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洪武瓷器

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推翻元代的殘酷統治,建立封建大明帝國,立年號為「洪武」。朱元璋是一個英明、勤儉、治國的皇帝。立國初期百待興,任何的一個統治者都要大力發展經濟,使人民安居樂業,明洪武也不能例外。元末的戰爭破壞的景德鎮瓷業,明代初年在元末雄厚的人力資源,和物質基礎上,得以很大的發展。

《明史》洪武七年(公元一三七四年)一次就贈送琉球中山國王陶瓷七萬件。

洪武十六年(公元一三八三年)贈占城、直腦青瓷器各一萬九仟多件。可見明初洪武時期制瓷之盛。

朱元璋洪武時工部虞衡清史司《窯治陶器例》所記,洪武二十六年(公元一三九三年)定:「凡燒造『供用』器皿等物,須要定奪樣制,計算人工物料。如果數多,起取人匠赴京置窯興工。或數少、行移饒、處等府燒造」。這充分說明洪武二十六年,仍未有「官窯」在生產瓷器。所以傅世中也不存在洪武官窯器。但存在洪武瓷器,如何區分元末、洪武瓷器,是鑒定工作至為重要題目。

因而在近年人們自覺地、自發地試圖把傅世元代瓷器和洪武瓷器進行分期。中國的歷史上的古董行業說「洪武無瓷器」,洪武無官窯瓷器,不等於洪武時期民窯等不燒瓷器。有人以江西省玉山集的青白釉「洪武七年二月二十七造此」青白釉罐,來說明洪武時期瓷器概況,這個說服力相當薄弱。

朱元璋,明洪武皇帝,死去剛剛一年。(公元一三九九年)夏,封號「燕王」朱棣,歷史上明代永樂皇帝,以和尚姚廣孝為謀士,舉兵,以「清君側」為名,同大明第二任皇帝建文爭天下,歷史上稱「靖難」。

中原大地再陷刀兵之苦。經過三年之戰爭,公元一四零二年夏,「燕王」大軍渡過長江,幾經苦戰,攻破南京,明初應數十年的營建,金碧輝煌的皇宮,烈焰沖天,陷入一片火海,因而大明開國皇帝的首都,就成一堆廢墟。不用說洪武的「官用」瓷器,就是皇宮中的金銀珍寶,也付之「東流」。永樂皇帝建都北京。《明史、成祖記》說:「建文四年壬子朔詔,今年以洪武三十五年紀,明年為永樂元年」。明成祖朱棣(永樂),怕後世有人說他「篡國」,有意抹殺建文帝號,以由他直接承繼其父帝位。

所以詹珊《重建封萬候師主佑陶碑記》所說:「我朝(明朝)洪武之末,始建禦器廠,督以中官」。洪武「官窯」建在洪武三十五年是可信的,是符合歷史記載事實的。也就是說「洪武無官窯瓷器」。

走筆至此,筆者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中國現代陶瓷專家,不以歷史的真面目示人。不願正視中國古文獻明代本時代的記載,而無原則附會幾百年以後的清代乾隆年間《浮梁志、建置窯、衙署篇》所記:「洪武初、禦器廠一所,官窯二十座」。      《浮梁志》不符合古文獻的記載,我們應當相信明代歷史的記載。

在現代中國或國外陶瓷專家錯誤理論指導下,雖然把鑒定何謂洪武「官窯」瓷器引入歧途。

一九六四年南京明故宮遺址出土了一批瓷 器殘片,有釉里紅五爪龍殘片,而不見「大明洪武年制」銘瓷器,正好說明洪武無官窯器,(我們不能以五爪龍就是官窯、三爪龍就是民窯。明初永、宣時期出現大批三龍也是官窯)但是肯定了洪武時期「官用」瓷器的存在。

同時玉帶河也出土了「大明年造」款的碎片說明,「大明年造」款也是民窯時代款,而不存洪武「官窯」器。

近年人們自覺地自發地把元末、明初洪武瓷器分期。在錯誤的洪武二年建立禦窯廠理論指導下,人們自髮式分期斷代,有點自編、自導、自演的意味,有點滿足感的意味。元末瓷器定為洪武官窯器。北京四中遺址出土部分瓷片,分明是元末敗退殘足跡,被搶掠實況的縮影,就北京元大都的窯藏和河北保定窯藏,都是元代敗退和搶掠有關。(但也不排除有部分洪武瓷器的可能,如果把洪武官窯,定在洪武十七年,說服力相當薄弱)。在元末、明初洪武瓷器分期斷代這個問題上,洪武二年,或是洪武三十五年建立禦窯廠相關至為重要,現代把有「釉底」的碗,瓶、盤的元末瓷器者定為洪武有相當商量餘地,洪武的瓷器有承上啟下的功能,元代有「釉底」的碗符合歷史事實的。

美國學者:約翰·波普先生成功研究了元青花以後,對於造型風格相同,而繪畫風格不同的青花瓷,定為洪瓷器。波普先生認為:洪武青花瓷不同于元青花瓷層次多,畫意滿,花大,葉大的特點,因此而認為洪武青花瓷空白留多了,花小了,葉也小了,互借邊綠,多利用國產鈷料繪畫。

波普先生是著名的藝術家,也是中國古陶瓷的鑒賞家,但是波普先生忽略了藝術家生存的根本原則,藝術家的生存建立在物質和精神兩大穩固的基礎上。所以元代瓷器繪畫的藝術家不可能因為朝代改變了,隨之改變藝術繪畫的風格。改變藝術繪畫風格是物質,是精神。元末的進口鈷料的中斷,而改為國產鈷料;完善用瓷的迫切和數量,用有限的鈷料繪製多量的瓷器。我們用排比的方法可以看出,畫一個典型的的元青花所用的鈷料;能畫三個以上所謂的洪武器。所以互借邊綠,蕉葉中空了,花小了,葉小了,空白留多了,無不節約之能事。

元順帝即皇帝位,(公元一三三三年至—一三六八年),基本上可以用貪汙腐敗、荒淫、民不聊生概括,順帝即位的次年,社會動盪,農民起義風起雲湧,盜賊四起,官軍鎮壓,官賊不分。

至正十一年全國性大規模暴發農民起義,進口鈷料中斷,只好用國產鈷料繪製瓷器。

張文進造至正十一年銘雲龍象耳大瓶,保家國平安擺在佛前的供器,就是在這個條件下製作的。張文進的至正十一年銘雲象耳大瓶,也代表了無末制瓷的最高水準,從此以後元代的進口鈷料儲存所餘無多。繪畫色料稀薄了,不那麼凝聚,呈色彌散,發色紫藍,有極少的黑斑點,這部分瓷器以八思巴文“至正年制”的表現最為突出,確確實實如中國專家所說,是元代和明代最不好區分的一種。

元順帝在公元一三六七年,攜帶大軍,家眷,珍寶和珍寶瓷器撤離北京;北京王中出土的瓷片,恰恰說明元順帝出逃的慘像,以此項理證比永樂年間地震,更具說服力。這其中也包括元大都和保定出土的寶藏。因為當時民間保藏元青花是這樣的,才會出現把珍寶、瓷器埋起來的特殊情況。

這只是筆者提出洪武無官窯的引子,講清楚洪武官窯需用很大的篇幅,等以後在續。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洪武青花玉壺春瓶,公元 1368 ~ 1398,高 19.8 cm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洪武青花玉壺春瓶底足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洪武青花玉壺春瓶局部放大。可見青花色料黑斑點像空中繁星一樣,多散佈在釉下。如果把這個青花玉壺春瓶做為研究洪武青花樣本的話,這個標本十分難得。 美國著名學者約翰•波普先生(Dr.John Alexander Pope)提出:「洪武青花瓷花小葉小了,釉面空白留多了。」花紋疏朗了,筆者十分尊重我們永遠記住他。但從看法上和波普先生略有不同,但是筆者仍然尊重波普先生的看法。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洪武青花玉壺春瓶口沿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洪武青花琖托,公元 1368 ~ 1398,口徑 22 cm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洪武青花琖托是温酒器,他和青花玉壶春瓶的青花呈色特点是一致的。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青花琖托底部火石红色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永樂青花瓜果紋大缽,公元 1279 ~ 1368,口徑 42.5 cm,高 8.9 cm

明永樂青花的特點:有鐵袨部B口沿鋒利、割手。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永樂青花瓜果紋大缽造型

ming blue and white photo

明永樂青花瓜果紋大缽底足

明永樂青花瓜果紋大缽全圖,這種紋飾青花大盤有元代的也有永樂的,瓷器形成的黃色土鏽色是出土的明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