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 窯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花盆公元960 ~ 1127,高12.6 cm,口徑19.80 cm

chunware photo

chunware photo

chunware photo

美麗的蚯蚓走泥紋,歷代包括明清民國都仿不出蚯蚓走泥紋,最近幾年河南才仿製成功蚯蚓走泥紋。

chunware photo

局部放大顯示窯變之美,無與倫比。

chunware photo

窯變之花斑,巧奪天工。

《宋會要食貨五十四窯務》條下:“舊有東西二務造青窯器……”

《宋會要食貨》是官方或半官方的記載;《五十四窯務》,是一個醒目的標題,主題重要概念是窯務。窯務二字本身的定義是官方主掌窯務的一個權力機構,因為《宋會要食貨》是官方的記錄,那麼,這個“窯務”就應當是皇家的權力機構。《宋會要食貨五十四窯務》條下的“舊有東西二務造青窯器……”。“窯務”這個皇家的權力機構派出了兩個官方鑒造青窯器直屬機構,“東西”兩個窯務官僚,派到北宋社會哪個地方主掌造青窯器呢?

鈞窯,不見於宋代文獻的記載,也不見於元代文獻的記載,而明代的中國古陶瓷鑒定的重要歷史文獻《格古要論》也隻字未提,明代宣德年間《鼎彝譜》:“內庫所藏柴、汝、官、哥、鈞、定各窯器皿,款式典雅者寫圖進呈……其柴、汝、官、哥、鈞、定中,並選得二十有九種”。

這是非常怪的一件事,“內庫”收藏有鈞瓷是十分肯定的,當時的明初已經有人認識了鈞瓷,能夠鑒定鈞瓷,並在皇家內庫收藏了鈞瓷,更能說明在社會中留傳了鈞瓷。但是社會中的瓷學研究者都沒發現、記載鈞瓷,這不能不說在明代宣德年間或以前古陶瓷學家對古文獻記載的謬解和不甚了了的疏忽。

研究中國古陶瓷一個最重要的矛盾:就是古文獻的記載和後世人鑒定技術、鑒定理論的矛盾;當代人的記載和後代人記載的矛盾;古代人的記載和現代人考古的矛盾。如果不能保持臻別各種矛盾產生的根源,那麼,我們的古陶瓷研究就會出現差錯和謬誤。有人把東西二務說成是以汴京為軸心東窯,但不知西窯又在那裡。

鈞窯的性質通過現代的科學發掘,考古等證明是“北宋另一個官窯”,專燒宮中陳設花盆之用。因而北宋末期的官窯有兩處,一是汝官窯、二是鈞官窯。

根據宋代官方的記載:《宋會要食貨五十四窯務》舊有東西二務造青窯器……因而我們知道宋代末期朝廷曾派二個官方機構,督理兩個瓷窯,其中之一就是汝官窯,在汝州現今的寶豐縣大營子清涼寺。汝窯的窯址的青瓷殘片上,發現了官方派官監窯的“窯司”的刻銘,因而被證明汝官窯就是所謂“東西二務”中的西務。

根據河南禹縣鈞台窯的科學考古證明,鈞台窯是北宋另一個官窯的理論,鈞官窯也必然是由皇家派官監燒,供以錢糧的官窯性質。朝廷派出監窯的官僚機構“東西二務”,鈞官窯也必然是其中“一務”。根據汝官窯和鈞官窯的地理位置,稱“東務”是鈞官窯、稱“西務”汝官窯。

為什麼宋代民間的文人和元代、明初的文人不曾記載鈞窯的歷史事實呢?這正好說明官窯的生產對外保密的觀點是正確的,是普通文人所不瞭解的。

 “東西二務”的官方記載,也正好說明對外保密的功能,就和現代人做法是一樣的,國家的保密機構用代號來表示。“官窯”都不存在本時代文獻,都是後代人追溯前代宮中用瓷歷史記事中出現的。鈞窯所在地是今天的河南省禹縣。宋代時稱陽濯縣。金大定二十四年改名為鈞州,所以在明宣德的《鼎彝譜》中才出現柴、汝、官、哥、鈞、定所謂的歷史六大名“瓷”。

我們在仔細留意一下,明代宣德《鼎彝譜》所記,柴、汝、官、哥、鈞、定各窯器皿,款式典雅者寫圖進呈……並選得二十有九種。這篇文獻講的是“瓷”而不是“窯”。各位看官會說六大名“瓷”和五大名“窯”不是一樣嗎?筆者肯定的說一句“六大名瓷”和“五大名窯”在理解古文獻的定義肯定不一樣。前者是名瓷排列,後者認為是時代(宋)排列。因而對後世鑒定六大名瓷影響至為重大。影響後世對六大名瓷的錯誤斷代原因就出現於此。明代宣德《鼎彝譜》所列六大名瓷是宣德以前歷代名瓷等級的排列,柴、汝、官、哥、鈞、定是宣德時期宮中審美最高水準所排列的。而宣德以後明、清的文獻就是把宣德《鼎彝譜》所列的柴、汝、官、哥、鈞、定,除了柴窯以外。把定、汝、官、哥、鈞、列做“宋代”五大名窯,這樣就鑄成了明代宣德以後歷代古陶瓷家對所謂五大名窯鑒定的大錯。因而造成其中所謂的“官”是指南宋時期所謂的修內司官窯?郊壇官窯?還是所謂北宋官窯;以及所謂的哥窯是宋代,還是元代的千古迷案。這個問題留待下麵修內司官窯和哥窯再談。

現代科技考古指出:“鈞台窯就是鈞官窯,河南省禹縣的鈞台窯是一座官辦的瓷窯。鈞官窯窯址的發掘,證明宋末宮中陳設所用的官鈞瓷,即燒於此地”。

鈞官窯生產的瓷器都與民窯大不相同,在造型,釉色等方面與宮內陳設所用的鈞窯瓷器一致。由此證明,它是北宋末年建立起來的“官窯”。

鈞官窯從民窯集中了一些優秀工匠,燒制各種花盆、奩、出戟尊、鼓釘洗等,釉色有“玫瑰紫”、“海棠紅”、“朱砂紅”、“天青”、“月白”等,質地優良,製作精細。這類鈞官窯瓷器的底部均分別刻有不同的一至十字碼字樣,這些極為珍貴的鈞瓷,從出窯之日起,就被挑選入宮,世代相傳而保存至今,故有“傳世鈞瓷”之稱。

從鈞官窯遺址發掘證明,它的生產規模小,延續燒造時間也短,根據宮廷的需要時燒時停,這也是由於非商品性質決定的。是“官窯”瓷器性質,嚴禁民用,為禁止其產品流入民間,往往要對落選的器物進行處理。從發掘情況看,落選的器物均被有意打碎,埋在二米以下的深坑中。坑有主坑和若干附坑,均距窯爐約二十米左右。地面無任何埋藏痕跡,這說明是有意處理的。這也是其遺址長期以來未被發現的原因。這種處理“次品”以及棄窯時的做法,是劃分“官窯”和“民窯”,區分商品性生產與非商品性生產的一個重要標誌。

那麼這個鈞官窯是北宋何時建立起來的呢?根據鈞官窯遺址出土的“宣和元寶”印模的考古證據來看,也是北宋末期徽宗統治時期。這樣我們就會知道鈞官窯的建立也是由朝廷派出另一個監窯的官僚機構,供以錢糧,處理廢棄品,精品督運進京。

“鈞官窯”就理所當然成為《宋要會食貨》窯務條下“東西二務”中的一務。那麼駐在鈞官窯皇家派出官僚機構督造青窯器的就是“東務”。

“東西二務”是以地理位置決定。是皇帝派出兩個官僚機構,其中汝官窯在西;鈞官窯在東。而不是歷史上瓷學家所說以北宋首都為軸心,所形成的“東窯”,如果把“東西二務”看成是“東窯”和“西窯”,那麼“西窯”又在哪里? 明末,清代雍正、乾隆、民國,以及今天的瓷學家根據項元汴先生的“宋東青菱花洗”而盲目認定中國的宋代有個“東窯”,並以北宋京都汴京(開封)為軸心,把“東窯”的窯址固定在開封以東的陳留縣,而日本人又在那裡以名家自居又把耀州窯說成是東窯,日本人可曾知道西窯在哪里?但從現代的中國考古證明,開封以東及陳留縣等古代並無窯場,因而“東窯”在河南省開封以東的陳留縣打上了否字型大小。

研究、鑒定中國古藝術陶瓷必須借助考古,必須依靠古文獻的記載為尺規,必須依靠符合古文獻記載的傳世證據。因為古代的瓷學家是“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聞”,和今天瓷學家的理論在考古的基礎上形成不同,所以古代瓷學家的理論有很多是道聼塗説,不盡不實,給後世研究中國古陶瓷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誤解,而更重要的是現今的古陶瓷的理論,不能在正確的考古基礎上掙脫古人和現代所謂權威錯誤理論的束縛,對宋代官窯瓷器作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結論。

河南省文物學家有關汝窯和鈞窯有相同一段話,“……汝窯和鈞官窯最鼎盛時期,是第三期同為北宋末期”。也就是說北宋官窯只有兩處,一是汝官窯,一是鈞官窯。因而北宋並不存在“汴京官窯”。

政和年間汝官窯確立以後,供應皇宮的日常用瓷的碗盤,書房雅具,以及陳設用瓷瓶尊等。連皇宮中的貓食盆(水仙盆)都由汝窯燒造。皇帝的太太又很多,加上公主、皇妹等,貓食盆生產的多、留世也多。汝官窯負責宮中必需用瓷。

政和年間當時的前後,鈞窯的能工巧匠,技藝高超的陶工也能燒制高藝術青瓷又創造了銅紅釉。這也就是說:宮廷派出的兩個官僚督造皇宮用瓷所設立“東務”和“西務”是在物質基礎和高技術基礎前提下燒制為宮中必需用瓷。事實證明鈞官窯的優秀製品也被今人所酷愛。

宋徽宗的政和年前後,宮中大興工役,修建明堂,殿閣亭台,鑿池修泉,庭園滿布佳花名木,室內陳設奇花異石。這樣就需要大量的花盆及奩目,設東務的鈞官窯督造青釉和銅紅釉花盆是理所當然的。

徽宗當時的皇宮聚集了大批能詩善畫的才子官僚,因而皇帝所需的名貴,藝術性強的花盆由宮中御用的藝術家設計、制樣,命鈞窯督造青窯器的官衙照樣製造。

鈞官窯不生產日用瓷、書房雅具。陳設用瓷花盆的式樣都是皇宮制樣生產,有四方、六方、八方、橢圓、鼓釘等、變化多端;有菱口式,葵口式,花口花底式,這些瓷器在製作中都是極難成型的造型,所以都是楷模製成的,都是官窯特殊製成作品。而傳世的碗、盤、瓶等,鈞官窯的發掘並未發現,所以它是民窯器,或是金代的製品。

長期以來在中國陶瓷史上的文人對東西二務理解的謬誤,牽強符會,把東西二務理解為董窯、東窯,而不理西窯是否存在。把徽宗的東務所記載的鈞官窯沒有詳細的記載說明,因而鈞官窯沒有在中國陶瓷史留下重要地位,這給我們祖宗名貴文物瓷器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因而鈞官窯中的青釉瓷受不到應有的重視。其實鈞官窯的青瓷,也是極名貴的品類。也是以後升值後最佳品類。

鑒定鈞窯瓷三大標準,看底足,宋代真品芝麻醬色釉有光。古瓷釉最忌有光,恰恰相反,鈞官瓷底釉有光,釉面有蚯蚓走泥紋,宋代官鈞的蚯蚓走泥紋是自然形成的。現代學者說胎胚有裂紋,釉子溶化以後填補胎胚裂紋,而形成蚯蚓走泥紋,這個說法是錯誤的。現代仿品根據錯誤理論指導,做出蚯蚓走泥紋死板,而又不切實際。三看釉色,其無論是什麼朝代的古瓷,只要懂看釉色,就差不到那裡。鈞官窯釉色表現乳光,和牛奶上漂浮乳光相同,是生動而有活力。現代仿品利用油和藥去光,釉面有死氣。歸根結蒂每朝每代的古陶瓷是釉的文化。

蚯蚓走泥紋的形成

鈞窯瓷釉中的蚯蚓走泥紋是如何形成的呢?鈞釉在1200度左右開始形成 乳光,窯室中溫度再升高時,形成氣泡大量的聚結,聚結的大氣泡向下連通或是平行的釉泡,無規則的流動,因而形成蚯蚓走泥紋。蚯蚓走泥紋形成,破壞了走泥紋鈞釉的乳光,因而乳光和蚯蚓走泥紋的釉色不一致,形成的乳光釉色淺,蚯蚓走泥紋的釉色深,色深部分的釉才是真正鈞釉的顏色;而乳光色淺的鈞釉,充滿了小氣泡,因為氣泡對光的折射作用,形成了表相物理現象,從文物學學生認識這種現像是單液分相,就是同一種釉,產生了兩種不同顏色;而多次上不同藍色和紅色釉的鈞瓷形成蚯蚓走泥紋,就是鈞釉的多液分相釉。

這種蚯蚓走泥紋的形成,就好象室內和室外氣溫有一定差別時,窗戶的玻璃形成朦朧的水氣,這種朦朧水氣比做鈞釉的乳光,窗戶上的朦朧水氣形成水珠以後開始接通下面或平行的水珠,無規則流動的道理是一致的;玻璃上形成無規則的走紋部分才是玻璃真正顏色;而玻璃上產生朦朧部分不是玻璃真正顏色;這些鈞釉乳光部分不代表它的釉真正顏色,而蚯蚓走泥紋部分才是釉真正顏色的道理是一致。

如果有人指出鈞釉在平行狀態下也能形成蚯蚓走泥紋的道理是如何形成的呢?不仿再做一次實驗拿一塊玻璃放在低溫的地方(冰箱或是0度以下地方)被冷凍的玻璃處在室內一個高氣溫平行地方以後,玻璃上的水珠也自然平行的流動,這種自然物理現象和鈞釉平行蚯蚓走泥紋的形成道理也是一樣的。

而仿品的蚯蚓走泥紋是尖利器物隨意劃成的,先塗一層深色的釉,然後在上一次淺色釉,它也能形成蚯蚓走泥紋,但仿品釉一方面沒有乳光,另一方面又不是單液分相釉,和多液分相釉。

有的學者認為,是釉形成裂紋,由釉流動填滿裂紋而形成蚯蚓走泥紋;和鈞釉是三次上釉四次燒成的說法,全無半點科學態度,說的熱鬧,想當然罷了。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鼓釘三足洗底刻(一字),公元960 ~ 1127,口徑25.6 cm

鈞窯的窯變釉是多次上釉,器物成型後經過素燒後上一次褐紅色護胎釉,乾涸以後,再上一次藍色釉和紅色釉,經高溫再次燒成。窯變釉的形成是由釉中氣泡的沸騰效應帶動的,釉中的氣泡沸騰自然把藍、紅色釉相淆,因而鈞釉才形成藍中有紫,紫中有紅多彩藝術美。釉中的大氣泡破碎了,形成很大的棕眼,釉中的小氣泡升到釉面,因此而形成乳光。器內的蚯蚓走泥紋和乳光,賞心悅目。

北宋鈞窯鼓釘三足洗上海矽酸鹽x射線元素或其他測試元素對比

足表面胎成分

盆側表面釉成分

Oxide:

Wt%

Oxide:

ppm 

Oxide:

Wt%

Oxide:

ppm

Na2O

0.6

P2O5

170

Na2O

0.71

P2O5

990

MgO

0.78

MnO

60

MgO

0.79

MnO

90

Al2O3

34.45

CuO

150

Al2O3

10.73

CuO

190

SiO2

58.15

ZnO

670

SiO2

72.64

ZnO

120

K2O

1.78

Rb2O

80

K2O

6.11

Rb2O

50

CaO

0.64

SrO

90

CaO

6.89

SrO

30

TiO2

0.68

Y2O3

40

TiO2

0.1

ZrO2

180

Fe2O3

2.16

ZrO2

380

Fe2O3

1.28

/

/

元素名稱

曆博

上矽

山矽

葉喆民

上矽(郭演義)

上矽(張福康)

Na2O(鈉)

0.15

0.71

0.27~0.48

0.56

0.55

0.5

MgO(鎂)

0.73

0.79

0.75~1.15

0.67

0.81

1

A120(鋁)

7.04

10.73

9.5~9.9

14.12

9.46

9.5

SiO2(矽)

66.05

72.64

69.78~71.86

66.95

70.66

70.5

CaO(鈣)

17.01

6.89

9.04~11.2

9.95

10.56

9.5

K2O(鉀)

5.67

6.11

3.64~4.86

4.44

3.84

4.3

Fe203(鐵)

2.69

1.28

1.95~2.7

1.68

1.75

2.2

TiO2(鈦)

0.3

0.1

0.31~0.51

0.21

0.36

0.4

微量元素

 

 

 

 

 

 

P205(磷)

0.26

990/ppm

0.46~0.68

1.31

0.28

0.7

MnO(錳)

0.04

90/ppm

 

0.21

0.07

 

CuO(銅)

0.11

190/ppm

 

痕量

0.02

0.4

ZnO(鋅)

0.04

120/ppm

 

 

 

 

Rb2O(銣)

 

50/ppm

 

 

 

 

SrO(鍶)

 

30/ppm

 

 

 

 

SnO2(錫)

 

 

 

 

 

0.4

ZrO2(鋯)

 

18/ppm

 

 

 

 

 

近底垂釉取樣

器側定點

85′論文集

簡稱《通論》

89′論文集紫紅

中科學表6.9

注釋:
1)中國科學遼上海矽酸鹽研究所簡稱“上矽”,山東淄博矽酸鹽研究所簡稱“山矽”。
2)重要元素也就是常量元素(釉的配方)組成是有變化的,這符合客觀規律。但是微量元素是地球物質元素,如果超出標準,如鋯、鋅、錫、銣、鍶等,就需要嚴格研究。或是假的。
3)鈞窯瓷是鈣釉,一般含量在8.82 ~ 12.09%,銅紅釉鈣的含量高達17.7%,鈣含量的差異是取決“灰”的成份,是松木灰?灌木灰?窯場臨近?窯場較遠燃料灰;這是釉配方問題。同樣道理鉀含量的多少也是釉的配方問題。屬於釉的人為因素。曆博在三足洗近底垂釉“取樣”,上矽不是取樣,而是“定點”。如果上矽和曆博都正確的話,同一器不同部位的鈣元素不同是可以理解。因為它本身屬於鈣釉。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四方花盆,公元 960 ~ 1127,高 15.1 cm,口徑 20.2 ×16.7 cm

當今公開的有北京、臺北故宮博物院各一個。此盆十分精美。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四方花盆底部刻(十字)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四方花盆局部放大口沿器內蚯蚓走泥紋

鈞官窯天藍、紫、紅窯變釉之美在中國整個陶瓷史中的產品首屈一指。鈞瓷美在釉色、美在造型,口沿和器內「蚯蚓走泥紋」,為非常重要鑒定根據,口沿「蚯蚓走泥紋」配合了「不潔淨土黃色釉」,是因為窯室內還原未完全完成,釉中的白、黃、藍、紅小點點,河南人稱「珍珠地」是釉中氣泡帶動釉的色料突出釉面的表相。其實紅色小點點古人叫兔絲子紋。

chunware photo

河南省古窯址出土美麗的「蚯蚓走泥紋」之殘片

什麼叫兔絲子紋?民國時古陶瓷鑒定大師郭葆昌先生《瓷器概說》:“兔絲子紋,亦為鈞瓷所獨有,因制紅紫器,於青釉上加拓銅花汁,燒成後往往出現兔絲子狀,若銅汁溶於釉內,則無紋,此鈞器制法不同之矣也。”

免絲子紋本來是一味中藥材,褐紅色顆粒狀。人所周知鈞釉是銅還原的紅色,當釉中的格別的大氣泡,升到釉面帶動了銅汁升到釉表面時,氣泡形成的紅色“顆粒狀”是單獨的,就是文獻所說“兔絲子紋”。上海學派的專家把免絲子紋解釋為釉子特殊的流紋是錯素的。這種“單獨顆粒狀紅色泡狀的兔絲子紋”有圓心,有的圓心是土黃色的;有的是鈞瓷的底釉是藍色的,這樣的顆粒兔絲子紋的圓心是藍色的。

如果鈞釉單色種是藍色,那麼形成圓形的兔絲子紋就是藍色的,如果鈞釉是月白和其他顏色形成的兔絲子紋也不相同,現代河南專家說所謂“鈞瓷的珍珠地”。解釋因有鑒定術語一定要準確理解文獻定義。

chunware photo

花盆局部放大,現代仿品也可做出「蚯蚓走泥紋」,但是同時有乳光,現今仍然不可仿製。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三足鼓釘洗,公元 960 ~ 1127,口徑 24.7 cm,高 10.9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鼓釘洗底部有(二字)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鼓釘洗底足

像瀑布流水一樣,美哉鈞瓷,國之瑰寶無愧矣!流淌美麗流紋,有人叫這種流紋為“兔絲子”紋,這、種叫稱不符合古人願意。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鼓釘洗足部放大

鈞窯不是全部多次上釉,有的也只是除護胎釉外上一次釉,這樣的藍、紅色分別獨立在一個鈞窯器上,所有的博物館卻不存在這種樣品,極其珍貴。

鈞窯瓷為什麼口沿、棱、角是薑黃色?因為鈞窯的胎氧化鋁(AI2O3)太高。口沿、棱、角受溫強,高溫使氧化鋁催使釉流動性大,所以器物的口沿、棱、角變成薑黃色,汝窯也是如此。鈞窯垂釉的紋理是中國古陶瓷最美麗釉色。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葵花盆,公元 960 ~ 1127,口徑 25.2 cm,高 16.7 cm,底刻(一)字

chunware photo

局部放大「蚯蚓走泥紋」

chunware photo

葵口型花盆局部放大「蚯蚓走泥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葵瓣口花盆一對,公元 960 ~ 1127,口徑 25.4 cm,高 16.8 cm

河南專家說:「鈞窯無對,花紋無雙。」說對了一半,應說:「鈞窯有對,花紋無雙」,為什麼鈞窯花紋無雙呢?因為鈞窯是多液分相釉,人力不可控制,不可預見。鈞窯瓷在窯室中‘液和相’不能有規律性分離;和建窯建琖的‘液相分離’的道理一樣,所以「建琖有對,花紋也無雙」。
專家,尤其是權威專家千萬慎言,對以後古陶瓷研究的學生撥亂反正會有很多障礙。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菱口花盆,公元 960 ~ 1127,口徑 23.6 cm,高15.5 cm,底不刻字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海棠式口花盆,公元 960 ~ 1127,口徑 15.4 cm,高 8.3 cm,底刻(十)字

根據底足表現的特點,這兩件鈞窯是同一個窯場燒制的。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盆托,公元 960 ~ 1127,口徑 14.2 cm,高 4.2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盆托底刻(三)字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海棠式花盆,公元 960 ~ 1127,口徑 12.4 cm,橫口徑 20.2 cm

chunware photo

海棠式花盆內部北宋鈞官窯海棠紅,底刻(五)字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葵口盆托造型(托、水洗),公元 960 ~ 1127,口徑 22.7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葵口盆托(托、水洗)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葵口盆托局部放大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窯菱花口盆奩局部放大

鈞窯瓷的釉間和口沿為什麼出現一種不潔淨色調呢?因為鈞瓷在1240~1270度開始還原,燒造鈞瓷的“看火”師傅是憑著經驗決定熄火,當窯室內低於1240度熄火還原時,釉料的物質就不能全部還原,因而才產生口沿和釉面不潔淨的色調。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葵口盆托(奩、水洗),公元 960 ~ 1127,口徑 22.8 cm

chunware photo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朱砂紅四方花盆,公元 960 ~ 1127,高 15.1 cm,口徑 20.6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朱砂紅四方花盆底部刻(十)字

為什麼鈞官窯底有芝麻醬釉?這是不可以理解的,非常可能這種釉絕對不流動。從磨去底足芝麻醬可以說明。底足芝麻醬釉有光,這是鈞台窯所獨有。其他窯場和後代元、明、清及民國和下在仍然做不到這種效果。這是葉吉吉民先生說的。

chunware photo

器內局部放大口沿「兔絲子紋」及器內「蚯蚓走泥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四方花盆局部放大之「蚯蚓走泥紋」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朱砂紅長方花盆托(奩),高5.5 cm,口徑19.3 cm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朱砂紅長方花盆托(奩)

chunware photo

北宋鈞官窯朱砂紅四方花盆和花盆托(奩)一套

北宋微宗時期宮中集中大量畫家官僚,這些精美的造型都是畫家藝術官僚的傑作,由他們畫好圖樣(制樣)送到鈞窯燒造,所以美在造型,美在釉色。我在此不想說甚麼讚美之詞,任何美麗詩詞都不能說出鈞瓷真實的美。
鈞官窯很難得到一套,完美相同釉色。請問世界藝術館有誰能藏有一套精美的花盆,原結成「姊妹」,永享佳話。

chunware photo

金鈞窯橢圓口筆筒,公元 1127 ~ 1234,高 26 cm,橫口徑 22 cm

chunware photo

金代就出現釉上加彩,這個筆筒是金代鈞瓷極品。

chunware photo

金鈞窯橢圓口筆筒底部

chunware photo

元鈞窯鼓釘鏜鑼洗不可識別的字,公元 1279 ~ 1368,高 5.6 cm,口徑 16.8 cm

chunware photo

元鈞窯鼓釘鏜鑼洗造型

元鈞窯鼓釘鏜鑼洗脫胎於北宋鈞窯鼓釘三足洗,中國古代瓷器凡是脫離宮中的推動力,就變得乏善足陳,這個鏜鑼洗是元代鈞窯釉色的精美代表作。釉色很美,器內用紅色書寫了一個不可識別字。趙青雲先生的《鈞窯瓷》圖版有個黃色碗內心也畫了一個這麼簡單的非字、非畫圖案。趙先生說是宋代的,我看不像,最多可能是金代,比較穩妥。

chunware photo

元鈞釉,公元1279 ~ 1368,高18.8 cm,貴有紅斑成物形

chunware photo

元鈞釉撇口瓶底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