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窯水仙盆

ruware photo

北宋汝官窯水仙盆,公元960 ~ 1127,高7.8 cm,橫口徑17.4 cm

專家們論述汝官窯珍寶在於瑪瑙末為釉,可誰又真正瞭解瑪瑙末為釉之美呢?柴世宗追求理想釉色是「雨過天晴雲破處,者般釉色做將來」,由古汝州柴窯完成了。清涼寺汝官窯釉中的瑪瑙末現象和雨過天晴中飄浮雲朵十分相同,近人所說像雲母片似的寄付在釉中,美哉汝官窯。瑪瑙末為釉另一個特點是,用30倍放大鏡可見瑪瑙石英亮晶點。

ruware photo

汝窯水仙盤內部局部放大,上口沿有大拇指推動厚釉痕跡。

每個攝影師必須留意,當碰到真正汝窯瓷需要拍照時,一定要一次次不厭其煩影完;因為真正汝窯在不同時間、不同光線下釉色產生了變化,由天青轉濃淡不同的天藍和湖水綠藍色。攝影師的燈光變化了,釉面顏色效果也隨之產生了不同變化。

器內顏色比器外顏色更美麗,不知是何原因,估計可能是光源干涉造成的。把器表看成陽面,器內看成所謂陰面,器內的釉光互相干涉緣故吧,這種釉面形成感光反射膜才能使釉色出現變化,釉面形成淡淡粉紅色。

神品汝窯當之無愧。

ruware photo

北宋汝官窯水仙盆(貓食盆)

底部局部放大,這三張像片清楚反映了在不同光線下的顏色效果。

汝窯瓷是蘸釉,蘸釉就是用手指控制,然後放入釉缸浸釉。一般人抓拿物件通常大多是右手。這樣器物底部和口沿留下對稱和適當角度人的手指痕跡,口沿釉厚如堆脂,大拇指推動厚釉留下指痕和釉的流淌痕。

汝窯瓷底有「芝麻花細小掙針」。是指支釘痕象芝麻花分瓣,而不是通常說法和芝麻一樣大小,到1,100℃釉面就形成雲母片一樣結晶斑,寄付在釉面;溫度升高到1.150℃時間開始逐步消失瑪瑙所產生的表像,到1,200℃汝窯的釉面由「玉光」現象逐步形成「乳光」現象。

汝窯橢圓水仙盆,是汝窯留世傳世品中種類最多的樣品,臺灣故宮博物院就在四件之多。還有一件保藏在日本出光美術館;在香港的收藏家手中的汝窯水仙盆特點非常顯明,可以說是論證汝窯器的標準特點的首例;還有一件橢圓水仙盆被現代監賞家定為“北宋古汝州窯”。

這些橢園水仙盆最大的特點是四足,支燒,底有六個支釘痕,六個支釘痕還有汝窯三犧尊,其他汝瓷的傳世品都是支燒,底有三、四個支釘痕和五個支釘痕,這是傳世的汝瓷水仙盆和其他傳世的汝瓷最大不同之處。(要注意從目前掌握的資料來看,汝窯三犧尊也是六個支釘痕,也可能還有其他品種是六個支釘痕也不定) 通過汝窯的發掘報告,因而我們知道汝官窯也有墊燒,這部分墊燒的汝瓷珍品,在一九八六年汝官窯沒被發掘以前的漫漫歷史長河中,被鑒定家所否定,因而不被人們重視,在社會中自然消失。這是我們瓷國的後人最大的損失。

根據中國古文獻的記載,汝窯瓷“底有芝麻花,細小掙釘”。後世的人們就把汝窯瓷支燒的部分收藏起來,所以世界各地博物院和藝術館,以及私人收藏家的汝窯瓷收藏品都是支燒的。而無一例外。

汝窯橢圓水仙盆的名字是現代瓷學家命的名,夠文雅夠斯文;它的名字和用途在清代雍正時舊名為“貓食盆”,是皇宮中喂貓的用具,這種橢圓貓食盆為什麼是汝窯瓷同類品留世最多、相同的一種呢?可能是皇上娘娘、公主、皇妹和太子太多之故吧。

民國時接受清宮《點查報告》把橢圓水仙盆定名《橢圓冬青瓷洗》。

汝瓷釉色的粉紅色是如何形成的呢?中國汝瓷專家說:“汝瓷的胎土中含有微量的銅”,根據中國文獻的記載,和現代考古證明汝州青嶺鎮,即當今寶豐縣大營鎮清涼寺村,距鎮五里地帶,盛產各色瑪瑙。其中也有紅色的瑪瑙,故而汝瓷中形成粉紅色、綠色瑪瑙能形成水綠色、白色瑪瑙能形成月白色。

明、清專家記載汝窯釉帶粉紅色這是普遍的共識。陳萬里先生提出了汝瓷起弦紋的部分,隱露醬紅色胎骨。

八十年代以後,中國古陶瓷鄧城寶先生提出了汝瓷的釉面,迎日光斜視其表略閃微紅。

臺灣故宮博物院《故宮瓷器選萃》內,亦說明汝器之釉,尚隱含有碧色及粉紅色。

西方古陶瓷專家也說汝瓷的釉色青中帶藍,而多數在釉面閃出一種淡紫色的光彩。

根據以上轉述中,根據古今中外汝瓷專家的理論,幾乎是汝瓷釉面呈現有粉紅色,達到共識。同時筆者也認為這些專家真正的親自上手研究過汝窯瓷。

汝窯瓷的釉質,在中國古代的青瓷中,是世界公認品質最優良,製造最精純,是中國古時歷代青瓷之典範。相對比較汝瓷收藏品而言,其釉色更為幽秘和玉樣效果;開片釉如晶瑩的冰裂紋。有的汝窯瓷釉面有諸多(也有少的)細微的針孔和凹穴,這可能是古文獻《格古要論》公元一三八九年提到的蟹爪紋。英國人斐西瓦樂爵士英譯公元一四五九年版本的《格古要論》,文中關於汝窯的一段寫到:“出北地,宋時燒者淡青色。有蟹爪紋者真,無紋者為尤好,土脈滋潤,薄,亦甚難得”。蟹爪紋一詞頗為含糊,許多作者視其為釉的開片,開片看來似乎是汝窯的一種釉子病態裝飾特點。因大部分汝瓷均有此特徵,但既如此,《格古要論》的作者又為何對無紋的汝瓷大加讚賞呢?看來似乎不會毫無意義的,《陶說》的作者朱琰對蟹爪紋的解釋:“辨蟹爪紋,如端溪石子辨鷓鴣眼,眼本石病,得此可驗真水坑,故曰無紋者好。而英國學者RL•Hobson的解釋似更為合理:“那些品質稍為遜色的汝瓷的釉面佈滿了許多針孔,看上去好似結實的沙灘被蟹爪爬過後留下的小孔。這是釉泡破後形成的,而上品汝瓷釉面上的小孔完全消失。大衛特基金會中收藏的汝窯釉面上的針孔都是由這種釉泡破裂所致”。解釋古文獻不能隨心所欲,根據古人涵意來解釋,不是從餐桌上看蟹爪紋的形狀。餐桌上的蟹爪紋有十個不知以那個為標準,而是看蟹爪走過的路留下的痕跡。如果你是海邊人,你才能知道蟹走路是立起走的,留下洞穴。

什麼叫著“底有芝麻花細小掙釘”?古今學者只看到“芝麻”而未見到芝麻花,芝麻花分瓣,汝瓷支燒的支燒痕有如芝麻花,而不是支釘痕和芝麻一樣的大小,因為有的支釘大於芝麻,有的小如芝麻,而無所適從。

橢圓粉青水仙盆滿釉支燒,底有六個細小支釘痕,釘端破陷,呈現灰白色結晶樣。現代學者稱這種灰白色結晶現象為矽化。

中國的陶瓷大師宋伯胤先生指出“汝瓷開細線紋線,忽隱忽現,走向極不規則,唯近口沿處開裂度較深。這個說法是正確的。據發掘者指出,汝官瓷的開片有兩種:“一種是冰裂直紋開片,一種是魚鱗狀的開片”。魚鱗狀開片在現代也可仿製。汝瓷的銘文,在現今的傳世品中只發現有奉華、蔡。汝窯“釉厚如堆脂”,這說明汝瓷釉相當粘,釉子幾乎不流動。尤其是口沿和瓷器平面部分聚釉成堆而不流。汝窯瓷絕對是蘸釉,因而留下窯工蘸釉的手指痕,及釉汁流淌痕。

汝官窯的胎釉經科學家分析、鑒定,認為胎是一種高鋁低矽質,而天青釉的燒成,不僅取決於釉中的鐵和磷的含量,和微元素的作用,還取決於在一零五零至一二零零度溫度下燒成。先燒氧化燃,後燒還原燃,並經過保溫慢冷過程。文獻中記載,瑪瑙末為釉,釉中瑪瑙經過整個燒成過程,產生科學變化,有瑪瑙的折晶相寄付在釉面,產生特殊變幻不定特殊色澤,寄付在釉面的折晶相,好像淡淡的浮雲,漂浮在雨過天晴藍色的天空中,呈現美麗而奇特的景象,用30倍放大鏡觀察釉中出現亮晶星點。 汝窯瓷口沿、棱角,燒成不同薑黃色,這點希望在鑒定過程要留意。

現代學者論汝窯瓷提出鮮為人知的重要特點。在不同時間,不同光線下;日光、燈光等照射下呈現不同柔和藍中帶綠的湖水般釉色,真正體現了雨過天晴之美,和不同光線下;水仙盆本身釉面呈現的濃淺不一的粉紅色。

觀察汝窯瓷的釉面,最好是清晨九、十點鐘,迎日光斜視器表的光影裡,出現神秘的釉色,翠一樣的綠色,和紅寶石一樣紅的光暈,也就是紅、綠瑪瑙一樣鮮豔的色暈。汝瓷這種神秘的釉色,是以瑪瑙為釉的緣故。

汝瓷神秘的釉色,一般認為以天青為貴,天藍色尤為可貴。而最為可貴是“雨過天晴色”。因為在汝瓷的釉面有瑪瑙的結晶相,寄付在好似柔和的天青色空中的雲朵,這才能真正能體現“雨過天晴”的定義。

汝窯的造型工藝

北宋末期徽宗成立兩個官窯,一是汝官窯,一是鈞官窯,同時派駐兩個監窯造青窯器機構,“東西二務”(明清文人把東西二務理解為東西二窯是荒謬的)。“東西二務”派駐汝官窯和鈞官窯以地理位置而存在的。無論汝官窯或是鈞官窯器物的造型都是宮中畫院的畫家制樣命官窯照樣燒造,所以在徽宗仿古意識帶動下,汝官窯和鈞官窯器皿造型仿古、典雅古拙,而現代仿汝、鈞官窯仿古器,總是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不能達到形神俱備的程度,這主要是文化藝術修養的緣故,現代仿製汝窯器的工人欺世圖利,不能和宋末宮院畫家文化藝術表達的‘美’相提並論。

我們發現汝官窯的瓶類造型十分突出,品樣多種,多是前代所沒有,後代不見仿製的種類,什麼原因造成的呢?就是宮中制樣燒造。

發掘者指出:“現在汝窯傳世品的器形,在發掘品中都可以找到;但發掘品中有的器形在傳世品中尚未見到”。可惜發掘者沒有明確指出那些器形傳世品未曾見到。有待以後發掘報告的發表,睹其風彩。

汝窯器的開片據發掘者指出,“共有兩種,一種魚鱗形,另一種是直線開片”。魚鱗形開片,紋線呈水波狀,這是汝窯獨特的開片紋,其無論是當代和明清民國仿品都不能仿製魚鱗形開片。

汝窯的釉色

汝窯的釉色,文獻中曾有“天青為貴,粉青為尚,天藍彌足珍貴的記載”。而根據現在新出土的實物標本顯示,除上述釉色之外,更有月白、豆青、卵白、蔥青以及綠松石色,從現在瓷片標本觀察,釉色的形成,除了釉料配方略微差異,而在燒成時的窯位及其還原氣氛的不同,都對每件汝瓷釉色的形成有著直接的關係。汝瓷的綠松石色釉均具有純淨、雅素的藝術風采,釉色之美,“六宮粉黛無顏色”是汝窯瓷拔萃者。汝瓷的豆青釉,更具有海水般淺碧綠色彩之美。同樣受到北宋皇室青睞,並被宮中御用品所採用。過去把豆綠釉或豆青釉的瓷器,統統劃歸到民窯一即臨汝窯口,看來並不確切,這從汝窯考古的發現可以得到證實。

汝瓷的胎體顏色。已往都視為汝官窯瓷胎為香灰色,民窯瓷胎為灰褐色。根據考古發掘新出土的實物標本,汝官窯瓷除香灰色外,也有少量的灰白胎。

汝窯的仿製

特別是河南省禹州、寶豐、臨汝三地區的仿品,數量之多,品種之巨,品質之高,都是前所未有,尤其幾種如三犧尊、奉華尊、細頸翻口瓶等,在這個世界何止成千上萬,尤其是國外華人、香港臺灣等收藏家每人收藏之假達驚人程度。

要特別注意仿造三犧尊、奉華尊等仿古造型的現代注漿工藝,而外罩天青釉的仿品的釉色不是真品“玉”一樣滋潤,手感潤滑。

現代河南省十年前至今的仿品,這樣的仿品在這個世界成仟上萬,大都是海外的華人、香港、臺灣、珠江三角洲的收藏家所收藏。仿者出售價三、五百~三、五千元人民幣,是個龐大的收入。這些仿製品和真品相比,總是格格不入。

香港是中國文物最大的集散地,從古至今的中國人,香港人、澳門人、臺灣人以及海外華人從來都未如此富裕,提高我們監賞能力,在香港堵截中國古文物流失於國外是我們責任和義務,阻截下來的文物這起碼掌握在中國人手裡,鑒定,當今急需解決,最刻不容緩就是鑒定問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