鷓鴣斑中吸春露--建琖

jiangware photo

北宋建琖鷓鴣斑,公元 960 ~ 1127,高 7.2 cm,口徑 12.8 cm

黃魯直:“研膏濺乳、金鏤鷓鴣斑”中國人把金玉、金瓷相結合裝飾叫著“ 金鏤”如“金鏤玉衣 ”。中國整部陶瓷史建琖 藝術成就最高,最受皇帝、高官、文人讚美,生產技術最為堅苦,成功率最低,對中國、世界影響最深遠。這個鷓鴣斑建琖白斑點,直徑4.2mm以上,斑點在外面,這種自然形成地並有鏡面反光,是鐵元素的白斑點和天體物理學自然景觀是相同的,在適當還原氣氛中形成的。大斑點是吸引釉中鐵聚成的,斑點之間是相互吸引,又相互排擠。空中小星體被大星體吸引相撞破碎了;鷓鴣斑大斑點是吸引釉中鐵由小聚大。

中國陶瓷史著名的建窯,是在福建省水吉縣。在宋代為皇室製作著名茶琖,俗稱“建琖”。所謂的建窯在中國陶瓷史久負盛名,是因為建窯中生產了二個特異的品種,一是“兔毫”、一是“鷓鴣鳥胸前斑點鷓鴣斑”的建琖。特別願望能為皇室生產的建琖帶有“供禦、進琖”銘文;和琖口鑲有金、銀、銅邊尊貴名瓷。

建窯生產的兔毫、鷓鴣斑建琖不僅在中國而且在世界上;在古代和現代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主要體現時代文化而產生藝術產品,整個北宋出現的“鬥茶”遊戲,因為受皇帝和名人騷客的喜好,達到歷史上的最高峰。宋人在“鬥茶”時先決條件是“鬥美器”。沒有美器者,首先是沒有鬥茶的資格。

宋徽宗:“盞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

僧惠洪詩:“點茶三味須饒汝,鷓鴣斑中吸春露”。

鬥茶分兩個程式。首先在一個大的容器中攪拌,最好是饒州窯和汝窯把茶打出浮沫,清除雜質,適當的濃度,然後注入蟹眼湯分與參加鬥茶好友品嘗。其實他是一種賭博行為。

蔡襄《茶錄》“茶色白,宜黑盞。建安所造者紺黑,紋如兔毫。其坯微厚,琖之久熱難冷,最為要用”。

蔡襄《茶錄》又談到:“他說鬥茶先鬥色”。

宋時茶葉壓成餅,通過半發酵,(制茶)茶色成白色。因而鬥茶用瓷“貴青黑”。又因為兔毫和鷓鴣斑的銀白色,能產生鏡面反光的作用,因而茶色在青黑色茶琖中形成白色“水柱”,鬥茶者可以清楚的觀察琖的底部和琖麵茶的白色是否一致。因而才有陳蹇叔詩:“ 鷓鴣碗面雲縈字,兔毫甌心雪作泓”雅句(泓:水很深)《四部叢書》。(宋徽宗“玉毫”就是鐵的結晶,和鷓鴣斑鐵的結晶是一致的

東洋美術館收藏的油滴天目3mm以下斑點稱為油滴天目。其實油滴天目是中國鷓鴣斑建琖中一種,但是她不能代表鷓鴣斑。古代的中國把日本收藏不鑲金口沿的曜變建琖定為等外品。

鬥茶者互相交換品嘗,能夠體現茶香、乳香、酒香者為上。

蘇東坡:《送南屏謙師》“道人繞出南屏山,來試點茶三味手,勿驚午琖兔毫斑,打出春琖鵝兒酒”《四部叢書》,蘇東坡是個酒徙,不等茶湯注入兔毫琖時就聞到酒香了。

黃魯直(山谷)詩:“研膏濺乳,金鏤鷓鴣斑”這說明宋代茶的香味中也包含乳的香味。

明、清時期中國茶道為之一變,一直延續到今天,多採用自然生長,天然香味所謂茶葉,追求色,香,味天然之趣,有些文人名仕對於宋代名人有關茶道記述表示懷疑。謝肇《五雜俎》:“蔡君謨(蔡襄)雲,茶色白故宜於黑琖,以建安所造者為上,此說餘殊不解,茶色自宜帶綠,何有純白者,即以白茶注之,黑琖亦渾然一色耳,何由辨其濃淡。……建安黑琖,未當於用也”《明刻本》。明代:許次紓《茶琉》:明《明寶顏堂秘笈本十頁》:茶甌古取定瓷兔毛毫花者,亦鬥碾茶用之宜耳。其在今天純白為佳,兼貴於小,定窯最貴,不易得耳。宣、成、嘉俱有名窯,近日仿造者亦可用,次用其正回青,必揀圓整,勿用暇窳。

隨著時代,茶道風氣的改變,建琖的青黑釉色不被中國人所喜愛,清以後都不被國人重視。所以這些在建窯生產的珍貴的兔毫、鷓鴣斑建琖中國人未有收藏。但是在宋代的當時著名的建琖和建溪茶對北方蒙古族的高級知識份子及官僚有深刻的影響。蒙古國丞相(中書令)耶律楚材詩:“積年不啜建溪茶,心竅黃塵塞五年……建郡深甌吳地遠,金山佳水楚江賒”。耶律楚材隨太祖成吉思汗東征西戰五年了,對用建琖啜建溪茶的懷念。

歷史上建琖在唐、宋時期茶道對日本影響尤為深遠。據日本陶瓷專家小山富士夫的統計,在日本各界收藏各種天目茶碗,數量之繁多,器物之精美是世界任何國家都無法比擬的,因此他自豪地宣稱,日本是收藏天目茶碗的寶庫。做為中國人聽見此話而感到汗顏。

留傳於世保藏在日本東京靜嘉堂文庫的“稻葉天目”,被現代日本學者稱為天下“第一碗”,對光特別對日光釉層曜變會釋放出寶光。“稻葉天目”原屬於德川的禦物,後來傳到山城國澱十二萬石城主稻葉家(三菱岩畸家),因而被稱稻葉天目,乃世界之至寶。

收藏在日本大阪滕田美術館曜日天目建琖也是國寶,能發出強烈的寶光和佛光,極為特殊的是口沿鑲有銀邊,是另外兩隻曜變天目碗所不俱有的。保藏在日本京都曜變天目茶琖和以上兩隻天目碗曜變特點基本上是相同的。另外一隻在日本稱為油滴天目茶琖也是國寶級文物,現藏日本大阪市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是一隻珍貴的口沿鑲金邊建琖,釉面上有大量油滴狀小斑點,在個別角度呈強烈的反光,這種強烈反光,形成光芒四射寶光。說她是國寶名符實歸。

陶穀、活動於五代、後晉、後漢、後周、宋初,官至刑部尚書(集公安部、最高撿察院、最高法院長官一身);戶部尚書(財政部長),是位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人物。陶穀著有《清異錄》中說“閩中造琖,花紋類鷓鴣斑點。試茶家珍之,因展蜀畫鷓鴣圖於書館。江南黃是甫見之曰、鷓鴣亦數種,此錦地鷗也”。古人用詞,言簡意賅,恰到好處。今人往往自作多情,加以妄議。陶谷這段話,簡單、明瞭,而清晰。他說在福建製造一種茶琖,花紋極象鷓鴣鳥“斑點”,而不說鷓鴣鳥脖後“條紋”。陶谷很得意他本人也擁用一個被當時人稱為寶器鷓鴣斑的建窯茶琖。所以他把蜀人(四川人)畫的鷓鴣鳥圖卦在書館,表示他的建窯茶琖的白斑點和鷓鴣鳥胸前的斑黠一樣,所以他用了一個“類”字。他如果不用一個“類”字,就會出現語病,“花紋鷓鴣斑點”人們不禁要問陶穀,“鷓鴣斑點”怎麼長在閩中的建琖上。江南人黃是甫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才學之高也實為罕見。他見了陶穀書館的鷓鴣鳥圖,他說四川人畫的鷓鴣鳥是鷓鴣鳥中的一種叫“錦地鷗”。黃是甫把四川人畫的鷓鴣鳥,江南人叫的名字說的清清楚楚。陶穀講瓷不講鳥;黃是甫講鳥不講瓷,兩句話加在一起理解,突出“閩中造琖”;花紋“類鷓鴣斑點”。

鷓鴣鳥胸前有較大橢圓斑點,脖後有條狀紋。什麼是鷓鴣斑,出現了爭論,首先是日本兩派學者爭論幾拾年,但是兩派的學者誰也拿不出可信的證據,符合古文獻記載的證據。一派拿出“禾木天目”,中國人叫兔毫琖做證據,不被對方接受,中國人明明叫“兔毫”,鷓鴣斑是另有所指;另一派鷓鴣斑,是指油滴天目,他們的證據是日本大阪市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收藏的油滴天目建琖,釉面有大量油滴狀小斑點。但不被另一派學者所接受。他說那油滴太小了,不能做為證據。日本兩派學者誰都拿不出可靠的證據,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近年的中國學者出現很奇妙兩派爭論,一派學者認為“所謂的油滴,就是鷓鴣斑”。這派學者理論上是正確的,但和日本學者一樣,缺少服人的證據;福建省輕工研究所李陸坤先生在建陽池墩瓷廠附近發現了一片黑釉帶人為塗白點,底刻“供禦”款黑瓷片,上海陳顯求先生認為“此既建窯鷓鴣斑”。陳顯求先生是被人尊重的學者,為求見“鷓鴣斑”心太急,忘了“鷓鴣斑”在嚴格技術控制下自然生成名貴品類;人為塗柒白點是當時窯戶以假充真的手段,後來被人識破而打爛。所以人為塗有白點的黑釉碗不可做為建窯的“鷓鴣斑”的證據。反過來更突出表示建窯琖釉上自然生成有鏡面反光白色斑點裝飾,才是珍貴的,人為的塗柒斑點,人人都可以做,那還有珍貴可言。

值得我們高度重視的是建琖中帶有“供禦”、“進琖”銘文和鑲扣金、銀、銅邊的建琖製作的年代和這些特殊裝置特殊性。有“供禦”、“進琖”銘文的建琖先天不足,而不能流傳於世。這主要體現在供禦和進琖銘文的建琖是為皇帝和宮中所用,文人和庶民用是有罪的,因而不能保存在民間,這點要特別注意。但黃魯直又說:“兔褐金絲寶碗”又帶有供禦或進琖就更名貴萬分了。

青黑色的建琖粗厚,燒製成功率相當高,但是燒制“兔毫和鷓鴣斑”釉色的建琖成功率相當低,因而燒制成功帶有兔毫,鷓鴣斑;供禦、進琖銘文建琖被選送入宮,大部分帶有供禦、進琖銘文不成功建琖多被打碎而處理掉。這在建窯中發現帶有供禦、進琖銘文殘底和不被發現名貴兔毫、鷓鴣斑建琖最重要原因。

為了克服生產者製造品和宮中用瓷矛盾,建琖帶有供禦和進琖銘文成功的兔毫、鷓鴣斑建琖鑲以金、銀、銅邊口,以顯示宮中用瓷的尊貴地位,而被今人視為建琖中的珍寶。

日本人是一個次文化的民族,又是一個精明民族,在這個國際社會中,文化藝術情報和研究也是世界一流的。精明的日本人,把世界各地不存在的獨特的“曜變天目”、“油滴天目”的建窯中精美品類,世代相傳,列定為國寶,並約定俗成,受到日本人民世代膜拜。而日本政府並以法律嚴管這些國寶狀況,並有優先收買,收藏的權利。

收藏這些珍寶建琖的“曜變天目”,“油滴天目”的藏家和藝術館,是富貴、權威、身份以及社會地位的象徵,被人尊重。這些珍寶的“曜變天目”,“油滴天目”保存在巨型堅固精鋼的保險箱內,多人才能移動,保險箱有多重密碼門鎖,保安系統,絕對安全慎密。並且七年才能展示在人眼前一次,供人膜拜。著名學者,有身份的嘉賓要求一見,允許眼看,而不准手動。精明的日本人就把他保藏精美的建琖定為“國寶”。並命名為“曜變天目”,“油滴天目”。這些曜變天目和油滴天目的名稱,被今天看做是世界語言而稱雄古陶瓷藝壇。

一、
日本人把“曜變天目”、“油滴天目”列為國寶,是否讚譽過實呢?答案是否定的,確是名符實歸。中國歷史任何時期古陶瓷都存在重複性,有相同的物品存在,惟獨建窯鷓鴣斑、“曜變”脫離人力控制產生的自然毫變,都是獨一無二的珍寶。而“鷓鴣斑”油滴在嚴格技術控制下,產生不同品類珍品藝術效果的斑點都不重複,所以她是珍寶,名符實歸。另一個原因是北宋徽宗時期、名窯林立,定、汝、鈞、景德鎮、耀州窯等器具精美,珍貴,都不見皇帝的讚美,和當時大文豪大官僚,蔡襄、陶穀、蘇東坡、黃魯直北宋四大家,除米芾外,都留下讚美建琖的名句。
二、
北宋建窯琖露胎顏色也不相同,不全部是鐵色和醬鐵色,尤其是北宋時期鷓鴣斑碗底足露胎有灰色,但個體戶不同,燒制胎色也不相同。
三、
垂釉是時代特點,我們俗稱為“脫口垂釉”。北宋供宮中使用的建琖,是不允許脫口垂釉的,因為脫口垂釉是不雅觀一個病態。所以北宋宮中用的建琖很少脫口垂釉。而仿者唯恐垂釉不相似,多的垂釉為尚,並有垂釉為珠現象,這是應當記住的。這也可能是北宋的鷓鴣斑和南宋時期的油滴建琖明顯區別。後來我仔細看一些公開發表文獻得知現代“仿製油滴”和真正北宋時代“鷓鴣斑”南宋油滴天目形成機理不相同的緣故。現代“仿製油滴”是氣泡帶動鐵富集形成;仿品晶體呈圓狀,仿品形成明顯的圓心;真正宋代“鷓鴣斑,油滴天目”沉入在釉下,真品結晶、呈卵狀和不規則狀。

明初曹昭《新增格古要論》載;“古建窯;建窯器出福建,其碗琖多是撇口,色黑而滋潤有黃兔毫,“滴珠大者真”,但體極厚,少見薄胎”。《格古要論》指:“滴珠大者真”,是指“毫”,而不是指“釉垂成大珠”,如指釉珠垂大者真,建琖的兔毫、鷓鴣斑、曜變已失去意義。這點萬萬請學者,專家留意,在引用古文獻時務希謹慎。

聰明的日本人,也是狡猾的日本人,擁有天目琖已將七百多年從來沒有公開披露“天目”的秘密。一些學者的理論和日本、中國福建的仿造者,萬萬想不到銀色結晶中的秘密,仿造者只知“脫口垂釉”、“造型”、銀色斑,做舊下功夫,其實絕對是錯誤的,仿製天目琖不論多逼真,擁有“天目”琖主人者一眼就知道真偽。只要閉上一隻眼,把另一隻眼眯成最細瞳孔,迎光而視,真品“鷓鴣斑、油滴天目”會出現最小的反射點,隨著最細瞳孔移動,“鷓鴣斑、油滴天目”反射點也隨著移動,“天目”其名有如“神目”,日本人命名為“天目”珍寶,萬世不謬矣。只有擁有“天目”琖的主人才知道什麼叫“天目”,只有擁有“天目琖”

的主人才會鑒定各類的建窯天目瓷。但是當今世界包括日本和中國都沒有鷓鴣斑建琖符合古文獻記載的證據。實物證據掌握在誰手,論述才有理有據,才有說服力,無論是日本人和中國人,論證鷓鴣斑都不十分準確。陶穀《清異錄》:“閩中造琖,花紋類鷓鴣斑點。試茶家珍之”。和實物證據一字不差,妙哉。“閩中造琖,花紋類鷓鴣斑點”的實物建琖證據,掌握在中國人手裡,而不是又掌握在日本人手裡,在心裡上和實際上來說,對得起我們的祖宗,保護和發揚祖宗的文化藝術,保存了應有的證據。天下鷓鴣斑證據在香港,幸甚。而鷓鴣斑建琖證據在香港,使爭強好勝的日本人有挫敗感。

一般從外觀上就可以分辨出建琖珍貴品類和一般品類,尤其是那些鑲扣金、銀、銅邊口沿的建琖,都可稱是宮中用品,是建琖的珍寶。

凡事講究一個根據和證據,從傳世鑲金口沿鷓鴣斑建琖和日本鑲金口沿油滴天目的證據,中國古代鑒賞家和皇帝把鷓鴣斑建琖,看成是天下第一奇品“閩中造琖,花紋類鷓鴣斑點,試茶家珍之”。因而鑲以金邊,列為皇帝專用品。鑲有金邊的鷓鴣斑建琖,在建琖中才有“至尊”地位。而鑲金邊鷓鴣斑建琖,是古文獻記載的證據,其重要性舉世無雙。所以這個世界上,只有鑲金邊鷓鴣斑建琖才能據曜變天目(稻葉天目)之上。鷓鴣斑結晶的產生,是嚴格火技術控制下自然生成的,也是不可重複自然產品。

建窯中鑲邊工藝是根據鷓鴣斑、兔毫的品質決定的,上品鑲金邊(滴珠大的鷓鴣斑),供皇帝以及宮中重要的人物,太后、娘娘使用的,這才是真正的國寶。鑲銀邊和銅鑲邊是器物等級屬二等和三等貴重物品,也是宮中太子、公主等尊貴人物使用的。

歷史上和現代日本人把曜變列為國寶。《君台觀左右帳記》:“‘曜變’,建琖之無上神品,乃世上罕見之物,其地黑,有小而薄之星斑,圍繞之玉白色暈,美如織錦,萬匹之物也;油滴,第二重寶,五仟匹絹;普通建琖三千匹絹”。曜變是窯室的氣氛突破嚴格技術之控制而發生自然的變化,這種產品屬於偶然產品。

北宋時期記載的鷓鴣斑,南宋時期已經不存在。從整個日本保存的傳世品來看,只有很小的結晶,日本稱油滴,從此可證明,鷓鴣斑到南宋中、末期已失傳,沒有鷓鴣斑證據。就連鬥茶、飲茶狂熱都在衰落。物極必反;物盛必衰。南宋程大昌雲:按今御前賜茶,皆不用建琖,用大湯撇,這種撇基本上是白色的,但一般多帶黃褐色。

北宋鷓鴣斑建琖底足露胎外表層在焙燒過程中“局部”、“個別地方”有被氧化的紅褐色。由於年代久遠,胎骨形成深沉古樸格調,好似形成一種保護膜,猶如汗斑,油漬似的附在器表,雖擦洗而不剝落;北宋和南宋建琖口沿凹槽是為了鑲邊而設計,鑲上金屬邊以後,剛好凹槽平坦,這是他們共同特點,任何牽強符會的解釋都不切實際。北宋時期的建窯人為塗白點,底足帶供禦銘文的建窯琖,就是本時代仿建琖鷓鴣斑建琖。

日本從幾佰年前的元代就開始仿製各類天目,但都不成功,只做為一種叫瀨戶天目的藝術品而存在。在珍品不斷出土,贗品充斥市場,真假莫辨的世界,眼學派走高科技鑒定文物真偽方向和道路,是社會不可移易方向。

必須正確理解鷓鴣斑、曜變、油滴、兔毫紋古建琖

中國福建古建窯生產的鷓鴣斑、曜變、油滴天目、兔毫紋建琖是時代的產品。為了適應時代特殊“鬥茶”的需要,生產了中國陶瓷史上最為困苦藝術格調,能夠黑白相間,對比顯明神奇的品種。這種鐵的結晶斑獨立鏡面反光斑點,被文人學者形象比做鷓鴣鳥的斑點。因而中國古文獻出現“鷓鴣斑”建琖的記載。鷓鴣斑建琖的生產技術十分艱難,她不同於曜變,是無意中產生的,鷓鴣斑是窯場製作人指令的產品,是嚴格技術控制下產生的。因為當時的窯工不能有效的控制生產鷓鴣斑,可以說是天意所成。產生小斑點被今人稱做油滴天目。建窯黑釉帶鷓鴣斑、油滴玉白色斑點建琖被宮中皇帝詩人詞客所喜愛,才鑲扣金光閃閃金口沿,形成黑、白、黃色調高雅美觀珍品,被古今學人看成稀世珍寶。

更為奇妙的是閉上一隻眼睛,把另一隻眼睛眯成最細的瞳孔觀察結晶斑,會見到鐵的結晶斑有一個細小的反光點。這個細小反光點隨著視線的移動,晶斑中的反光點也隨之移動,這是區分真假鷓鴣斑建琖最根本的方法。 鷓鴣斑有的形成灰白色,能散發藍色輝光;鐵紅色結晶斑散發紅色彩虹效應。釉中還有極瑩亮發光點,散射強烈反光。不管是宋代和現代人為塗點白斑和白釉點,以及不會鏡面反光的斑點,都露出偽作的破綻。 古鷓鴣斑、油滴天目兔毫紋的釉和琖“對於曜變的形成機理,日本學者山崎一雄提出了這樣一種假說:曜變的藍色輝光不是釉的顏色,但可能是起因於釉上存在的一層薄膜,由於薄膜導致的光的干涉產生藍色輝光,正象水面上的油膜或照相機鏡頭的減反膜那樣”。

“我國學者通過研究後發現:由於Si的偏析,在釉面形成了一層幾千A到一微米厚的薄膜。薄膜與釉的本體分別為並穩分相與不穩分相,從而形成結構上的介面反射介面。釉色曜變的光學原理是薄膜干涉。影響曜變天目釉形成的工藝因素主要是釉的組成、燒成溫度、保溫時間、釉層厚度和冷卻速度等”。

鷓鴣斑、曜變、油滴天目、兔毫古建琖釉面形成的“光學原理干涉薄膜”,這是一句學者科學術語,文物學體系學生很難理解這句話的正確涵義,筆者不仿用文物學觀點做一個簡單的詮譯:形成大小不同的鐵的結晶斑周邊釉有一種朦朧感黑釉,這種朦朧感的黑釉形成一種感光強烈的薄膜,這種強烈感光的薄膜又有吸收光源反射的特點。從文物學角度我們可以把這種釉面的強烈感光、反射薄膜定名為‘感光反射膜’。由日本學者山崎一雄先生提出“光學原理干涉薄膜”(感光反射膜)是曜變藍色輝光形成機理“假說”,由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科學家所證實。這種“假說”是曜變藍色輝光形成機理是正確的理論。由於光學原理干涉薄膜(感光反射膜)所產生的物理現象出現“藍色輝光”,由本文實踐中得到證實。山崎一雄先生和中國科學家曜變藍色輝光形成的機理是完全正確的學術性理論,同時也是文物學對古建琖重要鑒定理論標準。

實驗中把古建琖置於“光源”中,她本身“光源干涉膜”發出曜變藍色輝光;當照相機對準“光源”中的古建琖時,照相機鏡頭高敏感度的“減反膜”吸收拍照品古建琖“光源干涉膜”和鐵晶斑所吸收。這時按下照相機快門,古建琖釉面的“光源干涉膜”和鐵的結晶斑就會發出藍色的輝光的物理現象。這種物理現象所反映的表像,必須是照相機鏡頭“減反膜”反射光源比值和古建琖釉面“光源干涉膜”反射光源比值相等,才能呈現美麗的“藍色輝光”效應,結晶斑也呈藍色;如果照相機鏡頭“減反膜”發射感光效應的比值大於古建琖“光源干涉膜”發射感光效應的比值,被拍照的古建琖“藍色輝光”物理表像不明顯,釉面呈黑色,鐵的結晶斑是白色的光點。當然要留意拍照品因為“受光、感光”角度的不同,釉面“藍色輝光”濃淡也不相同。這種拍攝古建琖釉面曜變藍色輝光的物理現象的表像效果,是高級攝影家值得驕傲傑作。(本文十分感謝香港ZERO ONE WORKSHOP攝影公司,為本文拍攝的照片)。古建琖這種獨特、獨有的特點是我們眼學鑒定真假古建窯的獨有品種鷓鴣斑、曜變、油滴天目、兔毫紋建斑真偽不可磨滅的標準。這種朦朧釉面“感光反射膜”用肉眼觀察出現的朦朧形象,用二百倍放大鏡觀察,釉面充滿肉眼不可見到的鐵的結晶斑點所組成,因而形成“感光反射膜”效應。偶然躺臥床上迎光嬉玩發現,身上穿的藍琖衣,紅琖衣“感光反射膜”就會釋放藍色和紅色。建琖釉面“感光反射膜”不可能仿製。 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學者知道了福建古建琖被日本列做寶,才引起我們國人高度重視。

徽宗《大觀茶論》:“琖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取其燠發茶彩色也”。蔡襄《茶錄》:“茶色白,宜黑盞。建安所造者紺黑,紋如兔毫,琖之久熱難冷,最為要用。出他處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琖,鬥試家自不用”。

近代的學者論及古建窯鷓鴣斑、兔毫建琖多引用這兩段古文獻的記載,但是他們從未對這兩段古文獻做出合理的解釋。古建琖鷓鴣斑、油滴、兔毫紋釉面奇妙的是能夠黑白相間形成,並能如鏡面反光,才能黑白相映、對比顯明。所以徽宗特別強調“玉毫條達者為上”。“才能燠發茶彩色也”。蔡襄又告訴我們,“凡是紫色琖(包括紫色紋)皆不及”,也不名貴。

各種古建琖形成的斑,紋神奇之處再於鐵聚集而形成結晶斑鏡面反光,做一個簡單的試驗來說明,在游泳池底放一面小鏡子,當外界的光照射鏡面時,能形成一條“水柱”可以清楚觀察泳池底和水面污染的程度。鷓鴣斑、曜變、油滴天目建琖鐵的結晶鏡面反光的道理也是一樣,通過鏡面反光可以仔細分析,碗底茶色和碗面茶色是否一致,是“青白色”,還是“黃白色”。青白色勝,黃白色負。這是上至宮廷、寺院僧人、下至達官貴人、庶民百姓一種時代遊戲,所以有很多文人學者名句百出。陶谷先生才有“試茶家珍之”的記載。

古鷓鴣斑、油滴建琖的鐵結晶斑,在靜止的條件下觀察好像平平無奇,但對茶汁十分敏感,茶琖注入茶汁,發出亮麗結晶光。觀察茶色十分相宜。動態觀察一但接觸外界光的刺激,尤其接觸彩色光,紅、黃、藍、紫等,立刻反射各種光源的色彩,形成各種不同光的反射。更有甚者,細如針尖的特殊強烈反光點,她本身就有彩虹光源,發射令人陶醉的彩虹效應。而結晶斑之間的黑釉也能發出鋼藍色輝光。

曜變天目琖因為是在燒造鷓鴣斑建琖為目的過程中窯室“還原條件”發生不可預見的自然發生變化而形成,所以沒有根據說明他規律性存在原理,不在本文討論之內。而鷓鴣斑、油滴天目、兔毫紋的形成是指定的嚴格技術控制內有規律的“還原變化”而成的。

現代仿製品工藝認為是:釉中的鐵由氣泡帶到釉面而形成結晶斑,是不能代表古鷓鴣斑、油滴形成的原理。

古鷓鴣斑、油滴天目的形成的原理和天體物理學道理極為相似。太陽、月亮、星體的大小是由體積和距離看到的表像,他們三者之間的存在是相互吸引,又相互排斥,被大星球吸引過來的小星球被撞碎了;而鷓鴣斑(大斑點)在良好還原氣氛中,把釉中的鐵凝聚成大斑點,所以釉中斑點越大是吸收釉中鐵越多,因而形成“斑點”周圍釉越黑。窯室中的還原氣氛終結,就形成獨立中的大小“斑點”;天體物理也同樣,大星球發出的光掩飾太空遙遠用肉眼看不到“小星球”發出的光,所以夜晚的太空“星球”之間也存在“朦朧”現象。這個道理和古鷓鴣斑的斑點之間釉用肉眼看不到的晶體發光,而朦朧道理是一致的。在某一個時間內和某一條件下太空中也產生“輝光現象”,某星球也被輝光所包圍,包圍星球的“輝光”也不盡相同。太空中隱藏太多不為人知秘密,古鷓鴣斑、油滴建琖的釉也隱藏若干不為人知的秘密,這有待以後學者仔細的發掘。

如果我們把古建窯中鷓鴣斑、油滴進行分類的話,就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鹼研究所陳顯求、黃瑞福、曾凡先生測試的建溪鷓鴣鳥為指定標準。凡是古建窯中建琖鐵的結晶斑大於4.2mm至7.4mm斑點直徑,我們稱為“鷓鴣斑建琖”;以日本大板東洋美術館收藏油滴天目為標準的話,3mm以下結晶斑的古建琖稱為“油滴天目”琖。如果我們大膽把靜嘉堂收藏的稻葉天目,俗稱“天下第一碗”的結晶斑形成的表像為標準的話,藍色的輝光圈包圍銀白色鐵結晶斑環,圓心黑釉“曜變天目”為標準,筆者發現的古建窯鷓鴣斑建琖同時包含,鷓鴣斑、油滴、曜變三種美麗的花紋;那麼日本靜嘉堂的“天下第一碗”的地位就危危可岌了。(仔細研究鷓鴣局部放大相片)

“據日本陶瓷專家小山富士夫統計,日本博物館、美術館、寺院及民間所擁有的天目茶碗,數量之繁多,器物之精美,是世界上任何國家無法比擬的,因此他自豪的宣稱,日本是世界上收藏天目茶碗的寶庫”。 香港私人珍藏中國古鷓鴣斑建琖精美華貴、油滴天目品類之繁多,足可與日本舉國之藏相匹敵。收藏古建窯鷓鴣斑茶碗寶庫就在中國香港。

jiangware photo

鷓鴣斑建琖局部照片放大,釉中星點由大小不同組成的

鷓鴣斑結晶斑放大,這種液相分離結晶的形成不是由氣泡帶動形成的。這種表相和天體物理學極其相同,結晶斑中心形成藍色輝光形象,日本把她定成曜變。古建琖之神奇是不可理解的。

日本學者山崎一雄教授說建窯琖釉面藍色輝光不是釉的藍色,因為釉面存在光源干涉膜(感光反射膜),被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陳顯求教授證實是正確的理論;照像機鏡頭正反膜形成的物理現象被本文證實是正確的道理,因本文作者把建琖相片放大呈現的紅、綠、黃、藍佛光物理現象,充分證明中、外學者及本文對古建琖的學術貢獻,前無古人。

世界收藏家並無鷓鴣斑建琖的收藏。鷓鴣斑建琖有藍色輝光包圍玉白色結晶斑,圓心也有黑釉曜變紋,又有油滴斑,這是古建窯特殊之處,所以古建窯鷓鴣斑建琖的發現,日本“天下第一碗”金鑾寶座應當讓位香港鷓鴣斑建琖。

如果說鷓鴣斑、曜變、油滴天目利用黑釉襯托白茶汁,結晶斑反光的原理觀摩茶色成為鬥茶優秀工具;那麼兔毫紋建琖正好和鷓鴣斑、曜變、油滴天目紋建琖相反。兔毫紋利用赭褐色兔毫襯托白色茶汁,利用釉反光原理,觀摩茶色的優秀鬥茶工具。

鷓鴣斑、曜變、油滴天目的釉聚光成片狀;兔毫紋釉面聚光成放射性光線。兔毫紋沉入釉面,有流淌表面象,兩條兔毫之間黑釉呈凸起狀,好向兩條兔毫紋沉下釉面的壓力,迫使黑釉面升高。因為內碗底釉成為放射光線根源,結合兩毫之間釉發生放射性光線利於鬥茶色。蘇轍詩句:“兔毛傾看色尤宜”。意思就是兔毫紋褐紅色釉能托住白茶色的緣故。

鑒定任何古陶瓷包括結晶斑建琖都是視線順視;但是監定兔毫紋建琖,必須橫看才能發現其中奧妙。前者可以在任何光線下欣賞;後者必須躺臥床上才能發現各種奇妙“釉面感光”。更為奇特的是當你著藍色襯衣,兔毫紋胎釉相接聚釉環,形成美麗藍色螢光式光環。

李家治先生曾作過一個試驗,他說:“為了體驗‘著琖無水痕為絕佳’這種現象及其可能性,曾經做了一個試驗。取出窯後從未用過的兔毫盞加入十毫升淨水進行觀察,令人驚奇的是,這種黑釉對水的潤濕性甚低,以至水的液面不像平常的凹下的新月狀而是邊沿下陷,液面為微凸狀。搖盪茶盞,動作停止後其中在盞側的水回流,不留痕跡而與盞底的水會合成一體,好像茶盞表面塗上薄層油脂那樣”。

筆者證實李先生試驗正確無誤。

右旋或左旋拉坯在我國並不講究。日本的一些瓷家則特別重視,並且利用這種方法來判定傳世品的出處,用來作為一種斷源的方法。普盧默一九三五年在窯址收集的七件建琖殘片,制坯時陶車(轆轤)的旋轉方向全部是順時針。當然,作者沒有說用什麼方法來判斷建窯拉坯的旋轉方向。據知,日本一些瓷家是利用釉的裂紋螺旋線方向來判定。

俗人常有“右撇子”、“左撇子”之分,所以窯工在旋胚時會出右旋紋和左旋紋。分為右旋紋和左旋紋主要看刀落點尖細,順時針旋切,後面落刀旋紋粗大。這本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日本人利用左旋紋、右旋紋分別成為斷源出處方法,達無稽境界。日本人是個次文化民族,有“部落氏族”心態,因為他本身不存在文化,總是在世界各個領域爭奪第一。‘把人家的孩子’命名為曜變,油滴天目已成為世界陶瓷界共用名稱稱夠風光的了。企圖在建琖理論上也要取得壟斷地位,那根本不可能,中國之大,人口之多,藏龍臥虎。中國人文化又含蓄著稱,擁有的建窯珍品不願公諸於世(當然這種心態不利於中國古陶瓷研究),據筆者所知香港朋友擁有古建琖品類之豐富、精美,足可與日本全國之藏相匹敵。日本人的文化藝術情報表明,只有日本才擁古建窯各種珍寶建琖,其他國家和地區保藏的建琖珍寶,多採取不承認態度,連中國人也這樣認為,是完全錯誤的,中國極少數個別學者,採取投降主義態度,把中國其他等地的名瓷稱呼改為日本人這個天目、那個天目,失去‘自己孩子’由自己命名權力,在文物學術界造成很大混亂,實不可取。我可驕傲說句,香港朋友(中國人)收藏古建窯的珍寶足可擊敗日本人舉國古建琖珍寶之藏。

金扣之華貴、銀、銅扣之古拙、施釉線之妙

從鑒賞的角度來看,根據外觀就能夠初步判斷某只建琖是普通的還是珍貴的品種。一般的傳世品大多器形規整、釉面光潔,特別是口沿鑲有金邊或銀邊的(“金扣”或“銀扣”),顯然是建琖的珍品甚至是國寶,這類建琖可以在日本的個別美術館中看到。銅扣的建琖也是上乘的品種。

受到唐代玉器鑲扣金口沿的影響,瓷器鑲扣金、銀、銅口沿工藝是五代越窯開始的。北宋前期的定瓷、北宋後期的汝官窯和鈞官窯,南宋官窯和傳世哥窯,都有瓷器鑲扣金、銀、銅口沿的傳世品。這種鑲扣金屬口沿的瓷器顯示一種華貴自然美和藝術美,都和宮中用瓷有關。在當時的年代也只有宮中才有如此豪華的傑作,就好比女人帶耳環,他顯示了一種天然美和裝飾美的結合,而不是為了掩飾女人的耳朵殘缺孔洞才帶耳環。宮中用瓷鑲扣金、銀、銅口沿也一樣,並非是瓷器口沿破損、定瓷口沿有“芒”、古建琖因口沿釉向下流淌形成的‘脫口’而鑲扣金銀銅等口沿。鑲扣口沿的瓷器品質本身就嚴格分為三個等級;使用鑲扣口沿瓷器的宮中的人也分三個等級,當然皇帝是金裝瓷器的使用者,這種鑲扣口沿的金、銀、銅工藝的作坊也在宮中,因為這需要國家龐大的財政支出,及管理財政支出的機構。建琖中鑲扣金、銀、銅口沿瓷器的排比研究,清楚透過這種資訊。

元末、明初曹仲明先生的《格古要論》:“古建窯:建窯器出福建,其碗琖多是撇口,色黑而滋潤有黃兔毫,‘滴珠大者真’,但體極厚,少見薄胎”。《格古要論》“滴珠大者真”是講毫,講釉中結晶斑。其實《格古要論》的作者曹仲明先生也沒見到真正鷓鴣斑建琖,他也是在那裡“瞎吹笛”。今人因為沒有見到古建窯的滴珠大者鷓鴣斑建琖而理解“垂釉”為滴珠,也不值得推敲。因為古建琖胎釉相接有一圈施釉線,施釉線略高形成一個“坎”,阻止釉向下流淌超過施釉線。一旦火溫略高,配方氧化鋁略高,釉流動性大,超過施釉線高“坎”時,就形成垂釉,有的流成所謂的“滴珠”。

為什麼古建窯琖胎修施釉線的“坎”阻止釉向下垂流呢?由蔡襄先生記錄來解釋最為有力:《茶錄》:“茶色白,宜黑琖,建安所造者紺黑,紋如兔毫,其坯微厚,琖之久熱難冷最為要用”。原來建琖露胎不施滿釉是因為有時盞要加溫,免於燙手,所以建琖有施釉線。垂釉滴珠和真偽沒有什麼關係,只為鑒定中一個旁證而已。

北宋真正鷓鴣斑,油滴建琖非常尊重施釉線,極少超過施釉線。

現代學者因為從未看到“滴珠”大者的鷓鴣斑建琖,所以才認為垂釉為“滴珠”。垂釉的“滴珠”可以仿製,而鷓鴣斑滴珠大者不可仿也,才謂之真。

高科技是鑒定古陶瓷的基石

傳世品高科技測試+古窯址出土瓷片常量、微量元素的排比研究;也就是指紋的對照。

文物學中的‘眼學’在漫長歷史時期總結了豐富的鑒定經驗,高科技必須以‘眼學’和考古學為基礎,只是測試古窯址出土的瓷片是不夠的,必須要有傳世品測試的證據。
文物學的‘眼學’又稱‘目鑒’。“目鑒”的匿稱為“目奸”。眼學的“目奸”通常所用手段是懂裝不懂,不懂裝懂交替使用,因而社會對“眼學”失去了信心,激發社會對高科技鑒定古陶瓷的訴求。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同步輻射、核實驗室對宋油滴古建琖做了簡單測試,得出可靠的資料。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鹼研究所,對古建窯出土的瓷片做了廣泛的測試,得出豐富而可靠資料,為了對照排比研究,香港物理及材料實驗室(大學)對有關古建窯鷓鴣斑、油滴天目建琖用高科技X瑩光分析所得資料如下:

香港物理科學及材料實驗室(大學)有關古建窯鷓鴣斑建琖的化學元素表

專案元素分類

底足胎(一)

底足胎(二)

胎釉相接黑釉

元素分類

結晶斑周邊釉(一)

結晶斑周邊釉(一)

元素分類

結晶斑(一)

結晶斑(二)

Oxide:

Wt%

Wt%

Wt%

Oxide:

Wt%

Wt%

Oxide:

Wt%

Wt%

Mgo

3.0093

3.10871

3.04354

Mgo

3.16299

2.4486

Mgo

2.50363

2.76508

A12o3

21.9086

21.0658

11.7897

A12o3

10.657

10.1288

A12o3

9.21974

8.81864

Sio2

53.7325

54.0879

52.9552

Sio2

57.3537

59.3072

Sio2

38.5072

32.9083

P2o5

0.35617

0.36014

0.30458

K2o

2.6124

2.61646

K2o

2.09587

1.99683

So3

0.40649

0.57462

0.01421

Cao

6.17966

5.66929

Cao

5.42556

5.01437

K2o

3.22566

3.20005

2.5282

Bao

0

 

Bao

0

 

Cao

1.35378

1.76093

5.81016

Tio2

1.37496

1.03358

Tio2

2.43

3.01853

Tio2

2.3212

2.52418

2.70452

Ce203

0.09855

0.08185

Ce203

0.09583

0.30646

V2o5

0.14534

0.11686

0.08253

Cr203

0.04

0.017

Cr203

0.11028

0.19783

Cr203

0.05307

0.03199

0.1212

Mno

0.83371

0.70498

Mno

1.38653

1.80789

Mno

0.023

0.02922

0.62954

Fe203

17.3168

17.255

Fe203

37.6773

42.4784

Fe2o3

12.8716

12.5736

19.6702

Cuo

0.09838

0.11073

Cuo

0.1443

0.17452

Cuo

0.15447

0.17387

0.09172

Zno

0.06487

0.04832

Zno

0.05728

0.09393

Zno

0.11464

0.10098

0.5179

Rb2o

0.05154

0.04266

Rb2o

0.0882

0.11716

Rb2o

0.04644

0.04643

0.04232

Sro

0.06866

0.05431

Sro

0.09257

0.12903

Sro

0.03278

0.03189

0.04135

Zro2

0.0865

0.48104

Zro

0.1655

0.17286

Y2o3

0.01442

0.02083

0.17199

 

 

 

 

 

 

Zro2

0.14038

0.191177

0.15606

 

 

 

 

 

 

香港物理科學及材料實驗室(大學)有關鷓鴣斑、油滴天目金屬邊元素表

Oxide:

Net

Wt%

At%

Error%

BG

P/B

pdo

957.387

6.71139

4.77

1.47

19.6

48.85

Ago

1171.8

7.45283

5.23

1.33

21

55.8

CuO

101719

81.6209

89.18

0.14

96.4

1055.18

Au2o3

667.2

4.21482

0.83

1.92

76

8.78

jiangware photo

浙江大學化工學院副教授、文物保護和鑒定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少華先生(左)在香港物理材料科學系實驗室利用高科技手段檢測鷓鴣斑建琖

中國古代金、鎏金裝飾品有曾入土和沒有入過土之分。入過土的金和鎏金飾品金中雜質,經過土長期腐蝕,而消失,金表面形成“花瘢現象,這種被自然腐蝕形象,任何做偽者都絕不可能做到。古代的鎏金一定要有銀成份,現代鍍金和“金水”化學元素不含有銀”。

對於測試古鷓鴣斑和油滴天目建琖的化學元素表明,他們是同一個配方、同一個窯主燒制的。形成所謂鷓鴣斑大滴珠和油滴天目小滴珠現像是窯室內的“還原條件”不同而產生的。

高科技測試古建窯鷓鴣斑、油滴天目建琖化學元素說明,生產鷓鴣斑、油滴天目建琖是一個家族(窯主)所為。並且釉子的配方是絕對保密的。因為測試這兩件鷓鴣斑、油滴天目古建窯琖的釉、鐵結晶的化學元素相同。和“供禦、進琖”銘文建琖釉的配方有根本之不同。

因為“供禦”、“進琖”的釉鐵的含量不足,失去鷓鴣斑、油滴形成的物質基礎。沒有足夠“能源動力”,失去凝聚成斑可能。

無論是鷓鴣斑、曜變、油滴、兔毫的結晶斑,必須是鐵的結晶,是獨立鏡面反光特點,是窯工特種技藝而自然生成鐵的結晶斑。

釉和鐵結晶斑高鈣、低鉀。高鐵低鋁有利鷓鴣斑、油滴的形成,因為低鋁釉流動性極小。

香港物理實驗室(大學)、北京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三家實驗室對鷓鴣斑、油滴天目建琖測試結果和中國上海測試出土瓷片結果不謀而合,可能以後的上海、美國、英國、日本等國家對於鷓鴣斑、油滴建琖測試的常量、微量元素(指紋學)的測試毫無疑問地相同。

中國古代和現代日本對建琖珍寶的分級。宋代皇宮以什麼標準把建窯的鷓鴣斑和油滴建琖劃分等級呢?北宋時期汝窯和建琖都以釉色精美來定級分類。鷓鴣斑、油滴釉黑而發亮、結晶斑明亮反光。定為一級鑲扣金邊(當然其中精品又另分類),鑲扣銀、銅邊口的分別分為二級和三級。古文獻中也記載了宋代金扣鷓鴣斑建琖。宋代末四大文豪之一黃魯直詩:“研膏濺乳、金鏤鷓鴣斑”,指的就是金扣鷓鴣斑建琖(古文人把金玉、金瓷相結合的器物稱“金鏤”,如金鏤玉衣)。

陶谷先生:“閩中造琖,花紋類鷓鴣斑,試茶家珍之”。 中國古代大文豪和現代學者定古建琖等級顯然和日本學人定古建琖等級不同。是中國古、今學者鑒賞古建琖水準不如日本人嗎?肯定不是,因為古建琖鷓鴣斑、曜變、油滴紋建琖是中國產的,中國人利用鬥茶的,中國古、今學者和鑒賞家才把古鷓鴣斑、油滴列為一級珍寶,鑲扣金邊供帝王使用。而曜變如滕田美術館收藏曜變天目定為二級品,鑲扣銀邊。另外三隻曜變天目古茶琖包括稻葉天目不鑲扣金、銀邊,中國古人而定為等外品。

日本人把三隻曜變天目定為一級國寶,而把油滴天目定為二級國寶,不是因為他們鑒賞眼光高於古、今中國學者,而是日本文獻公元一五一一年《君台觀左右賬記》所載:(相當於中國明代正德時期。能阿彌收集足利將軍家傳來的唐物美術目錄,是為秘傳書,君台觀是君主,意味著足利將軍的良好收藏品,左右賬記是君主左右侍臣的筆錄的通行本(有許多不同版本的抄本,這是一般通用的抄本)……曜變乃稀世之物。曜變乃建窯中的至高無上品種,為世界所無之物。油滴則是第二位重要寶物”。

君台觀是君主,也就是中國稱為皇帝的人,曜變天目的定級是君主左右的侍臣,這些左右侍臣為了給君主拍馬屁而把曜變天目定為一級國寶。如果君主左右侍臣把君主收藏品定為二級國寶,恐怕要殺頭的。在這個當時(公元一五一一年)君主左右的侍臣文采學識不會高於中國古代大文豪陶谷、黃魯直等人。這個當時日本君主左右的侍臣是否知道中國古代大文豪陶谷、黃魯直等人都成問題。所以日本君主左右的侍臣的古建琖定級是不客觀、不公正。反過來看中國古代大文豪等人是在沒有性命威脅,純藝術性,實用性公正、公平用詩詞歌頌論述古建窯鷓鴣斑琖。日本人從“世界所無之物”,而定為至高無上珍寶。香港私人收藏金鏤鷓鴣斑古建琖更是世界所無之物,所以才可稱“天下第一碗”。不論是花紋之美麗,鷓鴣斑傳世之證據,還是金鏤裝飾,都受之無愧。

古建窯鷓鴣斑、曜變、油滴天目建琖,在中國收藏界是一個空白。因為沒掌握實物證據的研究樣品,中國學者形成的理論和鑒賞標準,往往曲從日本收藏家和學者壟斷標準。香港發現的古建窯鷓鴣斑、油滴天目建琖,為中國學者研究古建琖,開拓了視野和開闢了廣闊道路,古鷓鴣斑、油滴天目在香港的發現是中國陶瓷史上一件大事,有力的提出符合古文獻記載的證據。“閩中造琖、花紋類鷓鴣斑”。“進琖”銘文兔毫紋建琖的發現,有力證明古建窯曾燒貢皇帝鬥茶珍寶建琖。

此文的發表希望能對古建窯鷓鴣斑、油滴建琖的學術研究,起良好眼學與高科技相結合促進作用,願足矣。

jiangware photo

北宋建琖鷓鴣斑,公元 960 ~ 1127,高 7.5 cm,口徑 12.7 ~ 12.9 cm

建窯鷓鴣斑「世界第一碗」被國內鑒賞家承認為特級國寶,最大斑點11mm。

鷓鴣斑必須符合上海矽酸鹽研究所測試,福建建溪流域鷓鴣胸前斑點,直徑4.2mm—7.4mm的標準,才可稱為「鷓鴣斑」。仿製者萬萬不可能做到白斑點直徑達11mm標準。

鷓鴣斑建琖為什麼稱「世界第一碗」為北宋產品,而不是日本人收藏的南宋產品;因為北宋才有「建琖鷓鴣斑」的記載。因為金扣鷓鴣斑符合徽宗風格,豪華、美麗、精緻。日本的建琖是宋,粗、笨。

鷓鴣斑是指令性產品,不易做到。

日本曜變是燒造過程,窯室突然發生不被指令控制為目的產生變化產品。

jiangware photo

北宋初年大文豪大官僚陶谷讚揚鷓鴣斑建琖「試茶家珍之」;北宋末期大文豪,大官僚黃魯直「金鏤鷓鴣斑」日本曜變不被大文豪、大官僚們讚揚。

鷓鴣斑建琖鑲扣金邊,符合宮中及徽宗皇帝用瓷風格;而日本曜變不鑲金邊,不符合宮中用瓷標準。

鷓鴣斑建琖適用於當時「鬥茶」最理想用品;而日本曜變不是「鬥茶」理想用品。所以北宋金鏤鷓鴣斑建琖才是真正特級國寶「世界第一碗」。

jiangware photo jiangware photo

福建鷓鴣鳥

北宋本時代仿品

jiangware photo

北宋建窯油滴琖,公元 960 ~ 1127,高 6.7 cm,口徑 12.2 cm

這是真正福建的水吉鎮生產的另一個品種油滴,和白銀色,鷓鴣斑、油滴是不同的,《格古要論》中指「有黃兔毫、滴珠大者真」,水吉鎮產黃兔毫,滴珠大者真,是指釉面形成 滴珠,而是垂釉滴珠。根據國內外專家考證,不但是現代,可能以後的年月遠不可有仿製,這真是一個異數。她的花紋形成特殊花紋。請參閱《附錄》中局部放大照片。

jiangware photo

日本國寶大阪市市立東洋美術館收藏的油滴建琖

jiangware photo

北宋建窯兔毫碗,公元 960 ~ 1127,高 6.7 cm,口徑 12.2 cm

這是真正福建的水吉鎮產的,北宋大文豪、大官僚、大才子黃魯直「兔褐金絲寶碗」之名句,所以被定為北宋。黃魯直「金縷鷓鴣斑」中的「金縷」二字,和「金絲」二字「縷和絲」在古代和現代通用,並習慣為對稱,“如一絲一縷”。黃魯直這二句話都是指鑲扣金口沿的建琖。

jiangware photo

北宋兔毫建琖內部

jiangware photo

北宋建琖兔毫碗 ,底刻「進琖」二字

jiangware photo

摘之張金明《不是珍品不動心》160頁

jiangware photo

鷓鴣斑建琖,公元 960 ~ 1127年,口徑12.7 cm,高7.5 cm,足徑3.8cm ~4.2 cm,足高0.62~0.65 cm

北宋陶穀:《清異錄》:問中造成琖花紋類鷓鴣斑點,試茶家珍之。因展蜀書鷓鴣圖於書館,江南黃是甫見之曰:鷓鴣亦數種,此錦地鷗也。

jiangware photo jiangware photo

這是福建古窯址出土本時代的仿品,因為琖底有供禦二字被人有意打碎,鷓鴣鳥身上斑點不是畫上去的,所以這個本時代仿品不可稱鷓鴣斑建琖,陳顯求先生和福建文物學家把人為塗點白斑點稱鷓鴣斑建琖是錯

福建建溪流域鷓鴣鳥胸前斑點大大小小是不同的。最大的是4.2-7.4mm,它和鷓鴣斑建琖斑點是相同的,所以北宋初年陶谷先生才掛蜀畫鷓鴣鳥圖於書房相對比。如果人為塗柒白斑點是鷓鴣斑的話,那麼建窯的鷓鴣斑就不珍貴了,福建的建琖就是中國古陶瓷的低級品,人人都會點白斑點,怎麼能成為珍品呢?簡直是陶瓷史的笑話。

jiangware photo

jiangware photo

這是真正福建吉產油滴建琖高6.7 cm,口徑11.9~12.2 cm,同時水吉也產毫色異者、異毫、毫變,鷓鴣斑和兔毫同時在一器不同部位。

jiangware photo

油滴建琖局部放大

jiangware photo

北京私人(毛曉滬先生)收藏油滴殘片

jiangware photo

香港私人收藏之建琖油滴局部放大之特點,任何之私人和館院並未收藏如此美麗的建琖。

附 錄
jiangware photo

jiangware photo jiangware photo

蘆花坪稀珍油滴建琖殘片

建窯天字款羽毫殘片

jiangware photo jiangware photo

福建孫建興古窯址出土油滴殘片斑點顯微放大。資料取自《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95年國際研討會論文集》

古窯址出土油滴殘片斑點顯微放大,福建曾凡。資料取自《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95年國際研討會論文集》

jiangware photo jiangware photo

油滴大碗殘片的外觀

油滴小琖殘片的外觀

jiangware photo

南宋、元吉州窯茶琖連托,公元 1127 ~ 1279

北宋是福建「鬥茶」最興趣時代,福建的建窯各種鷓鴣斑、曜變、油滴,兔毫是歷史另一個里程碑。南宋兵荒馬亂,這些高級階層遊戲已漸式微,出現彩繪向元代景德鎮白瓷藍花和各種彩器過渡。

這個茶琖帶有北方磁州窯彩繪風格,但不是磁州窯,把她定為元代是她開有吉州窯碎片和吉州窯特點的彩繪,這個茶 琖可能是吉州窯「土貢」。

jiangware photo

南宋吉州窯黑彩茶琖,口徑12.6 cm

jiangware photo

南宋吉州窯黑彩茶 琖托,口徑11 cm。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