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定鼎式熏爐

fending photo

北宋印花饕餮紋鼎式熏爐,公元 960 ~ 1127,高 22.3 cm

fending photo

定瓷鼎式熏爐上、下兩個部分

釉中有極細黑點,古人叫「塵星」:有如人淚水流淌「淚痕」;牙白色,有如東方女士虞色美。花紋線內有綠色高鋁色素,底足邊釉長短不齊,釉中滲有粉狀物,所以又有「粉定之稱」。熏爐印花、刻花鏤雕、鏤空之精美,是定瓷中無上之精品。

fending photo

北宋定瓷印花

是定窯中、後期傑出藝術成就。熏爐分成兩個部分,印饕餮紋最為珍寶的是鼎爐耳印有古藝用象形字。在世界所有藝術館中收藏定窯瓷是唯一一個,彌足珍貴。古往今來任何一個窯場都看不見印饕餮紋。不是不為也,而無能為也。

粉定鼎式熏爐是北宋中末期定窯中粉定珍貴品類,分兩個部分;上部爐蓋寶頂是雕刻的蓮花,蓋面是刻劃成的水波紋,蓋面的下麵是鏤空對稱的出煙口。下部三象鼻足,是印花,爐身是印製饕餮紋(獸面紋)。饕餮紋是一種幻想的神話活動裝飾。它將牛、羊、虎、熊等動物和幻想中的龍、夔等各種怪獸正面頭部形象的口、目、眉、鼻、運用誇張和筒化的手法使之紋樣化,成為一種似與不是之間的裝飾個體。宋代人根據(呂氏春秋)“周鼎著饕餮,有首無身”的記載,就以饕餮命名。

整個組成熏爐的兩個部分,藝術裝飾的表達是由劃、刻、模印、鏤空四種藝術形式表達組成的。鼎式熏爐兩旁的戟耳,分別有古象形字的紋樣,這在定窯瓷器中十分寶貴的,古今都未有同類品。北宋、定窯(粉定)鼎式香熏爐分兩個部分,這是北宋定瓷中十分罕見的器例。

如何來鑒定古定器,筆者總結了古陶瓷大師的經驗和傳世的證據相對照,我們用以下幾個標準去衡量,這是我們必須要注意掌握的。

通過對定窯瓷器的細緻觀察,在掌握定窯各種造型、紋飾特點這個前提下,以下三點對於鑒定定瓷的真偽是十分重要的。其一,釉面特點除通常所知的定瓷的釉色為溫潤的牙白色及有流釉的痕跡──淚痕以外,定窯白瓷釉面有極小的黑色雜質顆粒,即使宮中收藏品亦不例外。古人稱‘塵星’。而偽品則沒有這種雜質‘塵星’。其二,定器施釉在近足部及足底往往有多處露胎,仿品施釉規整。其三,定器足邊棱角清晰,卻不是整齊劃一,足邊往往不平並有多處小小的缺口:而仿品足邊處理絕對整齊劃一,體現了現代工藝的特點。

現代仿定器以河北定瓷廠等仿品為主,原料為本地所產。通過對古代定瓷標本進行系統的化學分析與物理測定,發現定瓷胎土中氧化鋁(AL203)的含量很高,從而為仿定器找到了內在有價值的線索。經過上百次的試燒,終於找到了與古定瓷接近的配方,燒成後色澤、質感與定窯瓷器接近。但只要詳加比較,會發現仿品的釉色不如宋代的沉著,有新燒的光澤,造型規矩而顯呆板,與真品相比遠有細小的差別。目前看到的仿品有:仿定窯印花菊瓣盤,劃花菊瓣紋碗、印花折枝花紋碗、弦紋盒、孩兒枕,蓮瓣紋龍首淨瓶、弦紋瓶等。

鑒定中還應注意一些細微特點,才能正確的判斷它的真偽。

造型是需要我們仔細觀察,古定器造型典雅古拙、胎薄、發出金屬聲的韻味,聲韻悠長。紋飾有劃花、刻花,印花、剔花(繡花)工整、活潑、對稱。 它的釉色是溫潤的牙白色,好似東方女性化妝後的膚色,前期釉亮麗,後期的印花瓷器無浮光。

fending photo fending photo

元代景德鎮仿定瓷
“至元二十二年二月造”銘高11.9 cm

元代景德鎮影青瓷
宋代、元代定窯不存在影青瓷

它的釉面有數點極小黑色雜質的顆粒(寄付在釉面,釉面並不下凹,古人叫“塵星”)。所謂定瓷的淚痕前期多為流淌綠色狀;後期粉定如盤、碗類的外壁的淚痕多為弧形。有的沒有淚痕。

花紋不論是刻、劃、印等紋線內都聚有綠色釉,現代化學名稱叫二氧化鋁(AL2O3)。碗、盤之類的器物的外表有刷紋,古人說有竹絲刷紋,外表有花飾的器物,就很少有刷紋。 這些情況都需要我們仔細觀察。

為避免被仿品所惑,一定要結合其他多方面,反復的觀察,才可做出正確的結論。

仿品釉面不清麗(不滋潤),不是發暗,就是有浮光,有的釉好似有未幹的感覺。

印花紋不是過淺,就是過深;印花紋飾不活潑、不自然,有拙笨的藝術和功力不成熟。

定窯瓷器銘文有出土和傳世品的證據,在這個世界公私博物館和私人收藏家手中大約八十件(不包括近年出土部分)。

款識包括官、新官、尚食局、尚輦局、尚藥局、古藝用象形字等,這些款識的銘文都是先刻劃後上釉燒成的。先刻劃後上釉這部分銘文筆劃內聚釉成淡綠色,刻劃自然流暢,這符合她的工藝特點。

還有的款識如奉華、鳳華、慈福、聚秀、禁苑、德壽等銘文。不論是先刻劃的或者是後刻劃的銘文在辯識過程中,都要小心,有仿刻的可能。銘文因為他不是重要鑒定古瓷標準,銘文在鑒定過程中起了絕對尺規作用,這種尺規作用必須是在古瓷,其他特點都相符,銘文才有真正的價值。帶有銘文的瓷器才格外珍貴,帶官字和其他銘文的定窯瓷器才是定瓷中的極名貴的品類。如果把款識當成古瓷重要鑒定標準,帶銘文的贗品,就是你的陷阱。定窯鼎式香爐的銘文,是藝用象形字,確極罕見了。

fending photo

北宋紅定 ~ 龍雙鳳牡丹紋盤,公元 960 ~ 1127,口徑 26.2 cm
御用大婚吉祥用品。尤其是浮雕工藝,舉世罕見。

fending photo

北宋紅定盤造型

fending photo

北宋紅定盤金扣是純金和精絕鉚釘工藝奪天工。

紅定和紫定相關問題

定窯生產白色瓷器,我們通常分類為“白定”、“粉定”兩種。定窯除了燒造白定以外,還生產了所謂的“紅定”、“紫定”,黑定、綠色定器等。這些不同品類的定窯器的胎骨皆為潔白色,同時它們的胎體分為瓷胎和漿胎(陶胎)兩種。

目前公開發表存世的紫定、紅定相當稀少,據有關陶瓷專家的調查和不完全統計,日本有紅定兩件,韓國有紅定兩件,美國有兩件。中國吉林省一個紫定印花碗,北京文物管理處保藏紫定蓋碗,一九九零年北京故宮文物精華展,展出一件安徽省合肥出土北宋紫定金彩盤口瓶,可惜金彩已脫落。遼寧省阜新市遼墓也出土了一件定窯紫定碗。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的北宋紅定金彩牡丹紋小碗,口徑十三釐米,胎體輕薄,質地堅實,金彩牡丹紋飾光亮,“據說”是一九二五年在朝鮮出土。紫定傳世品極少,頗為特別珍貴,帶金彩花紋就更形可貴了,為此被日本政府列為“國寶”。在日本國寶級文物受法律嚴厲管制。

國寶金扣紅定“官”字盤,研究中國古陶瓷的朋友都清楚的知道,陶瓷的品類、藝術的裝飾、龍鳳紋的利用、瓷器的釉色、皇家用瓷和民間用瓷、有其嚴格的規定,一龍、一鳳紋是皇上確立正宮娘娘大婚用品,按照這個邏輯思維推理,一龍、雙鳳、兩牡丹紋鑲扣金邊“紅定”官字盤是皇帝第二次確立西宮皇娘大婚的用品。她包含的寓意“紅色”吉祥,鑲扣金邊代表高不可攀,一龍、雙鳳,兩牡丹是一帝戲雙鳳,共富貴。

如果說聰明的日本人美學觀念,把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的北宋紅定金彩牡丹紋小碗,列定為日本“國寶”,那麼,按照現代藝術審美和皇帝用瓷的尊貴,鑲金扣邊,“官”字、一帝、雙鳳,共富貴吉祥如意的北宋紅定盤,相對的比較日本“國寶”紅定金彩小碗,其無論是工藝、寓意,用金的多寡,都尊貴於日本“國寶”金彩小碗。所以說鑲金扣紅定官字盤,是我們國人超級國寶。

我們在引述一下古文獻,看看古人、名士是如何記載北宋的古紅定。一件古藝術品,一位元藝術家的藝術作品,衡古不變的真理,就是她本身具有本時代的珍貴價值,那麼這件藝術品流傳千百年,仍然具有她崇高的價值,古陶瓷的藝術價值也是如此。

北宋第四任皇帝趙禎,歷史上稱為宋仁宗(公元一零二三年),在宋仁宗時代出現了有關紅定的記載:

宋人邵伯溫《聞見錄》中“定州紅瓷”條雲:“仁宗一日幸張貴妃閣,見定州紅瓷瓶,帝堅問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宸所獻為對。帝怒曰,嘗戒汝勿通臣僚饋送,不聽,何也?因以所持柱斧碎之。妃愧謝久之,乃已”。

從上述記載說明,北宋建國後六十年,定窯生產了紅定、紫定珍貴瓷器。從這段記載裡,我們體現了兩個問題,一是自古到今要辨大事,最有效的捷徑,就是找關係走後門。王拱宸先生真有辦法,走了一個“通天後門”:二是當時定窯紅定的名貴程度,連皇帝的老婆要得到一件定窯紅定都不易。

歷史又記載了仁宗殿前有紫花雕龍坐墩,所以說當時定窯所生產的紫定器,是為了皇室需要而生產。

公元一零六八年是北宋神宗時期,歷史上大名士、大文豪蘇東坡先生高度讚美了定州紅瓷,寫有“定州花瓷琢紅玉”的詩句,也就是說蘇東坡見到的定州紅瓷和琢刻的紅玉一樣的豔麗。

明代初《格古要論》記載:“……定窯中的紫定、黑定,黑如漆,土俱白,其價高於白定……”。

《格古要論》的作者把宋代宮中流散在市場的紫定器的經濟價值,相對的比較高於白色定窯器,在今天也同樣。鑲金扣、銀扣、銅扣裝飾,宋早期定窯器皿,它的階級性最突出,和官汝相同。和官鈞、南宋修內司官窯,郊壇宮窯也極為相同。鑲金扣邊我們通常認為是皇帝先生尊貴的象徵,鑲銀邊可能是後、妃及太子、公主級用物,用鑲銅邊的器物可能是級別又低一級人物,如普通嬪妃等。

從鑲嵌不同的金屬邊工藝程式來研究,定窯是當時宮中製作用瓷作坊,首先被選中皇宮用瓷,押送進京後,又送到皇家金銀作坊,金銀作坊根據皇宮的慣例,鑲做了皇帝用瓷以及其他皇宮中人的用瓷,鑲、嵌有金、有銀、有銅等金屬裝飾。

根據鑲金扣紅定官字盤的鑲造工藝來研究,因為金邊不存在焊口(明、清及民國仿定器鑲邊有焊口,同時北宋以後沒有任何一代仿紫定),這是鑒定北宋鑲金屬邊瓷器,嚴格的鑒定標準。

因北宋的當時沒有鍛壓技術,因而鑲扣的金屬用料都是鑄成的(北宋鑄造很發達),用剩黃金邊角料經過多次冶煉,所以黃金髮“紫”成色很好。日本紅定小碗就是金水繪製的。

尤其是鑲金扣官字紅定盤,鑲的金邊又加了一道工藝,用金鉚釘,另一面用擋片固定。其無論是鉚釘,和擋片,都鑄造精絕無比。這些都是宮廷用瓷金裝工藝在陶瓷藝術上的反映。另一個目的防止被下人偷竊。這種方法鑲嵌金邊定窯器,在北宋定窯傳世品中十分罕見。

金扣鑲邊紅定官宇盤的發現,展現出一種從來不為學術界所知北宋定窯瓷器中“金扣”定器裝飾的秘密。因為到目前為止,中國以及世界古陶瓷研究者,仍未發現宋代定瓷中紅定金扣樣板。金扣紅定官字盤的發現,為宋代定瓷金扣裝飾,提供了證據。同時,也證明古時社會上層統治者對金銀器索求,《史記、孝武本記》,曾記載了方士李少君對漢武帝的話:“黃金成,以為飲食器,則益壽”,因而表明、漢、唐、五代、宋代金飾瓷器,都是上層統治者,皇帝用的時代高檔瓷器,以圖益壽延年。

宋代從定窯開始,各類顏色釉瓷器的原料都經過精選和提煉,質地細膩,胎體原料比白瓷要求更嚴格,說明定窯是作為一種特殊的藝術品種來對待。一般白瓷或青瓷的釉層,或多或少都有一層玻璃質釉上常見的明亮浮光。紅定瓷器沒有,釉面瑩潤,光澤含蓄,有一種特殊的質樸之美。有的紫定用金彩作出大朵開得繁盛的牡丹花,有的鑲金扣雍容華貴,儀態非凡。

專家從窯址調查中發現,在定窯作坊中只有部分作坊生產紫定瓷器,產量很小,主要是碗、盤、碟等,瓶罐之類的瓷器更少,釉色純正美麗的紫定、紅定瓷片極難發現。這些個別產量極少的紅定,製作困難,都是定窯作坊特別制做的皇家用瓷。紫定釉色美與否於釉中含鐵的多少和控制燒造氣氛而定,釉料中含鐵物質達到一定程度,釉層薄,火焰溫度比較高,這就能出紫定。紫定燒窯工藝比其他釉色品種難度較大,因為要使薄薄的釉層通體一致,光潤美觀是非常不容易的。紫定的燒成反映定窯工藝的高超與成熟程度令人歎息。當然紅定是定窯中更為突出極少見的品類。鐵紅釉以鉛為助溶劑,出土紅定器有反鉛現象和有蛤蜊光現象,金鑲扣邊紅定官字盤、印花清麗,釉色紫紅而幽雅,寓意吉祥皇宮用品,真是不可多得絕世珍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