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化彩瓷

香港明珠電視臺訪問文物界炒風如何解決?我答稱文物界主要問題是解決文物真、假問題。只有是收藏家、又是文物理論家,才是鑒賞家。用這條尺規去衡量那些專家,無不原形畢露。在中國古往今來古陶瓷鑒定家惟孫瀛洲一人。

成化鬥彩

明代第八任皇帝成化年號是公元一四六五至一四八七年,成化他是正統,天順英宗的兒子,三歲時正統立為太子,在位二十三年,繼承、創立歷史上獨樹一幟的鬥彩瓷。現代鑒賞家搧風點火,把成化鬥彩說的不可一世,實際上任何一代瓷器都精粗並存。

“鬥彩”在明代不叫鬥彩,只有一個籠統的說法叫五彩,清代雍幹時期《南窯筆記》才清楚的叫出“鬥彩”、“五彩”、“填彩”。清末民初鑒賞家把鬥彩、五彩、填彩各自定義說的都很模糊。陳萬里先生把成化鬥彩的表現形式分為五種。

一、
“大都是釉下青花,在釉下青花輪廓線上點綴的紅、綠彩叫著'色彩'”。
二、
“在原有釉下青花上額外添蓋一層紅或綠彩叫著“複彩”。
三、
“用青料紅外畫出波浪紋,波浪不加彩,表現浪花自然的白色,浪花青花線外塗染濃淡不同的綠彩,叫著'染彩'”。
四、
“先在澀胎用青料勾畫花、烏、人物等輪廓,罩以白釉燒成,在釉下青花輪廓線內填加各種不同色彩,組成各種完整的花紋,就是我們俗稱的鬥彩,謂之'填彩'”。
五、
“全器只有兩種色彩,蓮花青料在澀胎直染,釉上再加綠彩,可以說是附加彩,所以叫'青花加彩'”。

陳萬里先生把成化鬥彩彩式分類細緻化了,無形中形成鑒定成化鬥彩一條重要標準。文物學大師孫瀛洲先生又把青花鬥彩和素三彩、五彩,做了權威的規定。把釉下青花燒結後,釉上各種彩色填加在青花輪廓線內,組成完整多彩的紋樣,在七百度至八百度爐中烤幹,就叫'鬥彩',或叫著‘青花鬥彩’。其實準確說法應叫青花五彩。

在燒成白色瓷胎的釉上繪製圖畫,不管是三彩、五彩、七彩,只要有紅彩就叫'五彩';如果沒有紅彩就是有多種色彩也叫著‘素三彩’。嘉、萬時期釉下澀胎繪青花,釉上大面積填加紅彩,也叫五彩就有點自相矛盾了。

成化早期時期的五彩因為彩料的不成熟,傳世品極其稀少,很難見到,所以就無從談起。鬥彩在元代時就初聞啼聲,江西高安出土青花魚紋就填有綠色斑塊,香港出版《香港中國文物明珠》177~179頁的元青花釉里紅填彩大盤的魚紋、蓮瓣紋就是釉下紅彩和釉上綠彩相結合,組成一個完美的圖案。第179頁,元青花鬥彩罐;就是釉下青花和釉上紅彩相結合的元青花鬥彩。成化鬥彩是在大明宣德青花鬥彩的基礎發展起來的(西藏薩迦等藏室德青花鬥彩碗,下麵還有論述)。

成化鬥彩的生產

特殊的歷史條件,不一定有特殊歷史產物。但在特殊歷史條件下,會改變歷史。

成化有個萬姓的宮女,山東諸城人,四歲進宮得成化祖母孫太后的信任,成化三歲被封太子,責命由萬宮女照料,這時萬宮女已22歲。萬宮女知道太子由她侍侯,是她以後出路絕佳機會、太子飲、食定時、冷暖穿戴、無不精心;成化有病、水、藥等周全,日不離半步,衣不解帶,這時期萬宮女和成化是母子般感情;成化七、八歲前後,萬宮女是成化學前啟蒙老師,成化出行、遊玩、拜客都是萬宮女一手照料,從不假手他人,深得祖母孫太后、生母皇后信任。這個時期成化和萬宮女是亦師、亦友、亦姊的關係,深得成化敬愛。

成化十三、四歲時就和萬宮嬉戲、狎玩,這時的成化雖無意負荊,三十二、三虎狼之年萬宮女是有心迎客,雖然不能真個消魂,由三十多歲宮女誘導,教授才弄虛作假享受男女之愛,這時的成化和萬宮女建立了山盟海誓的夫妻關係。所以說成化和萬宮女建立了母子、姊弟、師友、夫妻的親密關係。可能還有一層“休戚與共,驚天大陰謀”地關係都不一定。成化十七歲和萬宮女形影不離,十分恩愛被後宮覺察,天順帝央英宗下詔'廣征天下美女選太子妃',共選得三人吳、王、柏氏,操辦嫁妝,待太子宮完工之日舉行太子大婚典禮。萬宮女太子妃美夢破滅,萬宮女對成化哭訴以死相辭,成化無計可施,除非自己登基,否則自己拿不了主意。成化十八歲,萬宮女懷孕的徵兆被周皇后發現,皇后嚴詞詰問:“為何如此”?萬宮女哭訴,去年某一天夜裡,太子突然非要去找女人不可,我為了保全太子前途,身體健康,阻止太子,太子就瘋狂撫摸我,我唯一的辦法是犧牲我的名節,保全太子。萬宮女巧妙把勾引太子罪名推到成化身上。在中國整個一部封建歷史中,宋、明兩代宮中決不允許三十七歲宮女引誘太子的醜聞,萬宮女惹下了殺身之禍,所謂她沒有立既被處死,是因為她腹中有皇家的骨肉。成化和萬宮女要解決生死危機,古今、中外都一樣就是要你死的人先死。天順帝英宗不久就暴病身亡。非常可能是萬宮女唆使成化造就驚天大案。成化在十八歲當年登基,年號“大明成化”封吳氏為皇后,萬氏為妃。皇后吳氏美麗、賢慧、知書達理,琴樂詩畫母儀後宮。可是這個處子皇后不如萬妃精通男女之事,所以成化不喜歡吳皇后,寵倖萬妃。萬妃在吳後跟前屢有撥扈、頂撞、可憐吳後年輕氣盛,沒有權衡輕重,行使皇后權利,喝令打了萬妃,萬妃要死要活要成化貶去吳後,因為這不符合國家法則,成化母親周太后問其子:“彼有何美,而承恩多”成化答道:“彼撫摩吾安之,不在其貌”。這句話用白話釋之:“萬妃摟著我撫摸我,我很舒服,吳皇后雖然很美貌,她不懂男女之道。所以三十七歲萬妃和成化朝鬥彩器並沒有什麼關係。

成化二年十九歲,三十八歲的萬妃生一子封萬貴妃,不幸不久夭亡,以後的萬貴妃身兼多職,兼國家安全局、計劃生育、國家保衛局。廣布宮女、特務監視成化和那個宮女、妃子睡覺,有孕便墜其胎。《萬曆野雙編》:“萬氏豐豔有肌,每上出遊,必戎服,佩刀侍立左右”。象這樣的女人如果不是掌握成化短處,如何敢如此橫行,他懂得什麼鬥彩、五彩陶藝文化。

我們發現了成化的鬥彩在成化和吳皇后大婚中出現了,因而我們知道了成化的鬥彩和天順帝有密切的關係。正統和天順同是一個宣德的兒子,天順帝的官窯就是成化帝的官窯。

成化鬥彩的仿製

天順帝死,成化登基,成化大婚定燒龍鳳紋瓷器,婚後一個月貶去吳皇后之位,都是成化元年內發生的。成化官窯是在天順官窯燒製成化大婚“龍風呈祥”紋“大明成化年制”銘的瓷器。可是在這個世界上並沒有正統、景泰、天順官窯瓷器銘文。我們帶著這個疑問查找珠山明代官窯遺址的發掘,我們發現成化文化層直接覆蓋在宣德文化層的上面,因而我們知道了正統、景泰、天順的官窯器的銘文延續宣德朝寫法“大明宣德年制”,空白期不帶銘文的,被現代鑒賞家把宣德相同風格劃歸宣德,和成化相似劃歸成化。這其是一個奇怪情況 ,中國歷史之長、之複雜,其是見怪不怪,其怪自敗,我們只能是做為研究題目提出來。

正統、景泰、天順的官窯為什麼不書寫本朝銘文,而書寫宣德年號,現在我們拿不出有說服力證據,但從文獻記載的證據宣德死後宣德官窯在正統、景泰、天順朝時燒、時停,召回中官,一直燒制到天順帝死後,成化的繼位。所以大明朝宣德、正統、景泰、天順、成化早期青花瓷器的風格,青花色料突出特點是相同的,都有黑斑點。

成化大婚鬥彩的研究,是研究天順官窯連續成化官窯的紐帶,不能說天順帝一死,成化馬上就造出鬥彩,這不符合科學技術循續漸進客觀規律,因而我們知道了成化官窯鬥彩延續天順官窯青花五彩技術發展而來的。那麼天順官窯青花五彩是個什麼樣子呢?就是“在西藏薩迦寺發現的一件青花五彩(鬥彩)鴛鴦臥蓮紋碗底,書“大明宣德年制”銘。

中國古陶瓷鑒定其中最原始而又最有效的方法是類型學的排比研究,因而我們把“大明宣德年制銘青花五彩碗和宣德過往的產品相排比,我們發現無論是工藝、繪畫、著色、紋飾的內容和宣德官窯瓷器格格不入,是宣德瓷器的孤品;如果和成化官窯瓷器排比,她的工藝釉上彩、釉下彩幾乎相同,繪畫風格、龍紋、鴛鴦紋、荷蓮紋也幾乎相同。如果說成化鬥彩是仿製宣德五彩,不如說成化的鬥彩在天順官窯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明代“宣德時期”的官窯器很大部分是書寫“大明宣德年制”銘是沒有疑問的。外國學者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在宣德短短九年的統治,世界各地收藏了一萬多件大明宣德年制青花瓷,比整個明代青花瓷還要多,到目前為止整個世界上一個空白期官窯瓷器銘都未發現”,可能這是重要原因。

天順官窯在燒青花五彩時,技術上發現青花色料和五彩色料不能在相同氣氛中一次燒成,人所周知,燒成青花溫度在1280℃±20℃,釉上的五彩需要700℃~800℃溫度,所以就先燒青花,覆蓋一層透明釉,在透明釉上繪五彩,入爐在700℃~800℃烘烤而成。成化時代和以後歷代的所謂三彩、五彩都是偷工減料陶瓷藝術品。所以想燒造青花五彩一定要燒兩次,這就給成化燒造鬥彩提供技術可行的基礎。成化官窯在天順官窯指引下先燒青花輪廓,後填入多彩組成各種圖案,成功燒制舉世聞名的'鬥彩'。為中國陶瓷史增填了光輝的一頁。

成化以前中國陶瓷的色釉有紅、綠、黃、紫,想把鈷藍、紅、綠、黃、紫集中在瓷器上形成五彩,在成化初期並不成熟,只能是在指定地方塗塗、點點、填填各種鮮豔顏色,中國鑒賞家說成化鬥彩“野趣橫生”。填色草率,一揮而就,葉無反側,花、烏、石、草無陰陽,人物一件單衣。成化鬥彩、五彩的色料中是礦物質,所以才出現鮮紅淡末綠閃黃、姹紫濃沫卻無光。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提純、研細、篩目等細節都存在她的原始性;調彩料一定是油質。利用油質調色一定“飛色”,成化中晚期尤其是方框款油質的色料成熟,呈色鮮豔;調彩料用水爐內溫度達100~200度時色料脫落有“脫色”之弊,同樣一個道理用膠調色就會出現“爆色”之誤,所以這是一條重要的鑒定標準。早期的成化鬥彩、五彩色料入爐烘烤,出現采色中“色楂”,由於調彩料的油質品質低劣,彩料中的礦物質互相氧化,嚴重出現飛色現象,黃色顯綠、閃紅、透亮、綠色閃黃的物理反應。後來成化彩料,調色油料較好,瓷器的顏色最為成熟,所以明代鑒賞家評比時說宣德彩色“堆垛”,成化淡雅,其實是宣德時工匠不精彩料應用,成化彩料初期應用也不成熟。只能在指定區域塗塗點點,填滿各種鮮豔的顏色,釉上五彩真正成熟是嘉萬時期和大清的三代琺瑯彩和粉彩,才是真正的雍容華貴的五彩。

成化以前傳統彩色料含較多的氧化鉛,氧化鋁。氧化鉛年久必然出現蛤蜊光現象和彩畫部分地方反鉛。大明朝嘉、萬朝製造的鬥彩,也包括清代康、雍、幹的鬥彩色料加入了'矽'原料,所以才發光。只有成化時期的鬥彩姹紫無光,才被孫瀛洲、耿寶昌先生所啃定是成化鬥彩真品的標誌。而在明代珠山窯址發掘中發現成化鬥彩姹紫發光,可見鑒賞家的理論不完全正確,但是“姹紫無光”確是真正的真品。用傳世品特點否定古窯址發掘品,或是用古窯址出土品特點否定傳世品,都是錯誤的。而嘉萬以後及清三代仿製的成化鬥彩,他們自以為比成化好,姹紫發光,他們自己陷入“偽、劣、假、冒”商品中。大明朝和清三代官窯優秀的人力、物力、錢力只仿大明成化其物而不圖其利,只為比成化好給今天分期斷代,留下了很多破綻。

成化時期的銘文“大明成化年制”。非常令人奇怪的是成化皇帝統治了中國二十三年,官窯寫款的人從來都沒有請過假,都是一人寫了二十三年。在鑒別成化官窯的真偽五佰多年前的成化給我們留下了“法律 ”鑒證的根據,形成特有“筆跡專家”鑒定筆跡的真偽的標準,所以形成鑒定成化官窯真偽另一個鐵證不訛的範例。她的每筆每畫都是無形真偽中的特定法律“對筆跡”。有的款做在無釉瓷胎中心釉下,這樣款在宣德時就出現了,一直延續至明末、清初康熙時期。“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拐角和每畫的收筆慢,留下鈷藍色重的痕跡,銘文釉下汽泡朦朧呈雲霧狀。明代嘉萬時期仿成化鬥彩只仿其物不圖其利,銘文隨便,清三代康、雍、幹官窯也仿成化其物不圖其利,鬥彩、五彩比成化好的多,他們都解決不了大明成化年制款識字跡的法定法律式樣。清代和民國一直到今天成化仿品很多都是“黃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沒有任何驚奇之處,何來可以亂真之說?至於成化鬥彩有胎細膩,手感細潤,胎薄,光可透影,多見外表紅、綠彩,圈足露胎有火石紅、有旋紋,大明成化年制款在露胎中下凹,蓋釉等都是鑒定成化真假的旁證,不能做為鑒定標誌,這主要是因為這些特點在今天制瓷業都可以做到,不足為奇。

結後語

天順歸天,成化登基,成化大婚,成化大婚燒造鬥彩瓷器,同時在成化元年內發生的事。這說明天順官窯正在生產,成化在天順官窯的基礎生產 的成化年號鬥彩瓷器,那麼成化元年的鬥彩瓷和書寫的大明成化年制等啃定和後來成化成熟期不同,書款空白太小,細筆和粗筆不同,所以不能要求古人書寫款式相同,同樣也不能要求你自己簽名全部相同。孫瀛洲先生嚴肅斥責了文物界葉公好龍,“假款看多了,就不認識真款了”的偽專家,成化彩瓷也不完全十全十美,有的彩色有敗色現象”這是需要注意的。

當然我們也應當知道全世界收藏成化鬥彩沒有收藏一套茶具、茶託盤、茶壺、茶杯(包括仿品),一套茶具不論在造型、彩料、工藝、銘文等給我們留下一個互相辯證的根據。

chenghua photo

大明成化年制鬥彩龍鳳紋,青花五彩茶具一套

chenghua photo

大明成化年制鬥彩,青花五彩龍鳳壺高8.5 cm,首位長16.6 cm

從發現的資料看,成化本人酷愛茶。成化傳世各種杯子都是喝茶用的。其中口徑較大被子是喝龍井等茶用的,口徑較小被子是喝福建茶的。筆者去過福建,也知臺灣茶具十分講究。“天”總是裝菜葉用的。

特別注意龍紋純是明代龍形象,尤其和宣德其他成化龍紋是一致的。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大明成化年制龍鳳紋託盤,青花呈色淡雅,色料中有稀疏黑斑點,正是成化早期青花料的特點。足底燒成米湯底,釉間形成桔皮紋,後世都很少出現。“鮮紅淡抹綠閃董”是成化鬥彩,五彩顏料主要特點。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大明宣德年制很可能是天順官窯的製品。

這個成化鬥彩盤如果不是古窯址出土的人們不會
認為他的銘文是正確的,所以“歌謠”並不代表一切

chenghua photo

大明成化年制鬥彩,青花五彩龍鳳杯,高4.6 cm,口徑6.4 cm

成化早期的色料是從礦物質中提煉的,所以在研細會出現“色渣”,第二次燒成時溫度又低,700℃至800℃溫度不能把“色渣”燒溶於釉中,所以成化初期五彩瓷也和宣德一樣有堆填現象,高出釉面,但是這種色料特點是明代後期和整個清代一直到今天絕難仿製的。

早期成化五彩必須用油調製,用水不可能把色料調成可劃圖書,技術上宣窯溫度升高容易脫色,因為互相之間缺少粘力(拉力),也不可用膠,因為膠性格“暴急”,宣窯內溫度升高,容易爆色。所以成化時期色料塗染,而不能線繪。

成化中後色料研細了,顏色淺淡雋永,調色用油精純了,製品呈色美麗了,給明後期至清代,民國,現在造假造成事實色料的根據。這是孫老先生生前所沒有明確說明的。

成化早期款式奔放,無規矩可言,中晚期成化款式熟練,規矩了,無論是有規矩和無規矩,但總的風格不變,根據文字的鑒定學理論,每個人的書寫文字,簽名在不同時期有很大的差異,注意毛澤東的簽名,各個卻不相同,但是風格相同,根據統計學理論,相同文字書寫100次時,其中10%是相同的,比如,大明成化年制書寫100次,每個字只有10%是相同的,所以在古窯址選出相同幾個款做為標準,對研究大明成化五彩瓷幫助不大。

chenghua photo

早期能在2 cm範圍內用毛筆寫出大明成化年制六個字十分不易,中晚期才有規矩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大明成化年制青花鬥彩碗荷花鴛鴦和宣德風格一致,窯址發掘宣德和成化相同的五彩高足杯,宣德五彩碗非常有可能是天順官窯產品

西藏蕯迦廟大明宣德年制青花五彩碗(鬥彩)龍紋和成化鬥彩龍鳳杯風格相同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博物要覽》:成窯上品無過五彩葡萄撇口扁肚把杯,式較宣杯妙甚,五彩宣窯不如成窯……,宣窯五各色 深厚堆垛,故不甚佳而成窯五彩用色淺淡,頗有畫意。

《文房肆考》:成窯以五彩為上酒杯以雞缸為最。上畫牡丹,下畫子母雞,躍躍欲動。其實都是不同鑒賞家的喜好,成窯鬥彩,最名貴是龍鳳杯,因為這是皇帝大婚的用品。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大明成化年制三秋杯姹紫濃厚卻無光

大明成化年制嬰戲杯飛色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大明宣德年制銘有釉,其餘露胎

大明成化年制銘有釉,其餘露胎

大明成歷年制銘有釉,其餘露胎這種情況延續到康熙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chenghua photo

大明成化年制銘

大明成化年制銘

大明成化年制銘

chenghua photo

明嘉靖「皇帝」五彩盤造型

chenghua photo

大明嘉靖(皇帝)年制銘

黃地皇帝,黃地五彩,皇帝五彩,多麼令人嚮往的稱謂。

明代「皇帝」五彩始終未見到傳世證據,一度筆者迷惑了,是否明代存在這種黃地五彩這種美麗瓷器樣本,後來在徐展堂先生出版的珠山明代官窯發掘圖緣中,見到大明成化時期就有這種紋飾內容,筆者才深信不疑,成化有、正德有、嘉靖也會有,這是一個寶貴資料和樣本。世界獨一無二的珍品。

chenghua photo

明嘉靖黃地紫、綠、白藍彩雲龍盤,公元 1368 ~ 1398,口徑 20.2 cm,高 4.2 cm

back to top