小物品,根據不斷克服釉面被破壞的弊病,元代青花器釉厚。因為鈷料中的雜質,人們不懂如何清除,顏料的呈色灰黑,有的和黑色相關無幾。

元青色料中含有大量鐵和錳(高鐵低錳)和微量元素砷,這些所謂的雜質如果不去淨的話,就會產生灰藍,中國元代青花色料鈷的使用,由不成熟漸向成熟發展。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龍紋玉壺春瓶,公元 1279 ~ 1368,高 29.8 cm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玉壺春瓶口沿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玉壺春瓶,公元 1279 ~ 1368,高 29.3 cm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鳳紋小罐,公元 1279 ~ 1368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雲龍麒麟梅瓶,公元1279 ~ 1368,高39.3 cm

blue and white photo

元、青花繪畫鈷料中雜質被除樣的話,特別是鐵和錳色調變柴,色料比較稀薄、厚釉、透明,又是青白色。

元青龍麒麟梅瓶底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