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錢)看

成套鈞瓷在世界上任何角落都不存在。這真是天方夜譚,真是一個神仙講的故事。這個神奇的故事卻發生在中國神妙的地方香港。而不是中國的北京,臺灣故宮博物院和英國大衛特,上海博物館。香港素來被人們稱著是一個文化的沙漠,是恰如其份的。香港的藝術文化是個“鍍金社會”,表面亮麗,其實是金玉其外,敗茹其中。尤其是香港政府,對中國文物藝術的破壞從未手軟。

成套鈞瓷的顯世,無論在歷史上任何朝代,或是今天的文明社會都決不允許流落在民間,任何時代的政府可能利用文明手段收購,或是用不文明手段暴力掠奪據為國家所有。成套鈞瓷塊寶理所當然是國家的,是全人類共有。任何私人秘藏都違背人類文化藝術研究、欣賞和願望。任何私人把十套鈞瓷的寶藏失落了一件,或是破壞了一件,或是賣給了與鈞寶不相干的國家都是歷史的罪人,人類文明的罪人,政府是不負責的政府, 對中國古文化藝術的麻木不仁,都應譴責。

財迷心竅。任何國家博物館、院,私人收藏家,藏有一至十字成套鈞瓷,可能一夜之間名聞天下。如果用錢來衡量,是無法估計的,真正價值連城,價值連城這句話才有真正的定義。例如︰北京拍賣行拍賣一件鈞窯盆托高達兩千五百萬元人民幣,中央電視臺鑒寶節目報導一套底刻(六)字窯變花盆,說是無價之寶,那麼底刻一至十字花盆連托一套,起碼價值六億人民幣,十年後價值十二億人民幣,任何藏家的子孫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愉快中。

筆者在上文曾提到底刻一至十字鈞瓷花盆,其無論是於理、於法都應該是國家的,私人不得藏有。社會腐敗了,上至大政府,下至鄉鎮貪汙腐敗,大大減低人們愛國情緒,包括國家大小文物工作者,大官小官都不愛國家,讓平民百姓去愛國,可能是望梅止渴,“錢”迷失了人們的本性。

筆者願做冰人,得此訊息的人也做個大媒,把這套絕世塊寶回歸國家院、館所有。據筆者所知,秘藏鈞瓷塊寶者之要求很低,老了有飯吃,有酒喝。當年永樂大帝賜袁珙詔書:“賜汝金牌,任汝行走,過庫支錢,過坊飲酒。有人問汝,道是永樂皇帝好友”。足矣。擺在活著的人們面前有三條路,一是碌碌無為度春秋,二是流芳千古,三是遺臭萬年。事情無論大與小,只要對社會,對人類,對國家有好處,而做出細小貢獻的人,就是高尚的人。不被歷史遺忘。應作者所托代寫“簡序”。

chunware photo

北宋960 ~ 1127年

朱砂紅花盆連托一套從左上角“第一開始”到右下角“十字”結束,整整是完整的一套。感謝我的朋友慷慨相贈完整一套照片,及大飽眼福睹其風彩。

成套(一至十)鈞瓷葵口花盆的出世她衍生了兩個主要問題:

(一)當管理鈞瓷生產機構官僚,接到宮中的指令要燒造一定數量花盆時,例如一百套,生產基地官僚組織技術高超工人在指定時間內完成,她需要很多技術工人,有的人燒造1~2字 ,有的人燒造3~4字,以此類推;盆托也是同樣。因為北宋鈞窯是模制的,他們的產品風格是一致的,但在個別細微地方略有不同,例如,支釘的數量的多少;如意足的大小;書刻數位筆跡,寫法,先刻字還是上芝麻漿釉再刻字等,燒造時火溫忽高忽底等技術上出現了不統一,因而面釉和底芝麻醬釉色調的輕重也不統一,這些技術上的不統一是我們應注意的,但它不是鑒定其真偽強有力的證據,而是信口開河。河南人利用支釘數量的多少,如意足大小,先刻字或是後刻字再上芝麻醬釉,刻字的筆跡來鑒定鈞瓷的真偽,是無理取鬧。筆者雖然沒有去河南考察,據手頭上資料,河南起碼有三處燒造鈞官瓷,因為她們風格各不相同。強烈要求鈞瓷風格一致,違背鈞瓷燒造的長期性,藝術陶瓷的發展由低級向高級過度性客觀規律。不要以為鈞窯的古窯址在河南,河南人都是專家。利用美國學人波普先生類型學研究,成套鈞瓷花盆就是最好的互相證據。

chunware photo

北宋960 ~ 1127年朱砂紅花盆底刻(一)字口徑25.2 cm ~ 27.2 cm,高18.2 cm

鈞瓷有朱砂紅。火燃紅,海棠紅,但不知是個什麼樣子,惟朱砂紅可以去藥局買點朱砂,溶于水中,才知道朱砂紅真面目。

鈞瓷的花盆都不支燒,盆托才是支燒 ,這在燒造技術上是個不解之迷。筆者不想聽到那些一致半解的專家的解釋,是“因為怕底足粘連窯床”的說法,因為同樣的鈞窯花盆就是墊燒的,它不怕粘連窯床嗎?

chunware photo

(一) 字花盆的底足

chunware photo chunware photo

古窯址出土瓷片(趙青雲)

(一)字花盆局部放大

“兔絲子”是一味中藥,褐紅色顆粒狀。可以到中藥鋪購買看看是個什麼樣子,不可胡亂解釋古文獻鑒定術語,對後世影響極其惡劣,釉中隱藏細細開片紋叫著“牛毛紋”。但也有的開片紋用眼也能看得到,就不能稱“牛毛紋”。真正古鈞瓷必須在同一器具備這三種紋,否則就要仔細研究是否是仿製品。

chunware photo

北宋960 ~ 1127年朱砂紅鈞窯花盆托(一)字口徑26.9 cm ~ 28.4 cm,高7.8 cm,支釘痕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朱砂紅鈞窯花盆底足刻(一)字,字的刻法和古人毛筆字寫法相同。請參閱下面還有不同刻法,這說明鈞瓷的生產工藝不同的人集體合作的,字的寫法不同是不同人刻的。但她們整體風格是一致的。

chunware photo

(一)字花盆盆托局部,蚯蚓走泥紋,明、清、民國仿鈞瓷是沒有蚯蚓走泥紋,近年河南仿蚯蚓走泥紋相當容易,這是趙青雲先生說的。現下仿蚯蚓走泥紋用尖利工具畫成的。然後上一層重藍色釉,然後表面在上一次淡藍色釉,把蚯蚓走泥紋表現出來。仿製蚯蚓走泥很自然,但有時用於摸它的紋路有感覺,真正的蚯蚓走泥紋隱在釉中。

chunware photo

藍色美麗的窯變紋,窯變是藍色的底釉由氣泡翻滾的原理把底釉的藍色帶到釉面形成的。所以她才藍中有紫,紫中有紅,才是真正的窯變紋。

chunware photo

北宋960 ~ 1127年鈞窯,一套花盆底刻(二)字

chunware photo

二字花盆局部放大口沿兔絲子紋

chunware photo

北宋960 ~ 1127年鈞窯花盆(二)字,口徑25.8cm ~ 24cm,高17cm

chunware photo

鈞窯花盆(二)內部正面

chunware photo

鈞窯(二)字花盆底足刻二字

成套鈞窯瓷的發現衍生第二個問題

不可能︰自然科學工作者,利用現代科技,不斷探索宇宙的秘密,過去認為的不可能,在今天而變為“可能”。

社會科學家,包括,文物學和考古學,利用科學手段不斷的發現,過去疑難的問題,都得到明確答案,不可能而變為可能。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憑主觀認為的不可能,偏偏她客觀的存在的。我們應把不可能三個字存入歷史博物館。

成套花盆的發現,筆者也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存在的,也不可能把拾套花盆的風格和特點做成是一致的。真真是可能的,滿街都是“眼鏡”特別是“老花鏡”。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二字花盆的盆托,口徑24.3 cm ~ 26 cm,高7.7 cm,支釘底痕12個

chunware photo

鈞窯刻二字盆托底足

chunware photo

(三)字花盆一套,口徑22.3cm ~ 24.3cm,高16.8 cm

當筆者親眼目睹才大吃驚,世界竟有如此奇跡出現在眼前,震驚之餘飽喝了一頓福建建溪茶。

蒙古國丞相詩人耶律楚材︰《西域從王君玉乞茶因其韻七首》……“計年不啜建溪茶,心竅黃塵塞五年”。對於古文物現世、鑒定,北京學派的故宮博物院專家為代表,他們認為,上仟年、幾佰年的文物不可能留傳至今,仟、佰年前的文物被個別人收藏,全是仿製品;所以筆者建議文物界大人物多喝點福建建溪茶,徹底洗滌心裡塵埃,才能心亮眼明。任何人也想像不到世上竟有如此神秘事在不斷發生。古今中國的知識份子,包括高級知識份子,從來都高高在上,不讀書,不看報,有一個,算一個,從不下鄉考查,他們坐在舒適辦公樓,專門寫書給別人看,有的甚至閉門造車。近年甚至出現貪汙,腐敗。

chunware photo

鈞窯花盆底刻(三)字型式

嚴重的還有專家坑騙。替別人寫一張毫無意義的鑒定書收取大量“潤筆”費,據社會反映,除了故宮李輝柄先生的兩袖清風以外。有的個別專家不給錢就是假的,給錢少的,是假的,給多錢就是真的,在多些錢就是“國寶”。其實用錢買鑒定書者,非常可能是仿品。在國際社會造成不可低估惡劣影響。

一九九二年《香港文匯報》報導,改革開放以後中國文物流出國外能建五個故宮博物院,我們不以為然;一九九八年美國《時代週刊》報導,近年中國的古藝術品每年以十億美元之速度流出中國,我們才大吃一驚;根據新華社內蒙分社報導,內蒙近年被盜古墓幾萬座,草原被破壞幾萬畝,滿目狼籍,觸目驚心,十墓九空,據手頭上資料,全國古墓被盜,幾十萬座,可見《香港文匯報》《美國時代週刊》所報不虛。

這些被盜的文物很快流出境外,有的被外國人收藏,有的被外國拍賣行拍賣,有的出口轉內銷,中國的文物政策出現了什麼問題?筆者認為,“法”應該和“疏通相結合”,“收買”和“寬鬆”相結合。

一個例子,據說一位農民帶了幾件瓷器去北京,找個買家,元代錯金瓶,高足杯、碗等在北京大大小小專家一致認為是“假”的,後來經過北京故宮一位頂尖大專家定為,“假”的,可是這位農民始終認為是真的,這些大專家認為“我是專家”,你是一位不懂文物的農民,我還不如你嗎?專家就沒考慮一位不懂文物知識的農民,為什麼敢抗衡大專家的意見,因為這位農民知道這幾件文物的來歷,或者說是他親自發現的,親手挖掘的,可見有時專家不如農民,所以說中國古今知識份子高高在上,大約五年沒啜過建溪茶,心裡塵埃集聚十年了,是應當清洗的時候了。去喝點福建建溪茶吧。這幾件瓷器很快來到香港,聰明的上海人,馬上來香港把這幾件瓷器買回去,經過文物學和現代科技測試,金是真金,瓶;杯、碗是元代珍品舉世無雙。這應當引起人們廣泛的注意。

書歸正傳,從一至十成套鈞瓷的研究發現,它是一套完整北宋鈞窯標準器,皇宮中要求鈞瓷督燒官員燒造不同品類花盆的數量,可能是龐大的,可是上百套、或是幾仟套,(因為皇宮太多太大,娘娘太多)鈞台官窯的承受不勝負符時,可能分發到神垕,劉莊等技術較高窯場進行燒制,這樣問題就出現了,因為燒造工藝之不同,火溫高低之不同所以窯變釉色調不統一,有的出現玫瑰紫,朱砂紅等等,底足芝麻醬釉有深有淺,如意足有的略大,有的略小,因為古代窯業是火的藝術。河南人說︰“入窯一色,出窯萬彩,”是不符合當時燒窯事實的,同時鈞窯是有“對”的,一至十字每個號碼都有“對”,但花紋無雙,因為窯變是天意,不可預測。這些存在的客觀事實在河南人著作中都不見說明,所以說個別專家鑒定過程中的欺騙性有很大的空間。

有的底足的字書寫不同,固然是不同窯場,不同人書寫是一個原因以外,就是同一窯場產品底足內的字也不盡相同。

河南人說“十窯九不成”,這句話實在有商榷處,鈞窯燒造的成敗應是“四六”或“三七”,這是很大的比例,假如“十窯九不成”不符合實際,人所周知,官窯是官家供以錢糧,極大的浪費了資料,鑒窯官不但要打人,而且會要求賠賞,所以鈞窯不合格的部分要打碎,要守密,深埋地下,要鑒窯官不知道。

關於底足的字,除了不同窯場書寫的不同外,就是同一窯場的字有的也不相同,如果窯場燒造的任務是一百套的話,按照損壞比例是百分之三十的話,就要燒造一三零套,這是因為可能(五)字燒壞了三十伍個,(二)字燒壞了三個,總數是六百個,從多餘的三拾套中,填補壹佰套中的不足。多餘三十套剩餘部分入庫儲存,這樣問題就產生了鈞瓷略有不相同重要原因。如果下次再命燒壹佰套,燒壞比例仍然是百分之三十的話,庫存中補足燒壞的不足,這樣,鈞瓷底足刻字就不相同。

鈞瓷底足的字在芝麻醬釉的下麵,或是先上芝麻釉後刻字,是兩個做坊掌座師傅的暗記,互相加一區別,燒造的成活率,品質的好壞,任務完成多寡的證據。以此為鑒證鈞瓷真偽。是毫無根據的,做仿品的人這點小聰明還是有的。先刻字後上釉這是官窯普遍現象,這反倒證明先上釉後刻字真實性較大。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三)字花盆底足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三)字花盆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三)字花盆托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三)字盆托底足支釘痕20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三)字盆托局部放大

chunware photo chunware photo

古窯址出土瓷片(趙青雲)

古窯址出土瓷片(趙青雲)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四)字花盆一套

鑒定古鈞窯瓷一

鑒定任何古陶瓷,包括古鈞瓷,物主最心知肚明是“來源”問題,無論是在任何城市的古董一條街,還是北京的潘家園買到的古董,非常可能都是假的,偶而在香港摩囉街出現的珍品,而無人問津,香港人葉公好龍。大的古董商人把走私進入香港的古董,可以發財的珍貴品類保留外,其餘的出口圖利,或是贈送其他國家,取得商業利益。

嚴禁聽故事,姑奶奶的姥姥是宮女;爺爺的老岳丈的爸爸是太監;表兄弟的小舅子挖墓出土的,這些都是騙人的鬼話。真正能接觸到挖墓的談何容易,在中國是犯法的。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真假掌握在權力中,古董商人,包括拍賣行的商人,不一定懂文物鑒定學,因為他們不知道古董的‘來源’,所以他們把真的說成是假的;而更重要原因是古董商人騙人的手鍛,“在你手裡是假的,到我手裡才是真的”,他們可得到巨額利潤。

廣州文物界大人物趙先生的名言“我為什麼要說你是真的?說你是真的對我有何種好處”。這真是中國文物界的毒藥,共產黨白培養了他,他連舊社會的古董販子的品質都不如。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四)字花盆高15.3 cm,口徑22.1 cm ~ 22.7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四)字花盆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四)字花盆底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四)字花盆局部放大,趙青雲先生說,藍中有紫,紫中有紅,窯變釉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四)字花盆盆托口徑20.4 cm ~ 21.8 cm,高7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四)字花盆盆托美麗的蚯蚓走泥和藍色小點點,河南人說的是珍珠地。

chunware photo

北宋河南古窯地出土的殘片和美麗的蚯蚓泥紋和“珍珠地”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四)字花盆盆托支釘痕17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五)字花盆,口徑20.8cm ~ 22.1cm,高14.3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花盆局部放大藍中有紫,紫中有紅及美麗的蚯蚓走泥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五)字花盆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五)字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五)字花盆托型式,口徑19 cm ~ 20.4 cm,高6.3 cm

古鈞瓷鑒定之二

鑒定中國古鈞瓷最起碼具有四種‘紋’

蚯蚓走泥紋,一件古鈞瓷最後決定真鈞或假鈞都要以此為標準,一仟年以後也是這樣的標準為尺規。儘管現下的河南仿蚯蚓走泥紋“易於反掌”,但是仍然亂不了‘真’。民國以前仿鈞瓷,清代雍正官窯為最好,工精藝巧,匠氣太重,也仿不成蚯蚓紋,更何況明、清、民國民窯的仿品。

兔絲子紋︰是釉中褐紅色小點點,和一種中藥兔絲子相同,你可去中藥房買點兔絲子看一下,便可分曉。

牛毛紋︰是釉中隱藏又細又長的紋線,有的用肉眼也能看到開紋線。有的是開片紋不可叫著牛毛紋。

窯變紋︰因為鈞瓷是利用氣泡的原理產生窯變紋,因為鈞瓷的釉中含有大量氣泡,鈞瓷多次上釉,釉中的藍色和還原的紅色,利用氣泡帶到釉面形成的。個別大氣泡破碎了,形成大棕眼,釉中佈滿小氣泡,所以窯變釉“藍中有紫,紫中有紅”。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五)字花盆托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五)字盆托內部珍珠地藍色和白色小點點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河南古鈞瓷窯地出土趙青雲,之珍珠地藍色和白色小點點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五)字盆托底支釘痕16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古鈞瓷花盆底刻(六)字,口徑19.3 cm ~ 20.6 cm,高13.2 cm

古鈞瓷鑒定之三

鑒定中國古鈞瓷要有“兩光、一地”

兩光︰古鈞瓷釉面有特異的光,古人說叫“奇光,異光”現代仿品一定要做舊,去浮光,一用藥水,釉面有死氣。二用油,用藥去光和用油去光,兩者破壞了古鈞瓷的寶光,後者少放點水,形成水珠滾動,用化學藥水去光,高科技一查便知。或是用舌尖舔一下是辣的。

古鈞窯的底芝麻醬釉有光,葉喆民先生說這是區別古鈞台官窯和其他窯以及仿品根本區別。不過芝麻醬釉裡稠穠,塊狀疙瘩是芝麻醬形成的,筆者就不明白了。

一地︰月白色的釉包圍藍色小點點和藍色地包圍白色小點點所謂“珍珠”地是釉中氣泡帶動形成的。

這都是鑒定古鈞瓷主要的根據。

chunware photo

北宋古鈞瓷底刻(六)字,口徑19.2 cm ~ 20.6 cm,高13.2 cm

chunware photo

古窯址出地殘片(趙青雲)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六)字花盆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六)字花盆底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六)字花盆托,口徑17.4 cm ~ 18.5 cm,高5.8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六)字花盆托支釘痕19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六)字盆托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六字)盆托局部放大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一套

古鈞瓷鑒定之四

古鈞瓷的口沿,棱角,所謂的出筋部位往往都是薑黃色,這是因為古鈞瓷的釉氧化鋁含量高。氧化鋁受熱快溶解快,流動性大,所以才形成口沿,棱角,出筋部位是薑黃色(汝窯的胎含氧化鋁高,所以口沿,棱角,出筋部位也是薑黃色)古鈞瓷的如意足尖部芝麻醬釉被磨去露胎,(極少不露胎)。這是為什麼?古鈞瓷的支釘痕是梯型的方釘,真是奇特。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口徑17.9 cm ~ 18.9 cm,高12.3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底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器內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口沿局部放之兔絲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托型式,口徑16.3 cm ~ 17.2 cm,高5.6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支釘痕12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托的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七字)花盆托局部放大及無與論比的蚯蚓走泥紋、珍珠地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一套

古鈞瓷鑒定之五

古鈞瓷的口沿,和器身,及器裡往往會出現不潔淨髒色,這是因為鈞瓷在2000℃~2400℃還原,而形成窯變釉,當窯室內溫度低於2000℃,或是還原時間不充分,才能出現的情況,因為鈞瓷的色料是不同礦物質組成緣故。這些礦物質溶解度不同,有的還原較好,有的還原就不好。因而有才出現沒被還原的髒色。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口徑17 cm ~ 18cm,高11.3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底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口沿局部放大

chunware photo chunware photo

古窯地出土殘片之髒色(趙青雲)

古窯出土瓷片之藍點點被白色釉包圍(趙青雲)

chunware photo chunware photo

古窯地出地瓷片髒色(趙青雲)

古窯出土瓷片窯變釉(趙青雲)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托型式,口徑15.2 cm ~ 16.1 cm,高5.1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托支釘痕15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托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八)字花盆托內部局部放大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一套

古鈞瓷鑒定之六

鑒古陶瓷是好最有效的方法是類型學排比,這是美國學人約翰•波普先生發明的鑒定方法。是非常穩妥的。當年庇斯•大維特先生買的雲龍銘文、象耳大瓶,中國的專家把她排除是元代製品,他們說元代沒有青花瓷,古董商出身的專家和古董販子沒有大區別,你又不是元代人、宋代人、憑什麼說這個沒有,那個沒有。

仿品決不能把古鈞瓷所有特點仿製在共聚一器;筆者認為古鈞瓷所有特點共聚一器就是真的。趙青雲先生說現代的仿製品已達金、元水準,這句話很有商榷餘地,宋代,金代,元代鈞瓷各有不同特點,仿品永遠“四不象”。趙先生是否同意筆者的說法。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口徑15.2 cm ~ 16 cm,高10.6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底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口沿局部放大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托,口徑14 cm ~ 14.7 cm,高4.4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托底部支釘痕11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托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九)字花盆托局部放大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十)字花盆一套

古鈞瓷鑒定之七

利用現代高科技方法鑒定古陶瓷是最近幾年剛興起的鑒定方法。主要是測試古陶瓷的微量元素成份和古窯址出土殘片的元素成份是否相同。北京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同步輻射。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最新古陶瓷元素測試儀器 ,是在美國進口的,60釐米以下古陶瓷都可以做為測試標本。香港各大學在研究中國古陶瓷還在白癡階段。解釋光測試古陶瓷是讀書人利用偽科學在自欺欺人。

而主要問題是科學家不懂古陶瓷,文物學家(眼學)不懂高科技,所以文物學家瞧不起高科技鑒定成果,而科學家只懂紙上談兵;北京科學院的元素分析是可信的,但收費過於昂貴。上海矽酸鹽測試也是可信的,但沒有結論。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十)字花盆,口徑14.5 cm ~ 15 cm,高9.7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十)字花盆底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十)字花盆內部

chunware photo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刻(十)字花盆局部

古窯址出土殘片(趙青雲)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十字)花盆托,口徑13.5 cm ~ 14.1 cm,高4.5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十)字花盆托支釘痕13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十)字花盆托內部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底刻(十)字花盆托內部局部之珍珠地

在中國整個一部歷史中,古董商人(販子)是一幫無惡不做的人,用現代人的話說是撈偏門的,和黃、賭,毒孖生兄弟,他們的手段之惡劣,把別人的東西據為已有,拐、騙、偷、挖人家的祖墓,造假害人,混淆真假行騙,把珍品,精品賣給外國人,出賣“國格”,都是古董商人(販子)幹的。(電視劇)解放前的古董商人(販子),不得善終,斷子絕孫,子孫是白癡,就是太缺德了,所以古今古董販子(商人)要積三分德留給子孫,免受天譴。

解放以後這些古董販子(商人),被改造成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改革開放以後,在全國各地成立各種古董拍賣行,這些古董拍賣行商人大多數是有信譽的,極少數古董拍賣行商人由好人向壞人轉變。好、壞拍賣行的古董商人,有六張牌照,有當地省市黨委、省(市)政府,文物局,公安局,工商局,稅務局。(這是筆者親眼所見)其中部分根本不懂文物知識,他們是如何得到這六張牌照?社會腐敗了,國家最後一片淨土文物工作者也沉淪了,絕大多數的文物工作者在拼命的撈錢,給錢就是真的,給錢多就是“國寶”,一張連擦屁股都沒用的鑒定書,價值拾萬元以上;在國際社會中造成不良影響是不可估計的。還有很大比例的大量拍賣行商人,利用不同手段進行“釣魚”,以徵收物品之名,把客人珍品,用各種不同手段,不同理由據為已有。拍賣行出了害群之馬。

河南省一家拍賣公司叫著“ 夷信拍賣公司,公司的總經理叫李百軍”,在國家的拍賣行中進行公開行騙一間公司。

河南省位於中國中部,素有中原之稱,是歷史上“三朝”建都之地,是一個農業大省,那裡民眾生活貧苦,勤勞聰明,最大的特產“乞丐,小偷、騙子、造假”,所以筆者經常告誡親友,去河南旅遊千萬小心這四種人。

2006年李百軍帶著老婆,女兒在朋友家過的春節,(中國習俗在別家過春也是件不體面的事)李百軍看好他的朋友一個“紫口鐵足,帶弦紋貫耳小瓶”,他叫朋友帶到河南代為拍賣,朋友到了河南,以無理取要保險費為名一直到現下將近一年,小瓶無蹤影,人如黃鶴,連個電話都沒有,可見河南人騙人手段之高明在全國手屈一指。各位看官小心“夷信公司和李百軍”。

外國的拍賣行決不允許有欺詐,把客人的東西以各種不同的理由據為已有,它面臨嚴肅的法律約束。所以,外國的拍賣行的信譽是值得嘉許的,所以成為貴族的遊戲,或是富豪們掙錢的手段。現在的中國拍賣行已經淪落為富商大賈弦耀身份的競技場。

中國的拍賣行是政府對文物的寬鬆,它的本意是把失落在民間有價值的文物,用文明手段收集到國家,各省市博物館,避免大量流失國外。因為內外有別的關係,出現古董商人“出口轉內銷”,並美其名曰“流失國外的珍寶,回歸”。所以大量的中國文物在不停的外流。另一方面中國的拍賣行逐步走向貴族化和富豪弦耀身分競技場,平民百姓和流落在民間的中國古文物得不到文物政策的照顧,大量流失國外,更何況個別拍賣行商人欺詐,強盜式的把客人的珍品據為已有。對國際社會的不良影響,對中國社會的傷害是中國文物政策始料所不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