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修內司官窯郊壇官窯

xiuneisi photo

南宋修內司官窯水丞,公元 1127 ~ 1297,高 9.5 cm,口徑 7.8 cm

也稱傳世哥窯,色青帶粉紅色是她最重要特點。

底是內釉色和器表釉色不一致,是杭州老虎洞普遍特點,另一個重要特點是“厚胎薄釉”,“器表釉薄”,“原胎厚釉”,器內釉厚,都是南宋官窯的主要特點。修內司官窯水丞具有“厚胎薄釉和原胎厚釉”的官窯特點。參閱美國克利夫蘭藝術館宋官窯筆架和水丞紋片釉色是相同的。

xiuneisi photo

南宋修內司官窯水丞底部

內外棱一反一正,可見當時脫模技術之高,棱是粉紅色的,是一種特殊材料做成。

古文獻說宋代有吊燒器,苦無傳世證據,這個立瓜式水丞上圈口內留下吊燒痕跡,為此可證宋代有吊燒之方法。修內司官窯的紋線色調與用途息息相關,如果是被用過的文房用具長期接觸墨汁,就是古人說的墨紋。

《格古要論》官窯器修內司燒者色青帶粉紅,此為證矣!參閱《南宋官窯國際研討會論文集》乾隆題詩彩色花觚照片。

xiuneisi photo xiuneisi photo

二零零二年杭州市舉辦中國古陶瓷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彩色照片。她開的本色紋,我們通常把這種本色紋定為南宋官窯,這個花觚是插花用的,所以本色紋線沒有改變,但是根據同類學的比較,她的底足修理和修內司官窯水洗是一致的。主編者是秦大樹、杜正賢先生。

xiuneisi photo

這是《杭州老虎洞出土瓷器精選》,是杜正賢先生主編的158頁。這件瓷器的底足和修內司官窯水丞,花瓶底足風格是一致的。有些專家用發掘出土廢品作為標準否定傳世品;也有些專家利用精美傳世品否定古窯地,都值得商榷。鑒定修內司官窯必須按照《筆錄》的“蹬泥為範極其精緻,釉色瑩澈,為世所珍”標準。堅決不能有雙重標準。

浙江省位於中國東南沿海地區。南宋時期杭州古稱臨安,是南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名勝古跡舉世聞名;風景如畫,著名的文人墨客,留下不朽的篇章;美人才女倍領風騷而留傳後世,可謂人傑地靈。人才輩出,治國、治世、文彩、美人各分秋色。最令人注目的是浙江的紹興,歷史著名的“紹興師爺”多計多策,一字可以成災,一字可以免禍,玩中國文字於掌股;另一個是聰明的浙江人文化藝術的創作,在中國歷史上首屈一指。著名的唐代、五代、北宋越州秘色瓷,全國第一,影響國內外;北宋、南宋瑩潔、美麗的龍泉青瓷被宮中錄用,南宋時期的修內司、郊壇官窯為世所珍,元代的哥窯也是宮中用瓷的重點之一,可能是元官窯。在不同歷史時期,浙江的五大名窯,其中越州秘色瓷、修內司官窯、郊壇官窯、龍泉青瓷、元代哥窯,列當時全國制瓷業的首位。除北宋時期的汝官窯、鈞窯外,相對的比較,在中國陶瓷歷史上,浙江制瓷業佔有領導地位。

北宋徽宗趙佶是一位具高超藝術水準的皇帝,也是飽受恥辱、亡國之君。《宋史》、《徽宗紀》論,分析徽宗失國之由:“認為他並非如晉惠之愚,孫皓之暴,也並非有曹操、司馬氏之篡奪,而是由於侍其私智小慧。用心一偏,疏斥正士、狎近奸諛,以致蔡京,童貫等先後用事,驕奢淫佚,佳兵勤遠,弄得困竭民力,稔禍速亂,最後國破身辱,他是不能用氣數來推諉自己失國責任的”。它還指出:“自古人君玩物者而喪志,縱欲者而敗度,鮮不亡者,而徽宗甚焉”。

公元一一二七年;北宋是皇帝徽宗因為腐敗,北方金國舉兵南犯,攻佔北宋都城汴京,擄徽宗、欽宗二帝北去,北宋滅亡了。

戰爭就代表災難,社會動盪,謠言四起,為躲避外族入侵,難民由北到南無日無之,其中包括北宋時期舊官僚,有錢財主,以及平民百姓。難民當中,當然也包括在北宋時期各大名窯的技術人員。汝窯、鈞窯、定窯等,他們渡過長江後,為了生存,夢想著能恢復自己的技能,養兒活女生存下去。

皇子趙構,在北宋滅亡前夕,可能受皇命所托,留存趙氏一脈,帶領部分朝中官僚,眷屬徹夜南逃。趙構騎著“泥馬”夜渡長江。輾轉定都臨安,今杭州市。

在中國古籍野史小說中說:“趙構騎著關帝泥塑赤兔馬夜渡長江”。泥馬渡康王。這說明在動盪社會中謠言四起的特殊時期,為了穩定民心,需要造神運動。封建社會利用輿論“造神”,把趙構說成真命天子,真命天子有神仙相助。這是穩定社會和穩定民心的措施,可能是“紹興師爺”傑作。

造神運動的成功,趙構是“真命天子”強大輿論的影響下,長江以北,黃河以南各個階層人民為了躲避金人,燒、殺、搶掠、姦淫婦女等暴力統治,形成廣泛的“偷渡潮”,投奔自己人,漢人統治地區的江南。南宋當時偷渡難民中包括汝官、鈞官窯的官僚和技術工人。

南宋社會一面造神,一面和金人和談,稱臣、納貢。社會穩定以後,開始修築宮殿,徵調和燒造宮中用瓷,一方面解決宮中生活的需要;另一方面更為穩定社會和人心的重要措施。所以同時按照北宋官窯制度設置官窯,進一步促成社會經濟文化在穩定情況下發展。

北方來的官僚招用大批汝、鈞官窯的技術人員,以及越窯系當地技術人員,“襲故京遺制”,置窯于修內司造青窯器,名曰內窯(人們習慣了稱修內司官窯而不稱內窯)。實際上修內司官衙是一個廣闊平臺,應該主管包括內窯和當時並未建築郊壇的民窯和越州低頭嶺等部分。

修內司官窯的建立是戰爭時期產物。修內司是官衙,屬“將作監”,戰時把宮中的窯務由修內司管理。這樣修內司官窯,就應當包括“內窯和郊壇窯”,這樣就避免了爭論。修內司官窯的建立(包括內窯和郊壇窯),既是戰爭時期恢復宮中用瓷特殊產物。與和平時期宮中建立的官窯手段就不相同了。和平時期的官窯制度一定派官監窯生產一個時期宮中用瓷,“供禦撿退方可出賣”。戰爭時期的修內司官窯,在民窯的基礎上、強行派官改造,收歸為宮中生產瓷器的官窯。這樣就存在一個技術上問題,必須依靠北方汝官窯和鈞官窯的技術人員為重要主導力量,結合浙江系窯場技術人員建立了“內窯”。置於修內司官衙管轄之下,做為專為宮中生產瓷器官窯。根據出土的殘器和瓷片觀察,“內窯”主要恢復汝官窯製品為目的。造型有折肩盤口瓶、鵝頸瓶、板沿洗,就連“粉青釉貼蓮花瓣香爐”的瓷片都有,可見汝窯中各種造型無不包括。在參觀出土殘器周教授當時指出:“這些樣品瓷器如果在社會中發現肯定多不被承認”。這句話放之四海而皆準,周教授有感而發一句話,應當包括所有文物學家和自己。因為文物學家不知道所看到樣品的出處和來源的緣故,就把真的說成假的,因而大量珍品流失國外。另外一個原因是杭州內窯出土的仿汝窯殘器,釉色、造型不如真正汝窯精美,往往被認為是仿品,但是應當記住出土的殘器不能代表被選入宮的精品。

杭州老虎洞出土殘器,釉色多種。仿汝窯的天青色,以及大部分是越窯系的粉青、青綠以及灰青、老米黃、淡米黃等。也有“色青帶粉紅”器例,和汝窯的粉紅色釉不同。所以才有《格古要論》修內司官窯器色青帶粉紅濃淡不一之說。

胎土色比汝官窯胎色較深鐵灰色。和鈞官窯胎土相比,相差無幾。但是鈞官窯胎土精細、慎密,不存在吸水情況;“內窯”胎土粗松可能吸水。鈞官窯胎土在高溫培燒會出現赭紅色,受火輕的胎土是深灰色和“內窯”胎土同出一轍。內窯器物露胎如底足顏色等,和鈞官窯大不相同。

但鐵黑色相同。因為杭州當地的瓷土是白色的,當地又盛產紫金土,形成二方配方而形成的。兩種土的配方比例和燒造火溫不同,就形成所謂的“黑胎”。唐俊傑先生說“‘內窯’這種所謂的黑胎二元配方是北宋來的技術人員為恢復汝官窯生產時產生的,是過去浙江越窯系所沒有”。筆者贊同這一學術觀點。但是也有很大部分胎是當地胎土配方灰黑色。

開紋片;歷史上唐代三彩、五代越窯,北宋時期的汝窯、鈞窯,耀州窯等陶瓷器開紋線是釉子弊病形成的,不同的紋線和紋片留下不可磨滅的時代證據;南宋時期修內司官窯瓷器開紋片也是一種釉子的弊病,它是因為當時瓷器釉子的弊病產生不良的結果,南宋後期郊壇官窯和元代官哥窯才開始,而逐步把紋線和紋片進行藝術加工成為一種獨特藝術特色紋、片。

清末、民國和現代仿製南宋官窯和傳世哥窯根本就不知道南宋官窯和傳世哥窯開片真正奧秘。現代學者說南宋修內司官窯和郊壇窯製品釉厚,多次施釉是為了追求玉的效果,他們說對了三分之一。多次施釉的結果釉和玉一樣,實際是南宋官窯的開片有弊病,透水、透油。尤其是皇宮中帝王的書房雅具,如果透水、透油,弄汙了皇帝“龍書案”,監窯官就有被罷官和斥責可能。為了避免燒制成功瓷器透水、透油的可能,第一次燒制成功的瓷器,第二次重新施釉,彌補紋片的紋線所造成的弊病。根據器物的用途和裝飾內容,決定是否再施釉燒第三次。如果是陳設用瓷施兩次釉就完成了,如果是書房雅具,必須燒制第三次。以防透水、透油。或是器內釉厚,器表釉薄,主要根據燒成器皿測試結果再決定。郊壇官窯的後期、元代哥窯,第一次燒制成功的瓷器是否需要做成金絲鐵線裝飾,如果需要做成金絲鐵線,再施第二次釉或多次施釉才能完成。所以,有時看到金絲紋在釉下,鐵線紋較明顯,而百思不解,原因在此。尤其是同一件器物、器內釉色、底足釉色和器表釉不同原因也在這裡。這種反復施釉,多次燒制的器皿,支燒最為困難,所以修內司官窯的內窯支燒較多;郊壇官窯的支燒比例減少了,墊燒增多。元代哥窯、龍泉黑胎青瓷的墊燒占絕對大部分。第一次燒成的器物,第二次施釉再燒時的保護措施相應增加,口沿下處多有另加支撐點。燒毀於第一次器物較多,第二次施釉燒制的瓷器毀壞較少,所以窯址出土多次施釉的殘片也少。多次施釉另一個表相,我們用肉眼可觀察到,紋片有層次、櫛比狀,以開成花瓣形的多層次;古人叫著梅花片。真乃巧奪天工。

南宋修內司官窯的內窯和郊壇窯開紋片的奧秘不揭露,仿製品談何容易仿製成功。

“內窯”開紋片;和汝官窯略有不同。汝窯開紋片是穩紋,時穩時現;內窯開紋片略為明顯。汝窯紋片是精細冰裂紋,紋線是隱紋,內窯的紋片冰裂紋,部分帶有黃色紋線。汝窯有直線紋片和魚鱗片這點和內窯相同,有的內窯甚至比汝窯的紋片更美麗,開成花瓣形,古人叫梅花片。

“內窯”紋線,有三種。內窯紋片絕大部分不著色,所謂的冰裂紋。第二種存在自然著色,由胎內表現的黃色透出釉面,表現黃色紋。還有一種是指文房用具類,長期接觸墨汁,紋線透水,自然柒成所謂的墨紋。趙構要當真命天子的皇帝,要祭告上天,名正才能言順。過去(北宋)祭告天下,祭器有金、銀、玉器。南宋半壁江山,社會初定,“權以陶木”代替。這給修內司官衙長官很大一個壓力,但靠一個內窯又要滿足宮中用瓷和郊祭用瓷,這個任務十分沉重,一旦有誤就有可能罷官、殺頭之虞,強制把郊壇窯收歸官家所有,完成祭天地大典用瓷。這已有先例,用建立內窯非常手段,把把郊壇窯改制官窯。更何況郊壇本就在烏龜山,因地制宜,供大祭用瓷又方便,又能如期完成任務。戰時非常手段把郊壇收歸官有是完全可能的,而且是完全必要的。

《筆衡、雜錄》“後、郊壇別立新窯,比舊窯大不侔矣……”。新窯指郊壇官窯,舊窯指內窯,這兩個窯在分類法研究時,只是略有先後而已。內窯結束以後才確立郊壇窯這個‘官窯’名稱。根據現代科學發掘內窯和郊壇窯的大不侔的解釋,是指內窯為恢復汝官窯,是以北方官僚、技術人員為主體古拙精美之物;郊壇官窯是以浙江系越州、龍泉技術人員為主體生產帶有浙江越窯精美之物為別。這個當時汝州陶工和當地淅江系陶工已同化。

內窯的燒成工藝有支燒,和汝窯相同。很少有細小芝麻釘,也有較粗大支釘痕。因為多次上釉、多次支燒,留下多次支燒痕,以免因為不穩定而燒廢。內窯底足平切極為規整稱為墊燒,有的底足斜切,形成刀刃狀,和郊壇窯、元代老虎洞官哥窯相同。郊壇官窯還有支燒墊燒相結合的燒法,這和內窯的燒造方法是一脈相稱的。

“內窯”是結束的原因

南宋時期皇城火災頻仍,史載南宋甯宗嘉泰年(公元一二零一至一二零四年)臨安府城發生幾起嚴重的火災,尤其是嘉泰四年,火災極為嚴重,連修內司官衙都被燒掉了。可想而知,宮中徹夜大火必然驚動朝廷,皇上必然追究失火原因。中國人有莫須有罪名;修內司官衙長官和有關官府必然向皇帝奏明失火原因,用什麼理由推脫失火的責任,免被追究殺頭罷官之罪呢?用的莫須有理由,可能又是紹興師爺的傑作,把失火的原因說成窯場飛來火星引起的,因而可能是皇帝命令結束內窯燒造宮中用瓷,集中在郊壇一起管理,一起製作,從此以後郊壇窯完全是浙江系風格,取代汝窯系風格而獨樹一職官窯品格瓷器。郊壇官窯的命名才正式成立。

實踐是撿驗真理唯一標準

我們回過頭來看用實踐是撿驗真理唯一標準的方法,撿驗古文獻的記載正確部分。

南宋末期人,顏文薦《負喧雜錄》、葉真《坦齋筆沖》記載:“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逐命汝州造青窯器,故河北、唐、鄧、耀州悉有之,汝窯為魁。江南則處州龍泉窯質頗粗厚。政和間,京師自置窯燒造,名曰官窯”。

中興渡江,有邵成章提舉後苑,號邵局,襲故遺制,置窯修內司,名曰內窯。澄泥為範,極其精緻,釉色瑩澈,為世所珍。後,郊壇別立新窯,比舊窯大不侔矣。余為烏泥窯,金姚窯,續窯皆非官窯比,若謂舊越窯,不復見矣。

北宋部分我們已撿驗過了,北宋建立官窯前把全國著名青瓷窯作了謹慎對比,汝窯為魁,是指古汝州城的古汝窯。京師決定自置窯燒造,因而建立清涼寺汝官窯。根據以上文獻記載,理論上北宋自有一個官窯,因而不存在其他官窯,把文廟、張公巷說成是汴京官窯。北宋官窯就成為一個貪得無厭題目。

邵成章其人頗具爭論,但是必然有其人。沙孟海先生的考證,不能說是全面的。南宋距今八百多年,今人根據點點之文獻記載,本身就不全部可靠。邵成章在洪州被金人所獲,寧死不降,金人念其忠義,不忍殺之,以後是否去杭州?喪家之犬,都念故主,何況人乎?以後非常可能邵成章去了杭州。尤其是本時代人說本時代事當然不會錯。沙孟海先生距南宋八百餘年,他的論述當然不如南宋人顧文薦,葉真先生權威,這點不會錯。

“內窯”風格襲汝窯風格,“襲故京遺制”,由修內司官衙管理。先成立“內窯”,後建立郊壇官窯。內窯和郊壇窯都是“襲故京遺制”產物,前者是汝窯和越州窯風格,後者是越州窯風格較重,所以“大不侔”。內窯澄泥為範,極其精緻,釉色瑩澈,為珍所珍。有的是模具生產的,根據現代科學考古發掘,因而被證明是可靠文獻資料。

再撿驗一下明初曹仲明《格古要論》:“宋官窯器,宋修內司燒者,土脈細潤,色青帶粉紅,濃淡不一,有蟹爪紋、紫口、鐵足,色好者與汝窯相類”。

明初的《格古要論》作者曹仲明先生是歷史上第一位技術鑒定修內司官窯理論家。說明曹先生真正見過南宋官窯器。但是曹先生論宋官窯沒把“內窯”和郊壇窯分開兩條論述,他所說修內司燒者其中是“內窯和郊壇窯”的統稱。他所看到修內司燒者“土脈細潤,色青帶粉紅”指的就是內窯。在杭州見到的內窯和香港私人藏品確是帶粉紅色,和汝窯粉紅略有不同,汝窯瓷器釉面帶粉紅色,修內司官窯口沿,棱角是粉紅色。

開紋片,紫口鐵足是浙江特產,別無分號。南宋時期內窯、郊壇、龍泉大窯、瓦窯牆、溪口、越州低頭嶺,以及元代老虎洞前期的官哥窯,大部分帶有開紋片,紫口鐵足。

明宣德時期《鼎彝譜》……內窯所藏柴、汝、官、哥、鈞、定各窯器皿,款式典雅者寫圖進呈…計二十有九種……。明宣德時期認為歷史上六大名瓷的排列,把官窯排在第三。這個官窯器指的是那個官窯呢?筆者認為指的是“為世所珍”的南宋官窯,就是修內司官衙屬下的“內窯和郊壇窯”而不是指北宋汴京官窯,因為在黃河下麵那一個汴京官窯彌天謊言。因為北宋兩個汝、鈞官窯分別列第二和第五位。其中把元代哥窯列在第四位,毫無疑問“為世所珍”者排在第三。如果汴京官窯是汝州文廟、張公巷的話,汴京官窯從所謂傳世品就有很大的疑問,那麼這些所謂的北宋汴京官窯器,就是無理取鬧。

其餘的明清以後的民國和現代文獻,都來自《筆沖》、《雜錄》,只是理解中國文字定義出現謬誤罷了。

“襲故京遺制”,從修內司官窯的內窯(老虎洞)遺址發掘出土的殘器中我們發現:內窯,我們俗稱的修內司官窯的殘器證明,是襲故京遺制汝官窯,而不是所謂的汴京官窯。

汝官窯主要釉色是天青、天藍,古撲,秘寂,並含蓄;內窯仿汝窯釉色,青藍轉化為粉青藍“濃淡不一”。“色好者類汝窯”。但有的釉色豔麗。有的很相近汝窯天青色;浙江越窯系風格有古秘色粉青色和淡綠色等。

汝官窯釉光是玉的效果,不透明;修內司官窯內窯是玻璃釉和浙江越窯風格相同。

汝官窯釉是瑪瑙末為釉,釉中有瑪瑙折晶相寄付在釉面;修內司官窯的內窯不存在這種現象。

汝官窯的釉開紋片是釉一種弊病,時隱時現,是無色冰裂紋。有直線紋和魚鱗狀兩種。內窯釉開片也是釉的一種弊病,但是開裂明顯,眼可以清楚發現,也是一種無色冰裂紋,但有的天然著色,成為淡黃色。浙江系越窯風格人為有意開成著名的“紋路和紋片”,精美、精巧。根據藝術美的發展。有的開成梅花片,有的開成網狀紋。紋片開裂精美而品種多。並是多次上釉,多次燒結的。汝官窯口沿、棱角是薑黃色;修內司官窯內窯不存在這種形象,但口沿和棱角呈色淡而粉紅。而浙江越窯系風格,口沿棱角釉薄處色紫,有的是紫口、鐵足。呈浙江系越窯風格絕對特點。

汝官窯器足外撇,和女人裙子一樣,內窯圈足也外撇,汝官窯支燒呈“芝麻花”狀,分瓣;修內司官窯的內窯支釘有的大,有的小不規則。更沒有汝官窯的‘矽化’現象,也不分瓣。汝官窯釉色帶粉紅色;修內司官窯的內窯,口沿、棱角、粉紅色明顯,“濃淡不一”。 汝官窯釉面的所謂蟹爪紋是釉面有孤立的洞洞,修內司官窯的內窯釉面也有所謂的蟹爪紋是鬃眼現象。汝官窯釉內大氣泡如星,但都是孤立而稀少,因有寥如晨星之稱;而修內司官窯中內窯釉內氣泡大小不一、密集,普遍性存在。

汝官窯是蘸釉修內司官窯的內窯也是蘸釉,並且都有縮釉現象。浙江越窯系上釉多種,有的上釉達三次之多。 汝官窯胎是淡灰色,灰白色俗稱香灰胎,是取之當地瓷土修內司官窯的內窯胎色也是深灰色、灰色、淡灰色,是當地白色胎土和紫金土兩元配方。浙江越窯系風格的配方紫金土單元配方,多呈鐵灰色、深灰色,所以有浙江越窯風格的古秘色、淡綠色、灰青色、粉青的釉色。

鑲嵌金、銀、銅口沿

南宋修內司官窯的內窯純是“襲故京遺制”的產物。腐化、侈奢是其主要特點。

南宋時期瓷器鑲口沿工藝,完全承襲北宋官窯汝官窯的工藝,而不是承襲所謂的汴京官窯。

唐末、五代浙江省的越州窯生產了舉世聞名,名列當時首屈一指的秘色官窯器;從現代人審美眼光來看,中國宋代最美麗釉色瓷是汝官窯、修內司官窯生產粉青釉色。

修內司官窯歷史滄桑

鑒定修內司官窯不能夠完全依靠在窯址出土被打碎的廢棄品作為完全的標準。因為修內司是官衙,修內司官窯是一個廣闊的平臺。要結合「澄泥為範,極其精緻,釉色瑩澈,為世所珍」;結合「宋官窯器……修內司燒者色好類汝窯」來鑒定。參考杭州老虎洞古窯址出土的殘器、殘片的胎色、釉色、紋片開裂的形式,是修內司官窯其中一個組成部分,應當結合傳世品反復驗證。《南宋官窯瓷器》清楚的指明,修內司官窯建立之初品質不符標準,被打碎處理,後在有關大臣指導下,修內司官窯的製品皇帝才滿意。所以窯址出土的殘器、殘片是皇帝不滿意的產品。

修內司官窯是北宋官窯汝窯的繼續,而不是北宋汴京官窯的繼續。修內司官窯是以北方汝官窯的技術為主導力量,結合浙江人的技巧共同產物。汝官窯的生產技術源自越州窯(有汝窯出土越窯器為證),修內司官窯源於汝官窯,真是風水輪流轉,所以我們也可以說修內司官窯源於越州窯。

公元——四三年之前,南宋高宗是流亡政府,金兵渡過長江,追捕趙構,趙構隨時準備逃跑,所以在公元一一四三年之前南宋建立官窯生產宮中用瓷的可能性十分渺茫。在這個當時流亡政府和宮中用瓷大都是官中命地方官在越州,龍泉等地燒造宮中日常用瓷,像這樣宮中用瓷制度,即不是官窯,也不是貢瓷,我們暫時把這批生產瓷器基地稱做「命燒」。

金兵渡過長江,受到歷史名將李綱,韓世忠,宗澤,嶽飛奮力抵抗,大敗金兵,在一一四三年趙構和金國談判成功,達成協議,結束戰爭,南北分治,社會才略為穩定,南宋偏安局勢已成。為了穩定社會,人心,御用文人採取相應措施,開始造神運動,說趙構騎著「泥馬」夜渡長江,把趙構說成是「真龍天子」,有神仙相助,其實趙構是乘船逃跑的。其中重新開辦官窯,參考博古圖和三禮圖燒制祭祀用瓷和宮中用瓷。因為趙構是北宋腐敗環境中最大的,襲北宋官窯遺制以汝官窯風格燒造青瓷器。南宋社會初立,朝中官僚機構不完整,取用戰爭時期應急措施要修內司宮衙長官兼燒宮中用瓷的責任。

《筆衡》、《雜錄》:「……中興渡江,有邵成章提舉後苑,號邵局,襲故京遺制,置窯修內司,名日內窯。澄泥為範,極其精緻,釉色瑩澈為世所珍。後,郊壇別立新窯,比舊窯大不侔矣」。

這段文獻資料講的十分清楚,修內司是官衙,是機構,杭州老虎洞是「內窯」、明、清和以後文獻把「內窯」習慣上稱為修內司官窯,這是一個狹意稱呼。修內司官衙長官受聖命掌管宮中祭祀,日常用瓷責任取得很大權力平臺,用戰時手段強行改造現今稱老虎洞的民窯(元代稱哥哥洞,南宋時期不知叫甚麼洞)為官窯。「內窯」這兩個字可能大有學問,非常可能是修內司官衙掌燒青瓷器其中一個窯場。

修內司官衙長官在南宋初期社會動盪條件下掌管宮中、祭典用瓷的龐大用瓷責任,為了不使延誤宮中用瓷急迫,免於被聖上責備,保護自己官位非常可能也利用戰時手段強行改造郊壇民窯(當時「郊壇官窯」名稱並未確定)為宮中用瓷服務,所以內窯的名稱非常可能是區別「郊壇窯」和其他窯而命名的。

修內司官衙長官可能也是這樣做的,為了保護自己官途,生命,任何人任修內司官衙長官都會這樣做,尤其在決定在烏龜山建郊壇,地利,人力兩便條件,「大丈夫榻旁豈容小人酣睡」,收歸郊壇民窯為修內司官衙管轄是順理成章的事。      所以說:「內窯的名稱是區別其他窯場而命的」。

南宋官窯是在公元一一四三年以後建立的。修內司官衙長官趕制宮中,祭祀用瓷時間之急迫,數量之多,任務之繁重,禮器,祭器品樣之艱難,除了內窯和郊壇窯外也派駐駐技術人員在低頭嶺一帶趕制宮中用瓷又是必然的,所以修內司官窯的產品存在一個廣闊平臺上。內窯只是修內司官窯其中的一個窯場。

明初洪武(公元一三八九年)曹仲明《格古要論》:「宋官窯器,修內司燒者,土脈細潤,色青帶粉紅,濃淡不一,有蟹爪紋,紫口『鐵足』,色好者於汝窯相類……」。

內窯是甚麼原因結束的?

南宋時期皇城火災頻仍,史戰南宋甯宗嘉泰年(公元一二零一至一二零四年)臨安府城發生幾起嚴重的火災,尤其是嘉泰四年,火災極為慘重,連修內司官衙都被燒掉了。可想而知,宮中徹夜大火必然起動朝廷,皇上必然追究失火原因。中國人有莫須有罪名;修內司官衙長官和有開官府必然向皇帝奏明失火原因,用甚麼理由推委失火的責任,免被追究殺頭罷官之罪呢?用的莫須有理由,可能又是紹興師爺的傑作,把失火的原因說成窯場飛來火星引起的,因而可能是皇帝命令結束內窯燒造宮中用瓷重要原因。把內窯技術工人集中在郊壇一起管理,一起製作,從此以後郊壇窯完全是浙江系風格,取代汝窯系風格而獨樹一幟官窯品格瓷器。郊壇官窯的命名才正式成立。

這時的郊壇官窯可能不屬於修內司官衙的節制,正式成立獨立官窯體制,才是南宋真正的「官窯」。趙彥傳南宋人《雲麓夢抄》:「今處之龍泉粉青,越乃艾色。……近臨安亦自燒之,殊勝二處」成書於一二零六年的《雲麓夢抄》正好和內窯結束時間相吻合。

修內司官窯的歷史滄桑

五十年代以後中國專家把柴、汝、官、哥、鈞、定中的官,定為北宋「官窯」,他們迷茫了,因而他們不知道何謂修內司官窯。從五十年代起,到一九九七年中國專家根本不知道何謂修內司官窯傳世品及標準。中國專家對臺灣保存清宮舊藏抱有懷疑態度,採取不合作、不研究態度(也難怪)。六十年代以後浙江省著名學者沙孟海先生、朱伯謙先生、姚桂芬女士等主張歷史上不存在修內司官窯:一九九七年以後發掘了修內司官窯,部分浙江系學者以窯址出土的殘片為標準,否定修內司官窯傳世品,又一個典型例子。

凡是官窯出土殘器是不合格的垃圾,用垃圾做為修內司官窯器的鑒定標準差之毫釐,謬之千里。但是這些垃圾殘片,對於考古工作有進步作用,對於鑒定何為修內司官窯造型、釉色、紋片開裂形式、燒造工藝、底足修理等有一定標準作用。

學術研究,不同學術觀點的爭論是推動學術研究向縱深發展的動力。

因為浙江系學者否定修內司官窯的存在,因而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爭論。《宋代官窯瓷器》的發表,雖然不盡人意,但她解放了人們的思路,對解決傳世哥窯瓷問題,起了啟迪作用,傳世哥窯有宋代修內司官窯、郊壇官窯、元代官窯(舊哥哥窯)和元代哥窯等混合體組成的。解決這個分類問題是困難的,有待中國科學家的元素分類研究。

在中國古陶瓷研究歷史上曾出現很多謬誤,部分把同一窯出產的不同種類,不同品格瓷器定為不同窯系,把不同歷史年代、不同窯口、相同風格的瓷器,系統權威的定在同一個窯產品,為以後撥亂反正增加重重困難。只有利用現代高科技的元素分類研究,才能糾正這謬誤。

在《「官」、「哥」簡論》一文中,提到杭州銅鐵廠宋墓出土的一件青藍瓷殘碗、敝口、口沿五處凹進,凹口下腹壁有凸棱,形似一朵盛開的荷花,內壁刻花草,胎色灰白,通體施青釉,外底有三枚支釘痕。同時出土的有紹興十九年鑄的「建甯軍節度使」銅印一方,是南宋初期的瓷器。文章的作者認為「可能為南宋官窯的早期產品,不知是否可能為修內司所燒,可以作為南宋官窯作品相互關係的一件難得的標本」。《湖南考古輯刊》第三集。《簡論》是完全正確的。

我們再來看看《未伯謙論文集》是如何評論抗州鋼鐵廠宋墓出土青瓷殘碗:「該器胎質不甚細膩,有氣孔與分層現象,釉呈青藍色,開條狀紋片,外底的支釘痕作三角形,可以確定是高麗青瓷而不是官窯產品」。我們認為朱先生列舉的青瓷碗的特點,正是修內司官窯器的特點,而不是高麗青瓷的特點。

窯址出土的殘器和殘片是不符合當時宮中用瓷的標準,所以才被「處理」,以不合格的殘器做為鑒定標準是值得商權的。

修內司官窯的紋片和著色

不論是承認或是否定北宋汴京官窯的專家學者都認為修內司官窯是承襲汝官窯的遺制,從事南宋時期官窯生產瓷器,這點大家都毫無爭議。修內司官窯的科學發掘已經證實這個歷來爭論歷史事實,而不是襲北宋「汴京官窯」遺制的歷史證據。南宋修內司官窯有兩種風格,一是汝窯風格,也就是「北方人」風格;一是越州窯風格,「南方人」風格。北方人率直古拙典雅,不以紋片為裝飾內容,以造型釉色承襲汝官窯風格:南方人乘巧以釉色(青綠),花形、多角、多棱,開紋片為裝飾內容並有紫口鐵足的越州窯風格。

據筆者所知浙江學系的學者都認為修內司官窯紋片不著色,這是值得商權的學術觀點。修內司官窯器部分本身就自然著有黃色,有人說那是因為常年埋在土裡被染成黃色,這種說法是不可接受的,為甚麼在同一窯場,同一地層出土的殘器、殘片就沒有被著黃色呢?顯然這是不能說服人的理由。從傳世的證物來看,傳世品就有黃色的紋線。

修內司官窯的紋片有黑色紋,也就是俗稱墨紋,「墨紋」兩字有天工之妙。舊房雅具被自然著色。因為書房用具水丞、水注、水洗等長期和墨汁接觸,而被自然著色,這點不能不承認古人文獻的黑紋,有神妙之功。所以傳世品的著不著色與用途也息息相關。

修內司官窯中還有一種開片自然著色,是紋片形成白色粉線,(不是白色冰裂紋),這種白色粉線開片紋同時存在郊壇官司窯。這種白色的粉線開片紋如果用水一樣,白色粉紋立即變色為褐紅色,水乾涸以後又恢復為粉線開片,這種粉線開片著色現象十分奇妙,興傳世品開褐紅紋片器皿息息相關。

(一二七九年)蒙古人滅亡了南宋,宮中珍寶文物又一閽人搶掠一空。蒙古人行兵打仗每人是兩匹馬到成功,一方面是減少馬匹長途奔襲的馬力,另一方面是馱戰利品。所以金兵消滅北宋,蒙古人消滅南宋,掠劫的宮中珍寶流到水的一方。

把汝官瓷、鈞官瓷、南宋官窯瓷說成只是宮中有,而民間因為官窯「臣庶不得使用」為學術理由,否定珍寶瓷器在民間存在是不正確的說法,應當多學學歷史,多用社會學解釋文物學,是十分必要的。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前,具有文物知識的人大部分在宮中(包括新中國),社會中也存在有文物知識的古董商人和收藏家。這些有文物知識的宮中官僚,為討好皇帝,在民間發現的珍寶瓷器進奉宮中;博物館制度形成以後,博物館工作人員靠文物知識在社會徵集,古墓發掘,海闊扣留等,充事館、院收藏,這是宮中珍寶瓷器的由來。八十年代發後社會有文物知識的人增多了,打破文物知識的神秘性,和文物知識被少數權威人物壟斷,民間出現大批私人博物館和具有高超文物知識的研究者,在社會中收集私人珍寶文物和區分現代高仿品的研究,可以說當今社會中具有文物知識的人水準並不比館院所謂的專家差,館院的專家高高在上只對館院的文物有深刻的研究,而社會中文物研究者不但掌握館院傳世品的研究,也對社會私自出土流落在社會珍寶瓷器有相當的研究,所以社會有文物知識的人和館院派的專家存在不同看法和爭論的原因就在這裡。

根據香港文匯報一九九二年報告,改革開放以後中國文物走私出口,大約能建五個故宮博物院,如果這種說法不是無的放矢,流失國外名瓷窯品都比國內多;美國《時代週刊》報告,中國古藝術品每年以十億美元價值和速度外流。美國 人的說法是公道地、公正的。說成民間不存在官窯珍寶的學者在那裡掩耳盜鈴。文物的收集取決於社會具有文物知識的人在社會何處存在,而不是非在宮中、館、院。先有伯樂才有千里馬,筆者信之不謬矣!

研究、鑒定、收集汝官窯珍寶,因為歷史上約定俗成的慣性,因而汝官窯中的天青、天藍、有支釘燒造,和帶有瑪瑙末為釉的汝器,仍然被排擠為珍寶之例。尤其是寶豐窯址出土和前幾年窯藏出土汝窯器,是汝窯的下級品,可能是南品瓷部分,它的資格是「供禦檢退方可出賣」的品級都不夠格。

修內司官窯的研究也同樣,以窯址出土殘器做為鑒定修內司官窯器的標準,差之毫釐,謬之千里。「澄泥為範,極其精緻,釉色瑩澈,為世所珍」;「色青帶粉紅,色好者類汝窯」結合修內司官窯出土殘器的造型、紋片開裂特點,燒造工藝等去研究、收藏。汝窯釉色能發出淡紅色釉色根本不同之處。更為重要的是任何人不論是收藏何窯珍寶瓷器,一定注意來源,這是歷史古董行和現今文物界十分重視的基本因素;鑒定理論要反復論證是否正確;利用高科技基因排列研究,也就是常量、微量元素研究,證明鑒定理論的正確性,來源可靠性,也就是珍寶瓷器真實性;否之將被高科技檢驗所淘汰。這種研究方法又是「對立、又是矛盾、又是統一」的,才是真正古陶瓷研究、鑒定、收藏之道。

xiuneisi photo

南宋郊壇官窯出戟尊,公元1127 ~ 1279,口徑 10.4 cm,高 13.7 cm

郊壇官窯是南宋第二個官窯,產品品質大不如修內司官窯(內窯)精美,北方人的風格幾乎沉寂,趨向古越州窯風格,最主要的特點是開紋片,紫口鐵足,釉色青綠,以紋片為飾。中國歷史上每個朝代制瓷業共同特點,國家興旺時制瓷精美,家國腐敗貪汙時瓷器逐步退化,家國越是貪汙腐敗,造假越是猖獗,隨著南宋末宮中人口增加,官僚貪汙腐敗,官窯產品不夠應用,因而在龍泉窯牆、大窯、溪口等地也燒造宮中用瓷品類。

xiuneisi photo

郊壇官窯出戟尊底足

南宋郊壇官窯形成白色粉線的紋線,在南宋修內司官窯也普遍存在,元代部分也有這種白色粉紋線相當神氣,用水一抹就顯出紫紅色,水乾涸後變回白色粉線,底足平切,相當規整,這種處理底足的方法在修內司官窯中也普遍存在。底足釉色和器物內、外釉色不一致,也和郊壇官窯是一致的。

xiuneisi photo

南宋郊壇官窯貫耳瓶,公元 1127 ~ 1279,高 15.2 cm

xiuneisi photo

南宋郊壇官窯貫耳瓶,底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