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窯三犧尊天下第一寶

ruware photo

北宋汝官窯銀扣三犧尊,公元 960 ~ 1127,高20.8 cm

ruware photo

三犧尊底部是六個支釘燒造

根據中國陶瓷專家宋伯胤先生的統計,留傳於世的汝窯傳世品共六十五件,其中大部分是入窯低級品,不足為奇(後來在窯址出土二十多件是汝窯的次品)。

傳世的六十五件汝窯瓷,解放前被國民政府運抵臺灣故宮博物院二十三件,英國大衛特基金會藏有七件,日本大阪東洋陶瓷美術館一件,美國聖路易士美術館一件,美國費城美術館一件;新中國成立以後,北京故宮博物院收集藏入十七件,上海博物館收藏了八件,天津博物館一件。另外四件在美國、日本、香港私人手裡,還有二件收藏者不明。據傳世品統計,汝窯傳世最少,所以更為名貴,中國繪畫藝術大師李苦禪先生曾有感而發,揮筆寄情:“天下博物館,無汝(瓷)者難稱盡善盡美”。因為缺少“鎮館之寶”,因而體現汝瓷重要性。

中國古文物、古藝術界在當今國際社會中走上三條邪路;或一個必須解決問題:

一、
官、私大量發掘古墓、盜墓,大量文物和文物珍寶流入社會,造成有文物、藝術知識的人在社會中發掘和保護了部分珍寶文物,其中還有部分流出了國外。
二、
二、 中國古文物、古藝術品,因為古董商的拍賣“功能”,在世界上屢屢創出驚人的高超價值,所以有古墓的地方盜掘古墓,沒有古墓的地方製造贗品圖利,所以近年假古董充斥市面,魚目混珠,真假難辯。
三、
三、 中國古文物,古藝術本來是門高深學問,但是這門高尚的學問,被居心叵測的少數所謂專家利用和操縱真假古董手段。

汝窯瓷(和一些名貴瓷器)必須解決鑒定問題!

古陶瓷的鑒定問題,現在已經發展為國際性問題,解決這個國際性問題,不管是歷史上和現在都是中國人的責任。當前國內、國際鑒定家肯定和否定兩派的意見形成一個社會問題。尋求解決文物鑒定的社會問題,為高科技介入文物鑒定產生了動力。不管是走私和外流的文物,當中肯定有汝窯瓷。這些汝窯瓷都不被人承認,珍寶變成街頭乞兒,所以解決鑒定問題刻不容緩,這是中國文物當局要認真解決的問題。

汝窯是中國瓷業歷史天下第一窯(汝窯為魁)。汝瓷三犧尊傳世品只有臺灣故宮博物院唯一的一件,彌足珍貴,過去認為是汝窯第一瓷。很可惜這個唯一的三犧尊是青綠色,釉色不正(近年有人否定她是汝窯瓷,但理由十分勉強);汝瓷純正釉色是天青色,最好是天藍色。香港私人收藏的汝瓷天青色。三犧尊設計之奇特精巧絕淪,匪夷所思,中國人在宋代已經精通幾何學,巧奪天工。當時的幾何學何等精妙,汝窯三犧尊在當今世界瓷器被譽為“天下第一窯,世界第一寶”。北宋末期的皇帝徽宗是位亡國之君,但是他是藝術造詣最高的皇帝。因為社會由藝術家皇帝的推動(上行下效)的因果關係,整個宋代瓷業名窯之多,中國制瓷歷史上十分罕見,特別是汝官窯是專門為皇帝徽宗而設,專為皇帝御用瓷。

如何鑒別汝窯瓷真偽?鑒別容易;因為汝窯瓷瑪瑙末為釉,研究難。因為沒有上手的機會;據中國專家統計保存在世界各地博物館,以及香港兩位不知名私人收藏家手中的汝窯珍寶共六十五件,談何容易能到你手中供你研究!

五代後周皇帝柴世宗追求理想的釉色:“雨過天晴雲破處,者般顏色做將來”。由古柴窯和古汝州窯徽宗時代青涼寺汝官窯陶工經過反復測試,釉的瑪瑙配方,試製成功。所以在不同燒造階段,汝窯瓷才出現文獻中所說有“八種顏色之多”。而最成功的顏色為天青色,最好的為天藍色。現今的鑒賞家多以天青或天藍為標準色,汝瓷鑒定之苛刻,非一般瓷之可比較,其他顏色都不特別名貴。釉厚而不流動如“堆脂”,釉瑩潤柔和,如蔚藍天空。古人所說滋潤二字,如果你沒上過手,很難理解滋潤二字的標準。因釉中有瑪瑙的青白色結晶斑,它的功能能把外來的光線折射出去,所以汝瓷釉“滋潤”如同美玉,寶光四溢。又有很奇異的現象出現;這種瑪瑙末釉,在不同時間,不同光線下發生變化,在略暗淡光線下出現清澄湖水般的水綠色;釉裡面開裂白色細細紋片,時隱時現,極少數品類汝瓷紋片突露於外。

元末明初曹仲明的《格古要論》:“有蟹爪紋真,無紋者尤好……釉色滋潤”。《博物要覽》:釉中粽眼隱如蟹爪……。中國古陶瓷專家大都生長於內地,只有生長海邊的人才知道“蟹”是立行而不是爬行,所以汝瓷釉面有孤立“小洞洞”隱若蟹爪,(用古文獻解釋古文獻,是陶瓷研究最好方法,用現代語言解釋古文獻是不真實的)。

汝窯三犧尊和奉華尊因為在清末和民國以及現在的仿者從未上手,仿者只仿外形,而不知器內涵義。宋代官窯大量生產特殊造型器物,都是宮中制樣生產的宮中用品,所以大多利用楷模製成的,這個秘密首先由清末民初鑒賞家《飲流齋》發現的,他說“官窯重楷模,精華四海萃”。汝瓷中不管是出戟尊(奉華尊),和三犧尊都是楷模製成的,充分體現在北宋的當時脫模技術何等精巧,這種脫模技術在今天已經失傳。器外的裝飾都是模印的。而仿品人工灌漿製成。如何鑒別楷模製作灌漿工藝呢?這主要看器內和器外造型是否相呼應,器外紋飾是否絲亳不差。特別注意四方、六角、八邊、菱形、各類花型、以及多邊、多角、多棱的器物內外的呼應。

汝瓷鑲口沿工藝

汝窯天藍色三犧尊鑲銀口沿,鑲工精絕,銀邊和器口密貼,顯得十分高貴,超群脫俗。

從外觀來看,鑲有金邊、銀邊,銅邊的汝窯器更是皇帝的專用珍寶品類(目前已經發現汝窯器鑲金邊器物)。宋代瓷器的鑲口沿工藝是從唐代末期、五代越州窯留傳來的,整個宋代名窯越、定、汝、官、哥、鈞、耀、龍泉、饒州、建窯都存在鑲金、銀、銅口沿器物。元、明、清官窯從未生產單色釉有鑲口沿工藝。清末、民國仿定瓷有鑲口沿工藝,但只限於紅銅造舊。現代仿定瓷也出現銅鑲邊工藝,但都是紅銅,呈假金色,不含銀,工藝粗糙,是現代工藝特點。用高科技檢驗,真假立判。而宋代以前鑲口沿的銅原料是紫銅,生天然鏽色。鑲鎏金邊中有銀成份,是古代工藝特點。如宋代鬥茶用的鑲金、銀、銅口沿的建窯,這是宋代瓷器絕對特點。

ruware photo

ruware photo

北宋汝窯長頸撇口瓶,公元 1127 ~ 1279,高 18.2 cm

ruware photo

北宋汝窯撇口瓶底足

筆者為什麼有時把她定為修內司官窯呢?主要是底足支燒的支釘痕是兩次支燒的。根據兩次支燒釘痕是多次上釉、多次燒制所以定為南宋製品,其實這樣的魚鱗片和造型也存在汝窯,但惟一理由是沒有瑪瑙末為釉。凡是南宋的東西,很大部分釉面有塵點,可能是燒兩次以上吧。最後由專家鑒定為汝窯。

ruware photo

北宋汝窯蒜頭瓶雪花片,公元 1127 ~ 1279,高16.4cm

ruware photo

北宋汝窯蒜頭瓶底足及無色魚鱗片

支釘燒造大家看得多了,但是支釘支在圈足上,底足內牆帶墊燒澀圈,開魚鱗片只是汝窯中有些例子2002年參加上海國際會議時有的學者把她稱汝官窯,但我心中傾向是修內司官窯。她的多層次冰裂紋片好像是曾燒兩次。這樣釉色也存在汝窯。最難鑒定是南宋官窯,因為她有汝窯風格,又有她本身的時代特點,元代哥窯有南宋修內司官窯的特點,又有她自己的特點,她們都是相互混淆的,在鑒定工作中出現不同的看法是正常的。從目前發掘的資料唯汝窯支釘痕支在圈足上。

ruware photo

北宋汝窯花口水洗,公元1127 ~ 1297,口徑 15.3 cm,高 4.6 cm

杭州修內司官窯本身就是兩種風格,一是北方人風格,率直造型典雅古拙,釉色粉藍(青藍),一是南方人風格,乖巧、典雅多花口花式,多棱多角。修內司官窯總的風格是北方汝窯風格,但汝窯的風格又是來自古越州窯,真是風水輪流轉。隨著歲月逐增,北方人被南方人同化,晚期的修內司官窯和郊壇官窯,已經全部越州化,釉色青綠,以紋片為飾。這可能是水土及北方技術衰落的緣故。

多層次開片是多次上釉,與多次燒造有關係,這樣美麗的開片,只有南方人才能做出來,修內司官窯的口沿棱角是粉紅色,而汝窯的釉面是粉紅色的。根據支釘痕判斷是古汝州窯的豆青釉。

ruware photo

ruware photo

南宋修內司官和古窯址種出土的瓷片又一樣。瓷片來源相當可靠。但和孫新民、郭木森的著作《汝窯瓷》彩色圖案中的照片又相同,鑒定瓷片的真偽比登天還難。

ruware photo

北宋汝窯魚耳香爐

我為此特去杭州請教南宋官窯系的專家,他們對此也毫無認識,只是知道龍泉仿製成功這種開片紋。二零零五年冬,福建佛之先生來電相告,臺灣易善龍先生深藏的《壽成殿皇后閣》銘文碗,釉是粉青色,紋片相同,(我看過相片)易善龍先生經過仔細的研究,並且得到河南朱文立、朱雲先生確認,還有出土瓷片為證,因而被定“汝州窯”。這可以說“鐵證如山”了吧。二零零六年的春節,河南三位專家香港遊,筆者求專家幫掌掌眼,三位專家異口同聲定為“汝州寶”。但是從心裡上、技術上和感情上始終不能接受,因為我從來都未見到有如此美麗的釉色和紋兒。

ruware photo

對於易善龍先生保藏的《壽成殿皇后閣》定為汝窯,筆者並不感到驚奇。使我不理解的是易先生說了些外行話,他說有“皇帝汝”,請問有沒有“皇后汝”,“蔡京汝”,水仙盆是喂貓用的又是皇貓汝了吧。

這樣的魚耳香爐較著名的共三件,如果這件魚耳香爐是北宋汝州窯產品,北京故宮的金絲鐵線魚耳香爐就大有研究的餘地,因為美國克利夫蘭藝術館開的本色紋被定為官窯,那麼北京故宮博物院金絲鐵線被定為宋代名正言順,因而證明傳世哥窯中有南宋官窯器。

論證汝窯瓷的等級,古人早有標準,“粉青為尚,天青最好,天藍不易見”,古人把天藍列做柴窯,所以才有不易見到。古人在論紋、片時也有標準,“冰裂鱔血為上,梅花片次之,細碎紋紋之下也。過去始終認為紋片是浙江的特產,從不見文獻報導汝州窯紋、片,原來北宋的汝州窯天下第一,冰裂紋也是天下第一,信之不謬矣!

ruware photo

口沿棱角薑黃色,釉面是粉紅色,之定、支釘是白色的,有縮釉點,氣泡周邊是雲霧狀,用30倍放大鏡觀摩有瑪瑙亮晶點。

ruware photo

ruware photo

西安大學教授馬廣彥先生保藏的汝州窯殘片

ruware photo

豆青釉,這叫著“供盤”,不叫洗,沒有水怎麼洗,祖先繡像前擺點心用的。

ruware photo

大氣泡如星,葉喆民教授“寥若晨星”永遠被記錄在歷史長河中。

ruware photo

這樣造型古汝州窯有,清涼寺汝官窯有,南宋修內司官窯有,它的直徑大小分好多級別。

ruware photo

粉青色,略厚重,這種造型定瓷,古汝州,清涼寺汝官窯和南宋官窯都有,最好的是清涼寺汝官窯。

ruware photo

古人說“粉青為尚,天青最好,天藍不易見”,信之不謬。過去總認為浙江是開藝術紋片的鼻祖,原來還是北方古汝州窯開的最好。南宋還是望塵莫及。

ruware phot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